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記錄疼痛指數 身體不適立即就醫

慢性疼痛超過三個月, 就是一種病

作者 / 滕淑芬 發表日期 / 2017/8/31  瀏覽數 / loading

你常忽視身體的疼痛感嗎?認為吞一顆止痛藥就沒事?醫師提醒,光是頭痛就有至少200個原因,有疼痛一定要就醫檢查,找出原因,別讓小病變大病。

忙碌的現代人,經常對身體的疼痛,不以為意。總以為「過幾天就會好了」或自己買點成藥吃而拖延就醫。殊不知,國際衛生組織早從2000年起,就把慢性疼痛視為一種疾病。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和國際疼痛研究學會(IASP)的統計,全球每五名成年人中,就有一人承受慢性疼痛之苦,這還不包括癌症所引起的折磨。研究發現,社會愈文明、年齡愈老化,慢性疼痛的情形愈嚴重。

正確診斷是治療第一步

國際疼痛研究學會已將每年10月的第三個星期一,定為「全球抗痛日」,希望喚醒大眾對疼痛的重視。尤其,老年化社會來臨,老年人口增多,慢性疼痛可能成為影響老人健康的危機,必須重視。

什麼是慢性疼痛?1996年自美進修回國後,在台北榮民總醫院設立頭痛門診的神經醫學中心主任王署君解釋,相較於剛發生的急性疼痛,慢性疼痛指的是超過三個月或反覆發生的疼痛,「因為痛三個月,已經是一般人可以忍耐的極限了。」

痛,為什麼會被多數人忽略呢?因為痛,必須透過自我描述,但很多人在主觀認知上,就有差錯。

「我們被肌肉疼痛綁架了,以為只有肌肉痛才是痛,」王署君說,很多患者常以為身體某個部位酸酸的、漲漲的、刺刺的、麻麻的、有灼熱感,或者好像被電流穿過去的感覺,都不是疼痛。

但是根據國際疼痛研究學會的定義,任何造成身體不舒服的感覺、身體組織受到傷害,或是情緒受到嚴重干擾,都可以稱為疼痛。

慢性疼痛的原因很多,以頭痛來說,至少有200個原因。輕者如上班族工作太勞累,下午兩側太陽穴就可能產生緊縮型頭痛,中者如發燒、感染,重者如腦瘤、腦溢血等,原因不一而足。腦血管瘤引發的頭痛風險大,若破裂而出血,致命性高。

通常自發性的疼痛,只要找到原因,就有方法與藥物可治。但也有少數的疼痛,終其一生找不到任何原因,例如纖維肌痛症,患者就是覺得這裡也痛,那裡也痛,常在復健科、骨科、神經內科、身心科轉來轉去,來回檢查,但就是查不出原因,造成生活很大困擾。

王署君說,纖維肌痛症的盛行率約為2%,不能算低,臨床上還是有診斷標準,包括身體疼痛的部位超過七處,還伴隨疲勞、記憶力減退與睡眠障礙等症狀。只要診斷出來,醫師都能對「症」下藥,減輕患者的不適。

正確的診斷是治療疼痛的第一步。在高齡化台灣,更需要關心糖尿病引發的周邊神經病變疼痛,以及老年人因免疫力下降,可能引發的帶狀皰疹神經痛。這些問題,將愈來愈普遍,不容輕視。

國內糖尿病患者已有230萬人,嚴重的副作用之一就是會引發神經病變,包括眼睛視網膜病變和手腳末梢之周邊神經病變,比例約占25%;有神經病變疼痛者又占其中的10%。

王署君指出,這些神經病變疼痛若不妥善處理,就會導致手腳「既敏感又無感」,這兩種神經遲鈍化又敏感化的極端感覺,看似矛盾卻很真實,又稱之為「異感痛」。也就是病人對疼痛可能已失去感覺,患者冬天若蓋電毯,極可能因溫度太高燙傷而不自覺;但旁人一碰他的手腳又會感到痛,甚至被風吹到都會感覺刺痛。

