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

健康老化、獨立老化,遠離「恐懼老年」

【專家觀點】

健康老化、獨立老化,遠離「恐懼老年」 僅為情境配圖。

「恐懼老年」、「下流老人」、「孤獨死」、「啃老族」等伴隨著高齡化逐一在日本社會出現,台灣將從高齡化急速走上超高齡社會時,這些問題將更快速接踵而至,除健全社會安全網,最重要的還是從社會教育中,建立「健康老化」、「獨立老化」等觀念,揚棄「養兒防老」觀念,才能降低因老所帶來家庭與社會問題。

根據過去衛福部的調查,台灣地區高齡者有六成以上期望子女照護與奉養。父母辛苦賺錢,要幫助子女成家、買房、買車、立業,甚至老來還要幫忙照顧孫子孫女,如果子女願意回報奉養,算是幸運,社會還出現當父母將房產過戶給子女後,子女請其搬走,或送父母到安養中心,讓老人覺得是一場空,悔恨不已。

「健康老化」、「獨立老化」是減少對子女與社會的依賴。「健康老化」減少醫療與長照的支出與依賴,即使到了有醫療與長照需求時,也因「獨立老化」做好事先準備,對於財務、法律等方面做好規畫,不會增添子女困擾與法律糾紛。

尤其在法律觀念與方法上,讓高齡者學習如何進行不動產預告登記、金融註記、財產信託(及未來將會立法的意定信託)、意定監護、預立遺囑、預立醫療自主計畫等對「獨立老化」的重要性,及早對老年人生做好準備與規畫,至少可減少與降低未來對他人的依賴與不必要的糾葛。

日本出現經濟弱勢的「下流老人」,主要原因在於未能為老年人生做好儲蓄,依賴年金生活。為避免「下流老人」增加,日本政府金融廳日前公布報告書,建議民眾雖然退休後有年金可領,但退休前要有2千萬日圓才夠晚年使用,引發民眾不安。

錢雖不是萬能,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許多高齡問題都與錢有關。倘若社會教育中能傳遞「獨立老化」觀念與方法,讓高齡者能先為自己老年人生做好適宜的財務規畫,並透過法律給予保護,減少對子女或他人的依賴,即使發生老化或退化不可阻卻的變化,都可因事先的準備,讓自己活的有品質與尊嚴,遠離「恐懼老年」、「下流老人」、「孤獨死」等命運。

日本有超過170萬人的「啃老族」,台灣則是出現類似的「媽寶」,這唯有扭轉父母教養觀念才能避免。日本曾有一名83歲退休醫生表示,他擁有8千萬日圓(約台幣2100萬元)資產,卻很擔心留給55歲的兒子不夠用,因為兒子從醫學系輟學後,從來沒有工作經驗,都是靠著父母給他的錢生活。

政府早日強化社會安全網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尤其是對社會經濟弱勢的高齡者,當高齡者進入長照領域,經濟原屬弱勢時,萬一子女欠缺照護失能或認知症的經驗,過多的照護與經濟壓力是出現老人虐待的主要因素,國內外皆然,唯有健全的社會安全網才能降低類似事件發生。

老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與社會不懂得老,及對老的準備,社會想降低與預防老人虐待事件出現,唯有經由教育與社會安全網的健全,希望這議題能讓2020總統大選候選人重視。

(本文作者為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長照、認知症政策研究者;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2019年6月10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