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總想證明自己是對的那方...親密關係中,好奇心比好勝心重要

溝通,是一條雙向道路
總想證明自己是對的那方...親密關係中,好奇心比好勝心重要 圖/Shutterstock kittirat roekburi

溝通,是一條雙向道路,當一個人把重心放在表達自己,而完全沒有接收對方訊息的時候,雖然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都有在表達,其實溝通已經中斷了。

時間到了,我在候診間卻只看到小莉的出現。就像有些餐廳,一定要等人到齊了,才能全體一起入內用餐,通常做婚姻或家庭諮商也會這樣,等人到齊了才一起進來。不過我們的原因跟餐廳不太一樣,餐廳要等人到齊才入座的主要原因是時間:讓一部分人先行入座,然後等其他人到達後才一起點餐,這樣會拉長整個用餐時間,對於忙碌的餐廳來說,是有相當損失的,例如,其他客人的等待時間會拉長,翻桌率會減少等等。

到了診間,不一樣的是,時間的考量還是其次,遲到了,是病人自己的時間變短。我們要等人到齊的原因,主要是維護這個團體的感受。無論是兩人的伴侶或婚姻諮商,還是一家人的家庭治療,心理師對團體的重視,不偏袒其中單獨成員的立場,都相當重要。我們希望,在參與治療的每一個人眼中,心理師中立的角色都是無庸置疑的。

我回到診間,等候浩威的到來。並在電腦上打開他們的檔案,思考他們的背景。相較於浩威,小莉來自於比較富裕的家庭,從小就上私立學校。高中的時候有考慮是不是要申請國外的大學,但是父母擔心她一個小女孩,隻身到國外還是不放心,所以讓她留在台灣考大學。小莉天資聰穎,又會讀書,大學順利地考上了第一志願。浩威則是從小跟著家人移民到美國。父母當時過著早期移民比較困苦的日子,先是在餐廳打工,後來自己出來開了一家小型的中國餐廳。浩威是在高中的時候,有機會回到台灣,之後自己決定大學想回來唸,才又回到台灣來的。他跟小莉唸不同的大學,彼此是在一次校外活動中認識的。兩人在家庭的經濟環境、學業表現,還有性格與表達方式上,都有些懸殊。

想著想著,我的思緒被輕輕的敲門聲打斷。

生活中的小事,多是吵架的主因

兩個人一進門,臉色都不太好看。坐下的時候,小莉把皮包放在她跟浩威之間,雖然另外一邊還有很大的空間。浩威則是什麼也沒帶,雙手插在口袋裡走進來的。這些不經意的細節,都顯示著兩人之間的僵局。

「有些事情不只是看法或感覺而已,是有對錯的,不是嗎?」這不是個問題,而是個開頭。特別是小莉,伶牙俐齒,邏輯概念強,情商高,一個不小心,就會掉進她的邏輯中,不知不覺地選邊站了。

「是嗎?」我有些不置可否地回問她。

「是!請問,你喝的水是過濾加煮開過的嗎?」小莉振振有詞地直接問我。

通常當病人直接問我問題的時候,我都盡量不迴避,不婉轉的回答,因為這是建立互信基礎的一個機會。有時候問到私人問題,不適合回答時,我也會據實以告,說無法回答。但是在診間裡,問題通常不只是問題,問題本身所提供的線索,以及背後的動機與意義,也是不容忽視的重要訊息。

小莉透過這個問題所告訴我的,應該是引發她今天跟浩威不愉快的事件。我在做婚姻或伴侶諮商中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會讓人情緒爆發,吵到不可開交的事,常常是事後都記不得,生活中的芝麻綠豆大的事。真正需要嚴肅考慮的議題,例如要不要有小孩,什麼時候生孩子,該不該移民/搬家,等等,比較不會導致即時的導火線,在極短的時間內產生爆炸性的後果。反而是芝麻綠豆大的事,會讓人吵得不可收拾,有時甚至大打出手。

有一位心理學家同事曾經跟我說:直到結了婚,我才知道原來我也會有氣到想殺人的時候!這些讓人氣炸了的芝麻綠豆的事,其重要性,是事件背後的動機,雙方的堅持與習慣。這些堅持跟習慣,以及可以妥協的空間,會決定夫妻間的相容性。簡單來說就是,他們處得來嗎?

回到小莉的問題,過濾後的水,是否要煮開才能飲用?小莉堅持一定要過濾後再煮開才行,浩威則是覺得沒有這個必要,就算有,偶爾一兩次不煮開,直接喝過濾過的水,甚至是生水,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人與人共同生活,要沒有摩擦或不愉快是不可能的。正常夫妻之間不可能沒有意見不合,也不可能不吵架,因此,學習如何吵架,如何處理彼此間的不愉快,才是實際的目標。這學習的過程,可以自己嘗試、摸索,也可以看書、問前輩,跟朋友討論,或是尋求專業協助。

我們先針對問題來看,同時也要回答小莉的問題……我自己是過濾加煮開,主要原因是我居住地區供水的水質問題。基本上,過濾跟把水煮開,是可以解決不同的問題:過濾可以降低水中的汙染,如鉛、硝酸鹽、農藥或殺蟲劑,而把水煮開,是可以滅絕細菌。所以……這有對錯嗎?退一步問,對錯很重要嗎?

