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當面對死亡,「無添加死」更高貴?

【專家觀點】
當面對死亡,「無添加死」更高貴?

吃飯、洗澡、睡覺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吃要安全無毒、洗要手工無香料、睡要安神舒適。現代人追求養生,崇尚自然,避免過度的加工和添加物。

但是,面對「死亡」的態度呢?

月初我到日本參加NPO在宅支援診所全國市民網路的年會,正好遇到「平穩死」的作者-石飛幸三醫師和許多有名的醫師。原來「平穩死」的來源,根據石飛幸三醫師的說法,其實不是他一人提出,而是某次讀書會討論「死亡」時候,席間有一位律師提出「平穩死」的用詞。

於是,話題轉到年中105歲高壽過世的醫師,日本最有名的醫師:日野原重明的「平穩死」。突然,我驚覺,這裡有一群人在認真討論「他人」怎麼死的,真是有趣啊!然後,原來大家都等著看「下一位」名醫(通常是從事在宅醫療或安寧療護),會怎麼死的?這時候「不在病床上說再見:帶著尊嚴離開的臨終選擇」的作者-宮本醫師夫妻說:其實大家也在等著看,提倡不要人工營養的我們,會怎麼死呢?算是平穩死嗎?

(日本國寶醫師日野原重明)

我想到來日本之前,經歷過一場死亡。但與其說是平穩死,我更喜歡「無添加死」的說法。我認為,從事臨終陪伴的醫療人員,最困難的部分,並非「給予」治療(加料),而是如何判斷什麼時候「不加料」,什麼時後可以「上菜」,依照本人的「意願」讓生命走完,且讓所有參與的人欣然接受,這就是「無添加死」。

家人告訴我,阿公交代剩下三天,我很清楚接下來我要做的事,是如何維持阿公死亡過程的「原汁原味」,儘量在維持阿公意願,在無添加的情況下,讓阿公在生命的最後,變成一桌好菜。因為,約莫一年前,我們已經討論過,總有「上菜」的這一天,我和這家人彼此早有無添加的「共識」。

在台東,許多有名的小農,無毒、無農藥的有機食材,往往量少,需要預約,只賣有緣人。

所謂「毒」,是指農藥殘留,那死前過度的加工醫療呢?哪怕你再有錢,也買不到無添加死,如果沒有事先和家人、在宅主治醫師溝通好。

如同「無毒食材」一樣,「無添加」等同好的食材,高貴的料理,許多人願意花大把銀子吞下肚。但期待無添加的臨終過程,你又願意花心力經營呢?

這已經不是錢的問題。

和每天吃飯不一樣,現代社會的我們,並非「每天」面對死亡。死亡已經遠離我們生活太遠,有臨終陪伴經驗的醫護人員,也不是滿街都找得到。

我們應該學習陪伴死亡文化,如同崇尚養生的飲食文化。於是我把吃飯和死亡一起比喻,讓死亡,增添一點高貴感。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Alexander Raths

(本文作者為台灣在宅醫療學會理事長、在宅醫療研究會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