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網住《下流老人》,長照2.0有感

【專家觀點】
網住《下流老人》,長照2.0有感

「阿嬤,一共98塊。」護士說。

「我沒有錢,我沒辦法領錢,我小孩還沒有回來。」老人家說。

「沒關係!我們下次來再收就好。」護士說。

就算身上沒錢,好在每天有人送便當,有人到家裡打掃煮飯,偏鄉長照發揮重要生活支持角色。居家醫生每月來診察,送藥到家。這是台東偏鄉的社區整體照顧。

晚上快速閱讀藤井孝典先生的書《下流老人》,最大的共鳴是,許多偏鄉居家醫療服務個案,正是下流老人。

《下流老人》描寫日本社會中過著或相當於生活保護基準的老人家。下流老人的三個具體指標:收入極低、沒有足夠存款、沒有可以依賴的人「社會性孤立」。一個月3000塊,是許多偏鄉老人的生活費、醫療費、水電瓦斯費。除此之外,沒有可以依賴的人,我認為是偏鄉最嚴重的問題。

R先生糖尿病截去一腳之後,行動更加不便。深山獨居,無法正常採買,早餐吃泡麵,午餐和晚餐繼續吃泡麵,營養極度不均的環境,心血管併發症只是遲早的事。煮一餐吃兩天,營養失衡,是偏鄉許多長輩問題。送上一頓營養均衡的餐,比起吃很多藥,生活支援是比醫療更重要的事情。

然而,同樣截肢P先生,早上居服員抵達,已經斷氣在床上。幾週前,居服督導主動連繫,我有機會訪視。搭建在海邊的鐵皮屋內充滿尿臊味,牆角邊堆滿罐頭、泡麵。水腫加上臉色慘白,精神不繼的P先生,似乎輕度失智。最危險的事情,腎功能瀕臨洗腎邊緣。還來不及和遠方家屬討論,寒流一來便一命嗚呼!

幾週後,換到醫療連結長照。又一位高燒多天,意識不清,血糖破錶老婦人。鄉公所通報後,居家醫療團隊緊急往診,同時聯絡北部家屬趕回東部。好在一週後順利出院,原來是手部傷口乏人照料,感染引發敗血症,差點一命嗚呼。我們立刻請長照單位評估,能否申請居家服務,到府協助日常生活。

長照2.0如何成功?讓人民有感?就算沒有可以依賴的人,也有可以支援的團隊。居家醫療搭配長照,布建社區整體照顧網,網住《下流老人》,給他們尊嚴,在地終老,讓人民有感。

(本文作者為在宅醫療研究會召集人,照片由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