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

孩子不會永遠是孩子,成年後的親子界限該如何取捨?

給予尊重與支持讓彼此自在相處

孩子不會永遠是孩子,成年後的親子界限該如何取捨? 圖/Shutterstock eakkaluktemwanich

那天在北京,我跟一個北漂的女孩Sarah吃飯。她一個人離開家鄉到北京打拼,聽到她從德國的學校畢業,找到第一份工作時,我特別為她開心。那一頓飯我們很快地敘舊起來。

還記得剛認識她時,她充滿焦慮,告訴我大學剛畢業時,她原本已經找到銀行穩定的工作;但她一直有個留學夢,就跟父母爭取去德國留學。然而,回到大陸開始找工作時,她卻沒有覺得自己更有競爭力,年紀也到了25歲,開始有家人催婚的壓力,搞得她面試時又擔憂又無力。

今年再見到她,她已經找了一份穩定的中央企業工作,有了很好的發展機會;在半年前也交了男朋友,照理說是個讓人很放心的女孩了,但她卻告訴我:她爸爸有擔心不完的事,搞得她好心煩。

她說:「一開始我爸就跟我說,這中央企業的工作穩定有保障,我自己也覺得不錯,就聽了話進來了;但他現在不時會問我:『妳真的喜歡這工作嗎?』我告訴他:『我說了真的就是真的』,但他老不相信。他原本還給我押了日期,希望我今年三月時可以找好工作、交到朋友,我現在都做到了,但他好像覺得沒事管了,就每次都打電話來問我很多工作上的細節。我覺得沒必要跟他交代這麼多,因為每次一說,他就開始用他的經驗告訴我怎麼做比較好,說他的經驗總是比較多,要我聽他的......」

我說:「哇!妳爸爸好需要融入妳的生活啊!而且他也好需要一直教育你!」

她說:「他已經比以前好很多了,因為我一直拒絕他,但我真的感覺他一定要找一件事來擔心。」

我說:「對啊,因為他很需要用擔心來跟妳有連結,不然他真不知道該跟妳說什麼。那他幹嘛不找你媽呀?」

她說:「我媽才不理他!因為我爸在外地工作,他們是週末夫妻。假日兩個人碰在一起都很好,平日我媽有好多活動,講兩句就掛電話了!但如果是我們三個人碰在一起,他倆老就吵架了,因為我媽老覺得我爸管我太多......」

這個故事跟我平時熟悉的情節並不一樣,在其他的版本中,操心較多的通常是母親;在Sarah家中則是不同的版本,卻是相同的操心。

親愛的,你家中也有個不停憂慮的爸媽嗎?似乎你不管做了什麼,他總有得擔心?單身時擔心你沒伴侶,有伴侶後又擔心你們合不合;結婚後擔心你們生不生孩子,生了孩子又擔心你們生不生第二胎,生第二胎又擔心你們錢夠不夠、房子大不大、夫妻生活融不融洽、教養夠不夠好、孫子成績夠不夠優秀......

這份擔心的背後,是知覺到與兒女的情感連結,讓他們有一份依舊擁有親職的安全感;當他們還能管孩子,更賦予了他們權力感和價值感。當成年子女孩被這樣管束或操心時,特別容易喚醒自己兒時不被信任的挫敗感,以及不想遵循卻又感覺背叛家人的罪惡感,而讓成年子女一直處於兩難。

這其實就是華人文化中,「孩子永遠是孩子」這種放大親職與親子關係的文化現象。這讓關係界限被破壞,孩子很難獨立過自己的人生,父母總需要融入參與其中做決定。不過古人說得好:「兒孫自有兒孫福。」這是一句有良好界限的說法,意味著父母可以放下憂慮,也放下父母的角色,重新回歸到自己身上。他們應該專注在自己身上,活出自己的生活重心;或是回到兩老的夫妻關係,好好規劃晚年生活。

當父母過好自己的生活,孩子就不用為了「孝順」而到了成年還必須聽話,去為了結婚而結婚、為了生孩子而生孩子。孩子可以為了自己的「渴望」去追尋、去執行、去負責、去享受人生,也能更有能力去愛,不論是愛伴侶、愛自己的孩子、愛父母、愛工作還是愛自己。

Sarah之前跟我談過、有了界限的意識後,也能理解父親的操心並不代表自己不好。當她可以穩定地相信自己過得好,也喜歡這樣的生活時,就能穩定地告訴父親不必擔心,並拉開與父親的距離。這份距離勢必帶給父親很大的失落,但正因為失落,父親才能真正去思考自己想要的生活。即使父親還沒退休,也開始規劃、探索與培養新的興趣,生活逐漸變得充實。

所以親愛的,成年子女與父母的相處方式勢必要開始調整。小時候需要保護與引導,但成年後就需要尊重與支持,轉為像是朋友的平行關係。如此一來,許多在家庭中的怨懟、無奈和痛苦就能逐漸消失,愛就能夠自然流動了。

(本文作者為諮商心理師、愛心理創辦人;原文刊載於吳姵瑩《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