風雲品牌2〉杏輝醫藥集團

大膽研發新藥 開拓國際化多元路線

作者/黃維玲 攝影/賴永祥 發表日期/2016/04/27  瀏覽數:loading

     藥廠紛紛出走,杏輝卻走向國際,立志開發屬於國人的國際性植物新藥。除了具備研發力,還要眼光遠、口袋深、心臟強。

     杏輝醫藥集團在宜蘭冬山鄉的營運總部,癌症製藥廠房入口的地上,嵌著一大隻由金屬編成的大螃蟹。每個員工進門,一定會踩一踩牠。

     杏輝跟螃蟹有什麼仇?原來,在希臘文中,cancer(癌症)這個字,代表螃蟹,也代表惡性腫瘤。腫瘤都有個堅實的中心,從中心分支蔓延出去,形狀就很像螃蟹。而杏輝員工腳踩螃蟹,代表要努力研發新藥,控制癌症,守護全民的健康。

     以踩螃蟹象徵抗癌,是68歲的董事長李志文想出的點子。40年前,在冬山鄉的好山好水尚未成為國人的度假勝地前,不滿30歲的李志文回鄉,悄悄成立了杏輝藥廠。

     李志文說,當時他怕自己太年輕,對外自稱董事長不好辦事,還準備了兩種名片,一張是業務經理,一張是董事長。杏輝創立時的商標是他自己設計的,在智慧財產觀念薄弱的40年前,他就知道要去商標局註冊。

     如今,這家從製造香港腳、溼疹軟膏起家的本土藥廠老字號,已茁壯成為員工達1120人的「杏輝醫藥集團」。這40年間,台灣藥廠從400、500家,急遽淘汰剩123家,藥品市場殺到血流成紅海,近年來更有不少藥廠因健保大砍藥價紛紛出走,但杏輝卻一路穩健成長,「幾十年來,我們沒有一年不加薪水,也沒有一年不賺錢,」李志文自豪地說。現在,他希望能帶著台灣自己研發的新藥,航向藍海。


歐美認證才能走向國際

     其實,早在1997年,李志文就開始布局海外,先在加拿大設立子公司,建立美加產銷架構,「快20年前,就在加拿大設廠,而且到現在還不關廠,我們應該算是比較傑出的,」他說。

     2002年,杏輝又赴大陸併購了杭州一家藥廠。2013年入股德國一家新藥研發公司(MediGene AG)。

     「杏輝算是台灣藥廠中比較早能將產品外銷的,」李志文強調,杏輝產品不是只有台灣的認證,也有歐美等國的認證,這才能走向國際。

     當別人紛紛出走,杏輝卻能走向國際,原因何在?杏輝藥品總經理白友烺總經理指出,杏輝和台灣其他藥廠最大的不同,就是業務發展「多水源」,也就是通路多元化。

     例如,很多台灣藥廠都以醫院為主要通路,因而深受健保署藥價政策衝擊,杏輝則是「三條通路均衡發展」,醫院、診所、藥局各占1∕3,甚至也在電視購物頻道耕耘多年。此外,杏輝產品相當多元,除了藥品,還有健康食品、美容保養品、醫療器材等。因此健保的衝擊,「杏輝還承受得住,」白友烺說。

     不過,台灣市場畢竟太小。白友烺舉例,杏輝生產的乳癌針劑是台灣乳癌市場使用量最大的,但工廠一動工,「一兩個禮拜,就把台灣一整年產能需求都生產完畢,其他時間難道要養蚊子?」蓋廠的金額極為龐大,「光在台灣,不足以支撐我們的投資。」想永續經營,一定要開拓國際市場。


眼光遠、口袋深、心臟強

     「台灣的研發能力是強的,」白友烺表示,現在很多日本公司找杏輝合作,一起開發學名藥,「不是讓我們代工而已,從產品的設計研發到生產,讓我們一手包。」開發之後的產品,日商在日本銷售,杏輝在台灣銷售,這是雙贏的合作模式。

