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

補充益生菌需小心,特殊體質可能有害

【專家觀點】

補充益生菌需小心,特殊體質可能有害

腸道益生菌(probiotics)是指像乳酸桿菌、雙叉桿菌(比菲德氏菌)、酵母菌等這些有益於腸道健康的菌種,它們能夠抑制有害菌在腸道生長,並能增進腸道內的消化功能與特殊營養素的吸收與代謝等。此外,還有許多研究指出,適度補充益生菌,讓腸道內的好菌數量佔多數,可以有效對抗體內發炎,有助於預防癌症、肥胖、失智症、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疾病,因為對人體的健康好處多多,於是乎近年來市售益生菌產品更是夯到不行。

但是根據2019年3月26日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市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在《細胞宿主與微生物》(Cell Host & Microbe)期刊的一項最新研究發現,一種用於治療腹瀉的益生菌「大腸桿菌尼氏1917(EcN)」,會在某些人腸道內,為了生存下去而產生基因進化,使得原本的益菌基因進化後會蠶食人體的腸道保護層,不但不能達到健胃整腸的功效,甚至可以產生腸躁症(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IBS)或腸漏症,更嚴重者,可以被其它伺機性的細菌或病毒更容易侵入體內,造成嚴重感染。

參與研究的病理免疫學丹塔斯(Gautam Dantas)教授表示,這次的研究結果警告我們,若要使用活的微生物作為藥物,就必須警覺到它們是活的,是會產生演化的,即便是進入人體內的時間很短,在數小時後就可能跟原先的菌種不一樣。

丹塔斯教授是以一種名為E. coli Nissle 1917,簡稱EcN的細菌株作為此次的研究對象,這隻菌是在100 年前,由一位德國醫生 Alfred Nissle 從一名士兵的糞便中分離出來的一株大腸桿菌,Nissle醫師也發現 EcN 可以用來有效地治療腹瀉,故至今在歐洲EcN仍然被應用以對抗兒童長期腹瀉的問題。

EcN這種益生菌在歐洲與加拿大被當作市售商品,一般人咸信EcN有緩解腸胃道疾病的功效。但研究人員指出,這種益生菌可能會在體內發生變異,理由是:它本身因為無法分解腸道中常見的複雜多醣,所以在醣類代謝上需要依賴其他細菌才能生存下去,當宿主腸道細菌群組不健康,無法讓EcN活下去時,基於生存上的考量,促使EcN不得不做出基因進化。

在這篇研究報告中,研究人員使用具有不同腸道微生物群組的小鼠為實驗動物,讓實驗小鼠服食EcN產品,藉以了解益生菌在身體內的進化情形。這些小鼠被分成4組,其中一組腸胃道中完全沒有微生物,其餘三組小鼠則是 (1) 具有完整健康的腸道微生物(微生物多樣性)、(2) 細菌有限,腸道不健康組、和 (3) 抗生素治療後組,藉以模擬各種健康與不健康的腸道狀況。之後,這些小鼠被分配進食混有EcN益生菌的正常鼠糧、高纖天然鼠糧、高脂高糖鼠糧、高脂高糖但有加入微量纖維的鼠糧,後兩者是模擬西式的不健康飲食習慣。

經過五週後,研究人員從小鼠腸道中取出EcN並分析它的DNA。結果發現那些原本微生物多樣性最低的小鼠(即腸道內沒有任何微生物的小鼠),攝入的EcN發生了最大的基因變化。之前曾提到,EcN這種益生菌在醣類代謝上必須依賴其他細菌,在沒有其他細菌存在的環境下,它們被迫親自上陣,於是演化出自己能夠代謝醣類的能力,以便讓它們生存下去。

重點來了,EcN並非如想像中是所有小鼠的友善「盟友」,在餵食健康膳食且腸道微生物多樣性高的小鼠身上,EcN基因由於不需要突變,所以沒有問題。但相反的,在吃較西式食物的小鼠體內,EcN會有較多的基因突變,並且能夠開始單獨利用碳水化合物作為能量,使其能在腸胃道內活得更好。此外,這些進化後的EcN亦比其他原有微生物群更具競爭力,在某些情況下,益生菌甚至會吃掉腸道上的黏膜保護層,導致黏膜產生破洞、發炎。研究人員還發現,餵食小鼠抗生素-鏈黴素 (Streptomycin) 後,也會產生較多突變的EcN,使腸胃道產生抗生素抗藥性。雖然,此研究僅是動物實驗,目前尚未研究人體,但我們的態度應該是更加小心才是,當然也毋須過度恐慌。

