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找到心靈綠洲「園藝治療師」領你拈花惹草 開心樂活

作者 / 林惠君  攝影 / 林惠君 發表日期 / 2017/8/1  瀏覽數 / loading

近年來,國內興起一股多肉植物的風潮,肥嫩的葉片有的像米老鼠耳朵、有的像一串小鈴鐺,養幾盆多肉植物也是許多上班族用來紓壓的小物。事實上,園藝確實有療癒人心的效果,園藝治療師就扮演引導特殊族群透過植物達到療癒效果的角色。

在歐美國家,運用自然來維護人類的身心靈健康已有數十年的歷史,例如美國在1973年設立園藝治療協會。國內自2004年由黃盛璘園藝治療師引進園藝治療,但國外的香草植物未必適應台灣的氣候,黃盛璘利用台灣本土藥草,例如艾草、薄荷、魚腥草、左手香、 蘆薈、紫蘇、石蓮花、地瓜葉、蔥蒜來推廣在地的園藝治療。

「園藝治療是強調視覺、觸覺、嗅覺、味覺、聽覺的五感刺激。」已有多年經驗的園藝治療師洪賢蓉舉例,像失智老人在機構裡,少接觸外在刺激,腦力退化會更快,透過園藝治療,讓他們的手接觸植物,刺激末梢神經,或用嗅覺聞到味道,也可以刺激記憶。

曾擔任芳療師的洪賢蓉幾年前在精油公司遇到瓶頸,想要紓壓的她在偶然的機會下報名園藝治療課。沒想到愈上課愈開心,在經過幾年的課程及實作的培訓下,她成為一名園藝治療師。

有別於一般女孩子怕曬黑,全心投入園藝的洪賢蓉不怕曬黑,穿著雨鞋、戴著斗笠穿梭在農場間,對於農場內的植物如數家珍。農場內的植物都不噴灑農藥,也因此,洪賢蓉看到毛毛蟲則是面不改色地徒手抓走。

洪賢蓉認為,精油的芳香療法對於現代人改善生活壓力的功效很大,但精油單價過高,並不是每個人可以負擔得起,園藝則是比較生活化,單價也不高。園藝治療從早療、特教班、精障、失智老人,再到長照的被照顧者,甚至是照顧者,都是園藝治療的對象。

洪賢蓉分享她印象深刻的經驗,她連續三年到中部某失智患者的團體家屋,第一年遇到一位80多歲、曾擔任幼兒園長的阿嬤,這位阿嬤相當客氣有禮貌,但第二年再去上課時,這位阿嬤已經退化到插鼻胃管而且不愛說話、也不愛笑。直到有次上課適逢中秋節,園藝課程以「柚子」為主題,現場大家把柚子剝皮後,拿來當作「柚子帽」戴在頭上,沒想到,這位阿嬤居然笑開懷,也開口與工作人員交談。

另外,有一次洪賢蓉帶領曾受家暴的婦女到農場上課,農場剛好種有樹薯,其中一位來自越南的外配向洪賢蓉提到,小時候在越南家鄉會拿樹薯的葉子做成項鍊,這位媽媽當場就幫女兒做一條項鍊。樹薯讓她對家鄉的記憶產生連結,這位媽媽忍不住說,「這是我嫁來台灣十幾年來最高興的一天。」

「透過對植物的嗅覺或觸覺喚起這些人以往記憶的連結或感覺。」這些特殊族群對於園藝治療的反應,讓洪賢蓉感到很有成就感。不僅如此,她自己也因為接觸植物受到很大的療癒,像是專心在整理花草時,會把煩惱的事情擱置一旁。

洪賢蓉另外舉照顧者為例,這些照顧者平常在家辛苦地照顧家人,在離開家人的2、3個小時,專心與植物接觸或手作,會讓他們忘卻煩惱,透過感官產生正念覺察,這是與植物接觸的最大幫助。

新北市照顧者關懷協會組長岳青儀也見識到園藝治療課的魅力。

「上園藝課很療癒!」她笑著說,協會每次舉辦園藝治療課都堂堂客滿。這些長期在家照顧家人的照顧者心情難免比較鬱悶,但來上園藝治療課,在園藝治療師的指導下,可以在農場接觸植物及自己手作盆栽,參加的照顧者覺得內容新鮮有趣又很豐富,對於課程回味無窮。

岳青儀補充,因為園藝治療課太過熱門,曾經一年內應要求再開課一次,可見這些小植物們的魅力有多大!

「雖然表面上我在服務一群人,但同時我也是被植物滋養、被照顧!」洪賢蓉總結她這幾年來擔任園藝治療師最大的收穫。

延伸閱讀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