針對這一件事,是可以找到正確答案的,因為美國政府規定每年都要將水質檢驗報告寄到住戶處,提供細菌和汙染的相關資料。小莉跟浩威大可根據這資料來決定最好準備飲用水的方式。這不是問題。問題是,吵這麼大的一架,代表了他們的習慣與做事方式不同,而且各自堅持不讓。

「浩威,你覺得小莉有這樣的想法很不可思議嗎?」我問了一直沒有發言的浩威。

浩威皺著眉頭,一臉無奈地說:「不可思議倒也不至於,但是有這個必要嗎?什麼事都要照她的意思做,不聽她的就是不對、不科學、不懂人情世故」。

「小莉,假設你是對的,就算你是對的,你覺得浩威為什麼不同意,他在想什麼呢?」我轉向小莉問道。故意加強語氣,凸顯小莉的心聲,想看看她是否能夠感受自己給別人的感覺。

「哎呀,他就是這樣!什麼事都沒關係,天下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啦,隨便都可以」,小莉的聲調稍微緩和了一些。

但浩威不服氣地馬上插進來說:「我哪有隨便都可以,我只是說,不用要求那麼高,偶爾一次不煮開沒那麼嚴重!」

「浩威這樣,比較不緊張,或許可以說是比較悠閒的生活態度,跟你好像很不一樣喔?」我問小莉。

「很不一樣! 我……」這時我做了一件平常在診間比較少做的事,我打斷了小莉。

「嗯……一開始就是這麼不一樣嗎,還是後來變的呢?」我希望把對話帶到另一個層面,因為目前這樣的對話不是溝通,其實也不像對話,更像是各說各話。

溝通,是一條雙向道路,當一個人把重心放在表達自己,而完全沒有接收對方訊息的時候,雖然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都有在表達,其實溝通已經中斷了。我希望能把小莉的重心帶回到浩威的身上。

小莉被我打斷,停頓了一下,說道:「喔,這不一樣,一開始就是這樣啦!很明顯的。剛開始我還覺得新奇,想說怎麼有人可以這樣。我常常很緊張,覺得很大不了的事,一到他那,就變得沒那麼嚴重了。覺得跟他在一起沒有壓力。

講到當初,小莉的神情、語氣,漸漸地緩和了下來。聽起來,他們兩人之間的差異,也是一開始浩威會吸引小莉的地方。但結了婚,進入了日常生活,這一開始的新鮮感,浩威讓她覺得可愛的地方,反而成了難以忍受之處。

❝在一段親密的關係中,若是要長久地一起走,有一種領悟會幫助雙方的關係,那就是:證明自己對,或是對方錯,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對彼此保持一顆好奇的心,也就是說,好奇心,比好勝心,來得重要。 ❞

為什麼你會那樣想?你的感覺是什麼,可不可以多跟我描述一下?這些在生活當中一定會遇到的不同意見,想法、感受,或許有時候會有對錯之分,但就算證明了自己是對的,也很難贏得對方的認同,對彼此的關係更是毫無幫助。

當然,若是兩人差異太大,每天都會爭吵,各自堅持的地方很多,這日子也不好過。婚姻諮商中可以提供的工具與技巧,只能有限地協助彼此關係的互動與發展。就像有些植物,在生長過程中需要攀爬網架的支持,才能長得好,工具與技巧就像網架,可以提供協助與支持,但兩人之間的親密關係,更像是植物本身,它的生命力與健康程度,會決定最終的存活機率。

小莉與浩威的關係是否能夠存活,甚至茁壯、成長,目前我還無法評估。我的短期目標,是減緩他們對彼此的傷害,對關係的破壞—從嘗試喚起他們的好奇心開始:對對方的好奇心,對對方為什麼與自己不同的好奇心。

當我們願意將重心從自己身上轉移一些,放在對方的身上時,不但可以保持好奇心,還可以增進同理心。這份好奇心,在雙方都刻意努力灌溉與滋養它的環境中,是可以持久不斷的,但也需要許多的練習。要擁有一段令人滿意的親密關係,是要付上努力與勞苦工作的代價啊!

Learning of Love 問題通常不只是問題,問題本身的線索,以及背後的動機與意義,是不容忽視的重要訊息。

(本文作者為國際心理專家;原文刊載於陳永儀《感情這件事:五種角色,在愛的學習中遇見心理學家》/三采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