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

睪丸腫大又變硬,年輕人與高齡族群當心「睪丸癌」

發病機率微乎其微,但多為惡性腫瘤!

睪丸腫大又變硬,年輕人與高齡族群當心「睪丸癌」

一旦發現睪丸變大了,就要考慮是否有罹癌的可能,畢竟癌症本身會致命,只要有一點點的可能,就必須盡早治療……

「天啊,我的睪丸老是硬梆梆,感覺痛痛的!」一名男大生跑到診間,略帶羞澀地對我說。

「睾丸腫大的現象,持續多久了呢?下背、腹股溝會感到疼痛嗎?」由於男性睪丸長在身體外面,洗澡時容易自我檢視,平日可以透過睾丸癌自我檢查,就能清楚蛋蛋是否出狀況。

不會痛,但硬硬的——小心睪丸癌上身!

睪丸腫瘤,讓男人胯下「蛋蛋」變大的原因之一!

大部份的睪丸腫瘤都屬於惡性情況,當睪丸被腫瘤細胞佔據時會變大,雖說多半沒有其他相應症狀,但是用手觸摸即可摸到硬塊,而少部份的男性也會因此受到感染,導致陰囊積水,產生隱隱的脹痛、腫痛。

睪丸癌在不同年齡層的男性都有可能發生,好發年齡落在15歲至40歲左右,整體上而言,其實睪丸癌發生率極低,在所有癌症的統計比例中,它佔所有癌症的比例只有0.24%。

只是一旦發現睪丸變大了,就要考慮是否有罹癌的可能,畢竟癌症本身會致命,只要有一點點的可能,就必須盡早治療。

睪丸癌相當容易被發現,畢竟它長在男性自己的身上,每天洗澡都會觸碰到它,很容易就會知道是否不尋常的情況。腫塊是相當重要的一項危險指標,不管痛不痛都需要留意,痛的腫塊可能只是發炎的問題,不痛的腫塊反而比較需要擔心,所以只要一有異狀發生,就要趕快請教醫生,才不會「禍及子孫」啊!

睪丸癌最愛找年輕人?

「醫師,是不是年輕人才會罹患睪丸癌?」

睪丸癌的好發族群,大多集中在年輕人與6、70歲的老年人,中年族群反而比較少,因此一般民眾認為睪丸癌屬於年輕人的毛病,其實是不正確的迷思。

就我的臨床經驗,大多還是老年族群最多,遇到最年輕的案例,是一名20歲的年輕人,而且還是自己的學弟,後來確診為睪丸癌,切除了單側的睪丸,保留另外一側,還是保有生育的功能,後來也生了可愛的寶寶。

因此,我要再次強調,睪丸癌的發生率非常低,大概只佔所有癌症的0.24%,因此可以不用過度恐慌。那麼,為什麼我們常常聽到呢?因為它頗具新聞性,媒體喜歡報導這類比較特別的醫療話題。

「醫師,騎腳踏車是不是會誘發睪丸癌呢?」

這也是一個迷思,其實要回想到第一個得到睪丸癌的名人,就是——藍斯.阿姆斯壯(Lance Armstrong),因為他是單車界的車神,曾經七度奪得環法自行車賽冠軍,當傳媒大肆渲染報導之後,導致大家有一個既定印象,是不是常常騎車壓迫到睪丸導致睪丸癌?但其實並不是。

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假使因為壓迫而導致睪丸癌,那麼為什麼只有一邊得到?另一邊卻沒有呢?因為事實上,罹不罹患睪丸癌,主要還是基因問題。

關於睪丸癌的現行治療方式,主要以切除手術為主,然後再根據切除後的病理報告,決定後續進行什麼樣的治療。

目前治療效果都還不錯,正因容易早期發現,透過平日自我檢查,只要摸到睪丸有不正常的腫大,就需要馬上就醫了。是否進一步切片檢驗,需要和醫生討論,但通常長在睪丸裡面的腫塊,幾乎都屬於惡性情況,所以有時會評估直接切除睪丸,避免因切片造成癌症擴散的風險,加上男性只要存有一顆睪丸,依然保有功能與生育能力。

謝醫師的「泌」密門診〉洗澡多「自摸」,性福健康一把抓

睪丸是男性的重要生殖器官之一,除了負責製造精子,也肩負著製造雄性荷爾蒙的重要任務。平日洗澡時可以自我檢查,一發現異狀,立即就醫診治。

•  不明腫塊:初期按壓沒有痛感,但會逐漸變大。

•  不規則狀:惡性腫瘤通常都呈現不規則形狀,可能造成一側睪丸特別突出。

•  觸感堅硬:觸摸睪丸時,腫塊硬如石頭,按壓沒有彈性,且毫無痛感。

•  沉重下墜:陰囊沉重下墜,或是感覺下腹部被往下拉扯。

門診案例:24歲男大生右邊陰囊不明腫大,進而發現睪丸癌

「醫師……,我的蛋蛋……好痛!」一名男性刻意壓低聲音,靦腆地說。

「是外力撞傷嗎?是否奇怪的腫脹呢?」我望著他年輕的臉。

一名男大生大約半年前發現自己右邊的陰囊慢慢變大,剛開始還覺得是不是代表性能力增強了,偷偷竊喜了一番,不過後來越發覺得不對勁,拖了好長一段時間之後,睪丸竟然越來越大,也越變越硬,不時產生劇烈的疼痛感受,只好跑來就醫!

治療評估:採取切除手術,後續定期追蹤

其實,睪丸是最容易自己發現問題的地方,只不過又是不太容易跟別人討論的私密部位,所以才會等了半年才願意找醫師幫助。

經過超音波檢查,發現是一個睪丸腫瘤,所以馬上安排睪丸切除手術,幸好還沒有擴散,屬於第一期的睪丸腫瘤。因此,術後還不需要做後續的化療,只需要定期回門診持續追蹤。

「醫師……,嗯……,那我以後……還可以生小孩嗎?」

「當然可以啊!手術後,一切正常!」聽到性功能和生育能力都沒有受到影響,男大生這時才笑了出來。

(首圖/Shutterstock StepanPopov

(本文作者為台中慈濟醫院外科部副主任、泌尿科主治醫師;原文刊載於謝登富《說不出口的「泌」密》/博思智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