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

化身老萊子,68歲「小丑蛋黃」將愛心宅配到長輩心中

心怎麼動?很簡單,笑起來就可以了

化身老萊子,68歲「小丑蛋黃」將愛心宅配到長輩心中

在安養中心看到自己的末來,投身小丑志工培訓班 

2013年年底,偶然有一次機會被推介到安養中心義演,以小丑妝扮「彩衣娛親」。我發現逗笑與關懷,正是安養中心沉悶、孤獨的長輩們所需要的,我自己也算老人,在安養中心看到自己的末來,更是激發了我的同情心與同理心。

我獨自以「小丑蛋黃」的角色,到過十多家安養中心義演,感覺到一個人的力量遠遠不夠,能觸動長輩的人數也有限。再加上媒體報導,義演的應邀不斷,2015年6月決定開第一期「小丑蛋黃志工團」培訓班,希望能訓練更多的小丑志工,共同關懷長輩。

「真實生活中,有許多無奈、委屈與挫折,學習小丑可以帶給你們怎麼樣的人生?」我在「小丑蛋黃志工團」免費培訓班上,如此問著教室裡2、30位從臉書上招募來的新進學員。

問完,再從背包裡拿出一根準備好的香蕉,邊表演魔術,邊告訴他們,雖然生活中充滿著危機與不滿,可是生命很公平,往往會帶給大家一些驚喜。比如來上課的路上,我在超商買了這根香蕉,平常剝掉香蕉皮,裡面會是一根完整的果肉;現在我將這根香蕉皮剝下,裡頭的果肉居然被切開了三段。

接著,我將分為三段的香蕉肉,一段一段地拿起來對他們說:

第一段,希望你們上完一天的小丑課程能學習了解自己,發展自己,成為獨一無二的小丑,成為獨一無二的自己。了解自己,才能了解別人;了解自己進而療癒自己,就可以療癒別人。

第二段,學習笑容與幽默,笑是最佳良藥,笑是兩個人最短的距離。

第三段,帶著滿滿的愛心回家,散播歡樂宅配愛,施比受有福。

這段話講完,學生總是會問:為什麼用「宅配」兩個字?我會說:上完課就知道。

就這樣,我開始了一天的小丑培訓課程。而我編排的教材都環繞著這三個主題進行,其中還包括幾個工作坊。

自從有了第一場培訓班,截至目前為止,已經在臺北、新北、桃園、臺中、高雄、雲林、屏東、基隆、南投,舉辦了17場,前後接近500位學員報名參加,也開始了他們的小丑人生,而學員們的真實人生故事,常會穿插在課程裡頭……

將愛心宅配到長輩心中 

我舉辦的小丑培訓班是免費的,只有一個條件,必須到安養中心義演至少一次。

因此,這幾年來,我跟小丑志工們到過將近100家安養中心(長期照護服務)或日照中心(白天托老服務)義演。場地分布在北中南各種各樣的照顧中心,人數從30位到400位的長輩都有。長輩們從輕度到重度失能的,也有輕度到重度失智的,有些則是輕度到重度失能與失智的。

美國人很幽默,將被照顧的老人分為三類:可以趴趴走(Go-Go),需要輔具行動(Slow-Go),以及臥床不能動(No-Go)。

曾經拜訪過有40個床位的安養中心,義演前我打電話詢問中心主任有多少長輩可以參加,她回說約十來人。我請她可否找到20人,因為我們共有六位小丑志工到場,每位志工可以分配與三位長輩互動(平常每位志工負責五到六位長輩)。而且請她不需要設置舞臺,只要在長輩們的椅子或輪椅間留下走動的空間,讓小丑們可以穿梭於長輩間。

表演當天,果然有20位長輩在場,大多坐在輪椅上,其他20位長輩大概是臥床不能參加。表演時才發現到場的20位長輩,只有約三位長輩的手可以自主舉起來,其他的連Slow-Go的能力都沒有。表演到了中場,有些長輩需要進食,只看到照服員從長輩的鼻胃管中灌入奶水。