     李志文為杏輝規劃的未來方向,氣魄很大,除了國際化,還要研發新藥。

     早在2002年,杏輝就成立了台灣第一個獨棟的新藥研發中心。李志文回憶,當時有很多政府官員和業界來參觀,有一次有個訪客講話比較大聲,被他聽到:「杏輝李董愛風神(出風頭),台灣要怎麼建研發中心?到時候就倒了。」這句話對他是個警惕,因為研發中心成本真的很重。

     根據《富比士》雜誌訪察全球98家藥廠,並在2013年底所發布的分析報告,有66家藥廠在10年內只有一顆新藥上市,研發費用的中數,高達約新台幣111億元。這驚人的數字還不足以反映研發新藥的成本和風險,因為其實還有數以千計的藥物早在研發過程中就默默出局,還有數以百計的藥物在臨床階段宣告失敗。可見,研發新藥,除了眼光要夠遠,口袋要夠深,心臟還要夠強。

     然而,一個新藥上市後一旦暢銷國際,帶來的回報也是不可思議,高達1000億美元。

     「台灣一定要有幾家有理想,不怕死的,」李志文說,研發新藥時間長, 投資大,會吃掉盈餘,很少老闆敢談,但他堅持要為台灣拚出新藥,還要得到歐美國際認證,行銷到全世界。


新疆開發新藥,經濟環保

     目前杏輝集團新藥有八種,其中一種已經上市,七種進入不同的臨床試驗階段。以適應症來分類,有兩種跟老化有關,三種是癌症用藥。隨著全球人口老化,且生活型態和環境的改變讓致癌危險因子增加,這兩類新藥頗具市場價值和成長性。

     這些新藥中,最具特色,也最能反映李志文的格局和膽識的,莫過於在大陸新疆,利用當地植物「管花肉蓯蓉」所開發的失智新藥。它落實了李志文「從源頭開始」「投入中草藥研發」的理想。

     杏輝旗下的杏國新藥總經理蘇慕寰說,杏輝到了新疆,從大規模種植做起,種下去,三年後才能採收。管花肉蓯蓉非常特殊,是寄生植物,寄主叫做紅柳,杏輝先從紅柳的習性、水文、當地的土壤是不是有重金屬汙染、農藥殘留,還有溼度、氣候等問題弄清楚後,才按照大陸的規範去種植、栽培、採收。

     2002年開始在和闐種植,至今面積擴大到2500公畝。

     那裡風沙很多,生活環境困苦。蘇慕寰轉述當地順口溜:「河闐人民苦,一天半斤土,白天吃不夠,晚上還來補。」種植紅柳正好可以治沙防風,還有經濟效益,因此杏輝在當地的投資,也兼收環保和提升農民生活水準之效。


食品做到健字號,放眼天下

     管花肉蓯蓉的療效,已正式列入2005年的中國藥典。同年,杏輝以治療血管性痴呆症的膠囊,成功取得在大陸的第一張植物新藥上市藥證。至今杏輝仍在打造管花肉蓯蓉王國。在這漫長的過程中,杏輝之所以有能力支撐龐大的新藥研發經費,是依靠短、中期的收益。除了新藥,杏輝還從管花肉蓯蓉開發出保健食品的新原料,銷售全球。

     「我們從食品,做到健字號(健康食品),做到藥品上市,變成從上游垂直整合,一直到下游的產品,」蘇慕寰說。大陸新藥上市後,杏輝等於在植物新藥上有了經驗,可以複製到其他中藥。除了管花肉蓯蓉,杏輝也在雲南開發研究茯苓超過10年,2015年4月更和雲南科學技術院結盟,擴張了杏輝在中草藥的研發版圖。

     這期間,台灣研發中心的重大責任,是從細胞培養、動物實驗等,去驗證大陸開發的產品療效,進而開發屬於華人藥廠的國際性植物新藥。這是李志文一貫堅持的「根留宜蘭,胸懷大陸,放眼天下。」

     「做一個新藥經常要15年以上,」李志文說,他現在虛歲70歲了,要為台灣拚出新藥,純粹是理想。他開玩笑說,到時候如果要領獎,「我可能會拄著拐杖。」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