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50歲以前是事業,50歲以後是志業」

從音樂人到導演,崔震東締造國片嶄新格局

作者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發表日期 / 2016/8/17  瀏覽數 / loading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小時代》、《等一個人咖啡》,還有《樓下的房客》,這些電影都是台灣十分具有代表性,也有一定影響力的經典電影,特別是《那些年》不僅創造了亞洲地區的「沈佳宜」熱潮,青春浪漫的校園愛情,也勾勒影迷心中最單純的愛戀。

從監製、製片到導演,原本是音樂人的崔震東,一手構築了對電影的夢想版圖,在這段過程中,我們看到他對電影不同的嘗試與詮釋,也從清純甜蜜題型跳脫為探討人性險惡與黑暗,這是國片的創舉,也讓台灣電影態度更向前邁進一大部。

音樂王牌推手 化身億萬電影導演

2011年以前的崔震東,曾在音樂圈立下許多令歌迷印象深刻的典範,超過25年的音樂生涯中,他擔任過BMG Music、Sony Music之董事總經理與總裁,合作過藝人包含周杰倫、王力宏、蔡依林、劉德華、王菲、楊丞琳與徐若瑄等人,被樂壇譽為王牌推手。

不過崔震東說,走過音樂產業最輝煌的時期,在數位音樂剛起步、人們漸漸從網路上下載歌曲收聽的那個年代,正巧是唱片業最悲慘、桎梏的瓶頸,在那個低潮的階段,「不論怎麼做音樂都沒有成就感,我開始深思,音樂產業未來能真正帶來的轉型與改變。」

他發現,電影是個能真正讓音樂有感染力的舞台,一個成功的歌曲不僅能為電影整體加分,相輔相成的效果,也能讓音樂蛻變出與眾不同的魅力,特別是在胡夏《那些年》成為全民朗朗上口的經典歌曲後,更奠定他往電影發展的決心。

50歲前是事業 50歲後是志業

「50歲以前是事業,50歲以後是志業,」崔震東笑說,做音樂做了那麼多年,每次壓力都很大,特別是後期完全投入心力,最終結果卻奇差無比時,失落感非常徬徨;但電影不同,它是興趣,是一直以來的夢想,成績反應也能很快的從電影票房、評價中獲得響應,認同感與成就感,令他收穫很大。

比方說,在《樓下的房客》當中,在配樂上他不惜下了千萬重本,還找來多達70人編製的波士頓室內管弦樂團演奏電影配樂,用磅礡的氣勢淡化凝重的黑色幽默,這都是他過往在音樂圈所累積的經驗與敏銳度。

雖然這次是第一次擔任導演,完全主導《樓下的房客》這部電影,但崔震東說,從音樂出品人到監製他都擔任過,因此這次導起電影一點也不陌生,畢竟,音樂MV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小型電影、一樣是熟悉的工作方式,在團隊的共同努力下,才造就出這部作品。

談到電影拍攝最困難的地方,他坦言對劇組是個不小的壓力。

國片創舉 拉高嶄新格局

「因為在過往,台灣的團隊幾乎沒有拍攝過如此充滿視覺衝擊的場景,偷窺、情慾、謀殺、虐待、分屍,加上好幾場男女、男男的情慾戲碼,拍起來其實並不容易。」

崔震東表示,特別是幾場需要演員與劇組完全醞釀情緒融入的血腥片段,懸疑驚悚氛圍著實令人不適應,大家幾乎都是戰戰兢競、甚至是害怕的完成每一場戲,不過只要看過電影,都一定能被那充滿張力的情緒渲染,震懾力量觸動人性心底的黑暗。

他一直都很喜歡這部原著小說,為了重現書中的經典場景,特別直接砸下5000萬於攝影棚中搭攝完全是由鋼筋水泥構築而成的公寓,占總預算1億5000萬的1/3。

「原先曾經想跟遊樂園合作,將場景建在園區中,也許電影紅了以後可以成為觀光景點,帶動地方經濟,但後來礙於建築法規問題只好作罷,」崔震東說,公寓在電影殺青後,場景也直接拆除,其實滿可惜的。

也由於是搭景,導演可以在設計圖規劃時就預先構想鏡頭的運鏡方式與場景轉換,因此在電影中,從房東任達華的偷窺視野,一直到9個房間發生的不同事件,其實完全沒有透過剪接,而是直接讓鏡頭走到應該走的位置,完美營造出「同個時間、不同的人、不同房間」所發生的黑暗故事。

特效呈現上,也是電影成功的關鍵之一,除了崔震東旗下有華漾特效公司的團隊外,他還對設備的要求十分在乎。在每一幕拍攝前,都會先以動畫來模擬畫面、運鏡角度、演員走位、眼神互動等做精確分析,確保劇情的流暢脈絡。

剪接部份,崔震東還要求當天拍完當天初剪,為的是提升電影的層次。

勾勒人性黑暗 令人為之驚豔

崔震東笑說,他從這部電影學到很多。當初在計劃拍《樓下的房客》時,「柴智屏、九把刀都說我『頭殼壞去』,但我已經會拍愛情電影、小清新題材故事,因此想要挑戰自我、拍出不一樣類型的電影。」

他發現,其實在國片上,幾乎沒有把懸疑、驚悚、人性發揮得淋漓盡致的故事,所以才想要努力這方面研究。從結果上來看,證明是非常成功的。

未來,崔震東想要每兩年推出一部電影,下一部會往偵探、推理相關走向持續鑽研,拍出更多能讓華人觀眾為之驚豔的題材,令發人深省的故事影響社會。

(部份圖片提供:安邁進國際影業)

延伸閱讀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