又如常發生在腰間、胸前、臀部或臉上三叉神經部位的帶狀皰疹引起的神經痛,會產生有如針刺、火燒般的強烈疼痛感,嚴重影響生活品質,甚至因痛而情緒憂鬱。

疼痛大多可治療或控制

「但這些疼痛都是可以治療或被控制的,」王署君說,醫師通常會開立可以讓神經安定而感覺舒緩的藥物,這種藥物早年是用於治療癲癇和憂鬱症,十多年前美國與歐洲各國開始使用於神經病變疼痛,四年前,國內的健保規範也開始跟進。

需要提醒的是,有慢性疼痛的人對藥物的敏感性也高,有些人可能會出現不同程度的副作用,例如頭暈、噁心、嘔吐等,以致有些病人吃了一個禮拜就會自行停藥。

醫師常需耐心溝通並說服病人,至少要吃三到四個禮拜,效果才會出來,病人要與醫師配合,度過前面的不適。

「真的沒藥可換了,」王署君無奈地說,治療神經病變疼痛的藥物五根手指頭就數完了,不像高血壓、高血脂的藥,至少20、30種。另一種方式則是,醫師會讓患者從最低劑量開始使用,慢慢增加到最佳劑量,副作用也會慢慢改善。

臨床經驗20多年的王署君說,國人對止痛藥仍存有不少迷思。有患者每天早上一醒來就會頭痛,因為忍受不住,就會喝一瓶感冒糖漿;但也有病人寧願忍痛,也不願吃止痛藥。網路謠言甚至說,止痛藥會留在身體五年,但其實劑量很輕的止痛藥,4小時就代謝一半,24小時早就代謝完了。

疼痛是警訊 提醒身體異狀

也有患者因身體疼痛要求醫師做各種檢查,但疼痛不像B肝或C肝,可以抽血測病毒量、肝功能指數,或者做昂貴的電腦斷層、磁振造影檢查是否有腫瘤。

王署君說,例如很多頭痛病人,檢查完之後都是正常的,但疼痛症狀依然存在,還是要回到基本點,根據醫師的臨床診斷,好好遵從醫囑治療。

由於神經病變疼痛容易隨著年齡增長而加劇,因此家中若有年長的糖尿病患者,除了要幫助他們控制好血糖之外,還應注意其手、足的保護,並且主動關心他們的身體狀況,像是留意是否有手腳知覺異常的情況。

疼痛是很主觀的感受,疼痛門診的病患也愈來愈多,什麼樣的患者需求診「神經內科」醫師呢?王署君說,如果家醫、一般內科醫師都無能為力或疼痛發作嚴重又頻繁的患者,就要看「神經內科」了。

為了讓醫師能夠在最短時間內了解患者的病情變化,醫師建議,病人就診前,好好記錄過去一星期或是一個月的疼痛次數、程度、時間、用藥效果和副作用等情形,並且可依照疼痛指數1~10分,自己評估分數,詳細記錄吃藥前和吃藥後的疼痛分數。就診時可以拿給醫師看,如此一來,病人和醫師都能掌握藥物的療效。

疼痛治療有何新趨勢?在可能的未來,除了患者自述,疼痛是否可以被檢查出來?「看見疼痛是有可能的,」王署君說,美國最新的科學研究指出,在人工智慧的協助下,借助磁振造影等影像儀器,是可以檢查出病人是不是真的疼痛?又有多痛?但目前仍侷限於科學研究,真正使用在臨床診斷上仍有段距離。 

「疼痛是上帝賜予的禮物,失去疼痛感的人很危險,極可能自己受傷了都不知道,」王署君說,疼痛也是一個警訊,提醒自己身體某個地方出了問題,因此也是一個好的暗示。

疼痛是病,痛起來也可能要人命。但痛,真的不需要忍耐,因為疼痛是可以治療、治癒並好好控制的。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