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

「我該寬容對方嗎?」少點計較,當個成熟的大人

互相尊重讓彼此更愉快

「我該寬容對方嗎?」少點計較,當個成熟的大人 圖/Shutterstock Flamingo Images

從進入學生時代開始,大家慢慢就會遇見各種個性、行為的人,進而也會面臨到不同類型的人際關係。其中,「夥伴關係」是許多人相當在意的關係之一,容易營造出美好互動,卻也難避免瓦解的可能性;本文特別就常見於社會的「騎乘式(Mounting)女子」,分析問題及對應方式。

什麼是「夥伴意識」?

說到「夥伴意識」,就是從學校班級、運動團隊、公司同事等各種人際關係之中萌生的意識。但是,有時候卻會因為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受到影響。

基本上,人類屬於社會性的群居生物,所以要感受到與其他人的連結,才能生存下去。所謂的「夥伴關係」,就是屬於這種性質。

雖然夥伴關係能夠讓人生更加豐富,不過,卻也可能導致像是「被孤立」或「霸凌」等現象。

這就是所謂「同儕壓力」的結果,與一群朋友相處時,在「努力跟大家一樣」的壓力作用之下,自然會想要排擠「不同」的人。

本來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存在。與生俱來的個性不同,經歷過的事情也不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情況」,如果沒有考量到這個大前提,就會發生令人困擾的事情。

當「目標是在運動競賽取得優勝!」的時候,「夥伴意識」顯然就會帶來積極正面的影響。這是因為大家能夠擁有共同的目標。沒有因為個人而產生的差異,每個人都朝著「勝利」的方向努力。

只不過,這世上並不是每件事都如此單純。在各自面對不同的情況之下,就算是朋友,意見和態度自然也不會相同。

真正的夥伴意識是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情況」為前提。團體中的每個人都具有「但是,大家都很努力呢」的想法,這才能說是成熟大人的夥伴意識吧!

真的遇到糾紛時,要試著詢問對方「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即使無法詢問對方,也要思考「他這次是不是遇到什麼特別的情況?」如果無法這樣思考,就稱不上是成熟大人的夥伴關係了。

因「騎乘式女子」感到苦惱時

在日本社會中,流行著「騎乘式(Mounting)女子」一詞,指的就是「總是評斷他人並且區分出高低等級,以展現出自己高人一等姿態的女性」。

這裡先短暫回顧之前的內容。簡單來說,「惡女子」指的是靠雀屏中選來決定自己價值的人。

從傳統上來看,如果被具有較高社會地位的男性選中,女性本身的地位自然也會隨之提高。如果經理對她一見鍾情,她就會是「經理夫人」,社會地位高於被組長一見傾心的「組長夫人」。無論「組長夫人」多麼有人望、多麼有能力,都是一樣。

此外,雖說職業女性的存在,於今日已是司空見慣的事。不過,如果受到有權有勢的男性上司賞識,多半能夠保證在公司內飛黃騰達吧!所謂「社會地位高的女性」,換句話說,也就是被社會地位高的男性所喜歡的女性(當然,也有些女性真的是憑藉自己實力而獲得很高的地位)。在這個現象的背後,代表有些女性不受青睞。

「Mounting」中文意思為「騎、跨」的動作,原本是指動物用來確認社會階級的行為。如同本文開頭所述,所謂的「騎乘式女子」,就是指經常展現出自己比其他人更具有優勢、地位更高的「惡女子」。

「惡女子」就是時常在意「跟其他女人相比,我怎麼樣」的人,但是說穿了,就是對自己沒自信,因此,若不時常確認自己的地位在其他人之「上」,就會惶惶不安。

誠如前述,無論是在過往的歷史或是現在,「惡女子」認為自己是在雀屏中選之後(主要是被男性挑選),才開始顯現出自身價值;從這方面來看,就能夠理解她的心情。藉由「騎、跨」,讓自己在別人之「上」,努力成為「容易雀屏中選」的人,可說是理所當然的心理。

這種心理不僅適用於自己,也適用於身旁的人(戀人、丈夫、孩子)的評價。如果他們的「等級」不高,就會害得自身價值也隨之下滑。

實際上,既然已婚女性已經有了孩子,其他男性就不太可能再選擇她為交往對象;但是穿著漂亮的衣服,搭配美麗的妝容,學習插花、茶道等技藝,對於「已經雀屏中選」的女性來說,這些「身旁的人」就如同襯托自己的配件,也是很重要的。

那麼,如果自己被其他人「比較」時,該如何應對才好呢?

基本上,不要將他人的比較視為是優勝劣敗的「比賽」。人在感到不安的時候,會採取不恰當的行為,「比較」也是其中一種。因此,只要心想「嗯,原來她感覺不安啊!」這樣就足夠了。

因為對方感覺不安,所以較有效的方式就是減輕她的不安感。「你真的很努力呢!」、「有這麼好的男朋友真是幸福呢!」、「你真是嫁對人了!」等等,這樣稱讚對方即可。因為跟自己沒關係,所以不需要和自己比較,只要能夠緩和對方的不安感就好。

如果你覺得「我為何要這樣做?」此時,不妨想想看隱藏在自己內心的「惡女子」吧!不管是誰(甚至是男性),內心當中都有這個「惡女子」的部分。只是根據不同的狀況,有時候會出現很強烈的感覺,有時候根本不在乎罷了。

「可是,對方明明都在跟我比較,我為何還要寬容地對待她?」如果你有這種想法,請好好回想一下,「比較的行為,就等同是正感到苦惱的信號」。如果這個信號讓你覺得不高興,或許是因為你自己也正在暗自與他人較勁。

如果你用同樣的態度回應對方的比較行為,將會增加對方的「苦惱程度」。我認為,結果只會讓自己更加不愉快。

POINT 互相尊重彼此的情況,才是成熟大人的夥伴意識。 面對惡女子時,不要將他人的「比較」,視為是優勝劣敗的「比賽」。 

(本文作者為精神科醫師、人際關係療法專門診所院長。原文刊載於水島廣子《隔絕情緒勒索,給自己好溫暖的心情整理術》/健康你好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