還有一家安養院,中心大廳的牆上掛著10項「院生守則」。我記得第一條是「彼此見面要打招呼」,第二條是「友善地跟別人交談」,第三條是「不要在背後說別人閒話」……我實在是不忍心再看下去。從這10項守則,我可以感受到長輩在安養中心的日子確實是不好過,全是負面的日子,猜忌、枯燥、乏味、無助、孤單、疏離、寂寞、苦悶、焦慮。

分享完到安養中心的經驗後,在培訓班上,我開始講解安養院長輩們的困境,以及如何以小丑義演服務長輩。如何運用互動連結以鼓舞長輩參與,如何用關愛的眼神及笑容去觸摸擁抱以示支持,如何將悲觀變成樂觀、把尖酸變成希望、把憂傷變成快樂、把孤獨變成分享、把乏味變成參與、把負能量變成正能量。還有,如何尊重長輩們在安養中心的生活空間。安養中心就是他們的家,進入別人家需要先敲門,觸摸東西前要先得到允許,拍照必須經過長輩同意等。

其實我並不是專業小丑,更不是專業小丑講師。可是每期的小丑培訓班,報名人數眾多,每次名額都是秒殺。而且安養中心的邀約義演不斷。我想一來是因為願意付出愛心的人還是很多的,二來是因為我們了解安養中心的長輩們需要什麼。

其實長輩們需要的很少,無非只是關懷、陪伴、互動、參與、笑容。我們設計的節目也非常簡單,主要是將愛心「宅配」到長輩們的「心中」,而且確定在場的每位長輩都會被觸動、被擁抱。

「愛心」包含同情心與同理心,要解釋同情心與同理心非常困難。我試著用最簡單的話解釋,我舉例說明:同情心就是,我曾經牙痛過,所以我可以感受到你的牙痛之苦;同理心則是,我沒有坐過輪椅,但我可以試著感受你坐輪椅之痛。

我們義演的節目,就是用「同情心」與「同理心」設計了長輩們需要的服務,宅配到他們的心中。

培訓班最後的一個課程,是由我在教室示範模擬到安養中心義演的「宅配」節目。

首先是「小丑舞動進場」。小丑們在場外彩妝後,在嘉年華的音樂聲中,排隊以小丑舞動進場。長輩們大都是生平第一次看到小丑,驚喜地不斷鼓掌。小丑們穿插在長輩們的椅子或輪椅之間,一一向每位長輩握手問好(如果長輩手不能動,就輕拍手臂)。接著進行我的開場白(這時我大多用閩南語):

「各位大哥大姐,大家好。你知道為什麼我稱呼你們為『大哥大姐』嗎?你們看看我頭頂上的白髮就知道了。你們有沒有吃飽?有沒有睡飽?有吃飽、有睡飽,身體才會健康。身體要健康,手要動、腳要動,最重要的是心要動。心怎麼動?很簡單,笑起來就可以了。」

然後小丑們各自分散到長輩們跟前,變魔術「口吐彩帶」。接下來小丑牽著長輩的手用長型氣球摺一把劍,這是長輩生平第一次手拿著自己摺的氣球。再來是「劍打氣球」,是由小丑帶動長輩舉起手來打圓氣球的運動。在激烈的打球運動後,長輩需要休息。此時響起抒情的歌曲〈牽阮的手〉,小丑們兩人一組,手牽手,在「牽阮的手,行咱的路……嘸驚艱苦……」的歌聲中,我們摺了氣球花,「溫馨送花」給長輩。最後在「十巧手」手部運動的音樂節奏中,穿插了10次帶動長輩「開懷哈哈大笑」。

義演節目全部結束,小丑們都會趨前擁抱每位長輩,關心地說:「要健康喔,要常笑喔。」而長輩都會回一句我們去探望長輩離開前常聽到的話:「謝謝你們來看我,要常來喔。」

「要常來喔。」這句話,就是志工們能夠拋開真實人生,以小丑人生「彩衣娛親」的動力。

【蛋黃追夢小語】 

學習了解自己,發展自己,成為獨一無二的小丑,成為獨一無二的自己。了解自己,才能了解別人;了解自己進而療癒自己,就可以療癒別人。

(本文作者曾任美國及臺灣科技公司電腦工程副總,目前為老人院志工、表演小丑;原圖文刊載於黃世岱《第三人生太好玩:蛋黃退休追夢控》/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