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專家觀點】

欠缺同理心的決策者 延宕台灣長照發展

作者 / 伊佳奇  攝影 / 蘇義傑 發表日期 / 2017/9/4  瀏覽數 / loading

近日有兩則新聞,分別看出:如果決策者欠缺同理心,將嚴重影響政策規劃與執行。第一位是衛福部長陳時中,今年2月因為他「新手上任」,延宕攸關長照行政業務整合長照司的成立;第二位則是卸任的行政院長張善政,卸任後才說,照顧母親20年,從未成功訂到復康巴士,表面上,他好像沒有特權,事實上,是他在任內該做為而未做為。兩位政務官都顯現欠缺同理心,無法體認長照需求者的困境,加速長照決策規劃與執行,早日解決長照服務需求不足的窘境。

(圖片僅為情境配圖)

8月23日,接任衛福部長已半年的陳時中終於表示,有關是否要設長照專責單位將在10月總檢討定案,「朝向要設的方向,專責單位是要做的。」換言之,他經過半年的學習,才同意早應設立專責單位負責長照行政業務,到正式設立,勢必又要半年,整整延宕一年時間,這期間,全台近百萬長照需求的家庭所受到的影響,執行長照服務民間團體所受到繁雜行政程序的困擾,都成為陳時中部長「新手上任」的犧牲品。

早在去年開始試辦長照2.0,前任衛福部長林奏延已發現,過去馬政府時代,為推動長照業務,雖然內政部已將社會司等單位併入到升格的衛福部內,但長照業務在部內仍是多頭馬車,分別屬於照護司、社家署、社保司、醫事司等單位,非但造成民眾困惑,更形成承辦長照業務的民間團體煩瑣的程序,讓已經是服務量能不足的窘態,更加影響民間團體的服務量能。

為整合長照業務,今年1月當時的部長林奏延宣示擬設「長照司」,以順利推動長照業務,未料一個月後,林奏延下台,換上牙醫師出身的陳時中接任,他接任後卻表示,他習慣用現有組織架構做事,若目前組織運作情形有問題,再談組改。

如果是一位有擔當及勇於任事的政務官,應在接任前,研究所有攸關民眾權益的重要決策與業務,前任所做的決策,應考慮延續性與時效性。陳時中部長僅因個人「新手上任」,拖延整合長照行政業務的組織成立,更何況這是屬於同一政黨的政策,衛福部也應有政務次長該說明決策的重要性,都因欠缺同理心,就讓長照司胎死腹中。

同樣欠缺同理心的決策者,是馬政府時代最後一任行政院長張善政。他於8月14日接受媒體專訪中自曝其短,新聞報導的標題是:「沒人有特權...張善政顧母親20年 叫復康巴士從沒成功過」。他回憶要將臥床的母親需轉院,這不到一公里路,病人運送沒有著落,很無助,不得已只好自費1000多元叫救護車,但就是叫不到復康巴士。

張善政還問:「政府的主政官員,你們有自己走過?你們知道嗎?」復康巴士看起來是政府的德政,「但這麼多年我從來沒叫成功過...」只能叫到自費的車子。

我看到這篇報導,只有不斷搖頭嘆息,這就是我們的最高行政首長的心態,在任內毫無同理心去規劃政策,等到卸任後,再突出自己沒有特權,我們長照政策如何能真正落實嘉惠於民眾?

檢視張善政從政經歷,在1981年至1990年間,是從事教職,行政院於1991年成立國家高速電腦中心,張善政進入行政體系為國家高速電腦中心主任。1998年至2000年,轉任為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企劃考核處處長。2000年政黨輪替後至2012年,張善政轉任民間資訊企業,2012年出任行政院政務委員,2014年成為第一任科技部長,同年底升任為行政院副院長,2016年升任行政院長。

如果他母親需要照顧長達20年,也就是從1997年開始,這20年間,張善政就算未曾任職於衛福部,但在2014到2016年間,無論他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或是院長一職,衛福部均為他所掌管的行政院之下,若他真有同理心,願意關心家庭照護者苦於訂不到復康巴士,他可運用所長,無論是大數據,或是科技專業來協助衛福部及地方政府解決復康巴士電腦訂位系統。

他在擔任過全國最高行政首長任內,從未看到他對長照政策表示過意見與主張,直到卸任後才以家庭照護者角色自居表示看法,令人搖頭嘆息不已。

長期照護是一年365天無法休息的工作,家庭照護者是期望政府長照服務體系能早日建制與落實,但如果仍是欠缺同理心的決策者,家庭照護者還是自求多福,如何能寄望政府。

(本文作者為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失智症整合照護專家)​​

延伸閱讀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