除了上述實驗中的EcN益生菌之外,其他關於益生菌對於腸胃道健康並不如預期功效,甚至可能導致人體嚴重副作用的研究報告,潘老師也替大家整理一下。

2018年6月美國喬治亞州奧古斯塔大學(Augusta University)腸胃病學的饒(Satish S.C. Rao)教授發表在《臨床與轉譯腸胃病學》(Clinical and Translational Gastroenterology)期刊的研究發現,有些患者食用益生菌後會出現「小腸細菌過度增生」(Small Intestinal Bacterial Overgrowth, SIBO),使得右旋乳酸(D-lactic)偏高,進而導致代謝性酸中毒的情形,並同時有脹氣、腹瀉、注意力難以集中、思考遲鈍等症狀產生。此為首次證實小腸細菌過度增生、補充益生菌、和思考遲鈍之間相關性的研究報告。

研究人員搜集了過去三年來被轉介到三級醫療機構(tertiary care center,也就是醫學中心)的患者,這些患者都有脹氣、腹痛、腹瀉、消化不良、噁心、嘔吐、打嗝等嚴重腸胃不適的症狀,即使透過大腸鏡、胃鏡、腹部電腦斷層掃描等各項檢查,卻仍找不出明確病因。

研究人員將38名受試者分為兩組,一組30人,這30人除了腸胃不適症狀還有腦霧的症狀(稱之腦霧組);另一組8人則只有腸胃不適症狀,但沒有腦霧(非腦霧組)情形。所謂腦霧(brain fogginess),是指覺得腦袋鈍鈍的,不管是判斷力、專注力、短期記憶力都會受到影響的一種主觀感覺,且持續時間超過三個月以上。

這兩組受試者都同樣接受腸道檢測(包括十二指腸檢體培養及呼氣檢測),看看是否有小腸細菌過度增生(SIBO)。同時也都接受血液及尿液的乳酸檢測、腸胃蠕動及胃排空的測試。腦霧組的30名受試者,每個人都有吃益生菌,非腦霧組的8人,僅有1人有吃益生菌。

結果顯示,腦霧組中有SIBO的比例為63.3%,顯著較非腦霧組的25%來得高。腦霧組中右旋乳酸偏高的比例為76.7%,明顯比非腦霧組25%高。

一般來說,細菌大多應該在大腸落地生根,而非在胃或小腸內繁殖,因此,細菌如果不慎在你的小腸內過度增生,就可能會有D乳酸中毒和腦霧的情況,雖然確切的因果關係仍須進一步釐清。所以饒教授認為,當益生菌被當成保健食品時,我們從這次的研究發現,必須要更謹慎。如果你本身同時又有腸道不健康情形:例如短腸症候群,腸胃道做過手術,免疫功能低下,目前接受化、放療等,就更需要特別注意。再度值得一提的是,社會上通常都是腸道有健康問題的人會比較期待使用益生菌,而又恰恰是這種人的腸道比較容易有基因進化的情形發生,因此應該更加小心使用益生菌才是。

這篇文章發表後,許多益生菌廠商及一些教授對饒教授的研究結果高度質疑,甚至在期刊內進行文章大戰,但饒教授表明他不是針對任何品牌的益生菌,只是要求大家正視並非所有人補充益生菌都是有益的這個重要議題。

我們腸道的益生菌目前已知是和三個因素密切相關:

1.  和媽媽的腸道菌群有關,特別是產道的菌群,當然也和母乳中的菌群相關,另外也和家族中其他碰觸小孩的親人菌群有關,如爸爸、爺爺、奶奶等,所以每個人的腸道菌群有家族相關性。

2.  和小孩出生時的環境及成長的環境有關,例如自然產或剖腹產就完全不同,剖腹產碰到的是醫護人員手上的細菌,而不是媽媽產道中的自然健康菌群。另外,台灣民間有所謂的「小孩隨便養,隨便長大」的諺語,這也是和菌群有關。小孩在成長過程中,應該多接觸大自然,切勿過於乾淨(無菌)。

3.  個人飲食習慣與生活方式的正確與否也會直接影響腸道菌群,例如膳食纖維攝取不足,就會讓菌群長得不好。

由於上述三種因素交互影響,因此造就出每個人的腸道微生物菌群都完全不一樣,也就是具有個人獨特性,如同指紋一樣,也因此使得每個人的健康情況也不盡相同,所以在補充益生菌時,每個人都應該要更加謹慎才是。

(首圖/Shutterstock K-a-t-e-r-i-n-a94;本文作者為陽明大學醫學院藥理學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