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專家觀點】

長照有個失智破洞

作者 / 伊佳奇  攝影 / 陳之俊 發表日期 / 2017/8/28  瀏覽數 / loading

「鐵鍊套阿茲海默症父頸 兒得坐牢四月不得上訴」、「人倫悲劇 繃帶封嘴阻吵 兒殺失智父」,這些新聞均反映出社會欠缺完善的失智症照護支持網,民眾對於失智症患者精神行為症狀(BPSD)的照護技巧不足,產生家庭照護者情緒失控的行為,這已不是家庭的問題,而是社會的責任、國家的問題,長照2.0無法再延宕。

根據衛福部流行病學調查,預估台灣失智症患者至少有26萬人,但實際領有失智症障別的身心障礙手冊者5萬人不到,至少有20萬家庭因未領取身障手冊,無法申請長照服務,必須自行照護失智症患者;即使申請長照服務,在現行長照服務資源量能不足的情況下,能得到的協助仍是有限。

現在社會討論失智症照護的資訊雖比過去為多,仍是不足及不普遍,資源往往集中在都會區域,弱勢的家庭更不知如何取得資源,形成照護上的弱勢,較容易出現因照護所產生的家庭悲劇。

失智症患者因認知功能開始逐漸缺損,影響記憶、決策、辨識、判斷、空間感、現實導向等方面的能力,使其非但無法自行獨立生活,還可能會發生影響自己與家庭安危的行為,譬如忘記關瓦斯爐,引起火災;出門忘記家在哪,找不到回家的路,因而不幸喪生等。當家人不認識這疾病,將患者視為「正常人」,患者出現精神行為症狀時,當作是故意搗蛋或找麻煩來看待,照護壓力自然不斷升高,照護者情緒易於失控,悲劇因此發生。

如果長照體系能早日建立,社區能有失智症照護支持網,家屬能得到照護知識與技巧,及日間照顧中心和居家服務等喘息服務,能在社區家屬支持團體中得到心理支持,社區提供友善照護支持環境,是能幫助家庭減輕照護負擔及壓力,但這目前仍少見。

如果得不到政府提供的服務,司法機構的判決是否有助於類似問題不再發生?以此一個案,法官對當事人處以判刑四月,不得上訴,不准緩刑及易科罰金,試問:當事人入監後,他父親將由誰來照護?入監服刑是否就可學習照護技巧?出獄後,是否類似行為可不再發生?

如果政府照管師與社工能將長照資源儘早協助與支持家庭照護,社區的失智症家屬教育團體與支持團體,協助家屬的學習與同儕的支持,是降低此類事件發現的可能,否則我們將可預期,司法機構會審理更多類似案件。我不禁要問:司法能解決或改善長照問題嗎?

(作者為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失智症整合照護專家;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延伸閱讀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