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當好人是要付出代價的,你真的理解嗎?

遍體鱗傷的「好女人」

作者 / 閱讀,對身體好! 發表日期 / 2018/10/1  瀏覽數 / loading

精神科醫師當久了,我常在診間聽到病人驚嘆:「醫師,妳在我家裝了監視器嗎?為什麼連後來怎麼樣了,妳都知道?!」

誰都知道這是開玩笑的說法,畢竟我無從知曉真實狀況。但為何僅是靠著「推理」所做的臆測與分析,就能有頗高的準確度?答案在於「人性」。人心是共通的,只要看的人生劇本夠多,抓到其中的脈絡,就能體會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再順著前提描述推論下來,大概八九不離十。

本書書名緣起於感嘆每天來來去去的患者,往往愈善良的,心傷愈嚴重。為什麼人會傻到老是受傷?難道毫無防禦的能力嗎?答案當然是「有的」,只是被施了「要當好人」的魔咒,而放棄自我保護,任人宰割。這能怪誰呢?所有的教育都在教人做好人,要做好事,但誰有勇氣說實話──「當好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好人」就是「待宰的肥羊」?!

不是心懷善念就能當好人。想被公認是個「好人」,得割肉來交換。說得更直白一點,當好人就等同願意「被剝削」。當你被拱成好人的時候,會沒有人趁機拿到好處嗎?就像如果有人總是請客吃飯,旁邊自然就會湊著一夥等著吃白食的人群。如果有誰家裡出了個凡事皆攬的孝女,通常兄弟就愈來愈自私,甚至不顧父母。若能讓人早點醒悟,明白當好人就得犧牲到底,後來要是反悔,稍有抱怨,還會被指責的話,或許人們就不會輕易說自己就是心太軟,無法拒絕了吧。

委屈無法求全

相對於男性,女性更苦惱於別人總要她們:「忍一下就好啦!」「妳就忍一忍,順著他,就沒事了。」面對這種要求,我的反應通常只有一句:「最好是啦!」顛撲不破的慣例是,委屈從來沒有能解決問題過。權力只要長期失衡,強勢者(得利者)會覺得這哪是「特權」,而是「理所當然」。他們根本不會感恩對方的忍讓與犧牲,更別期望哪一天他們會良心發現。沒辦法,這就是人性。

如果想當好人而總是隱忍,不反抗,甚至連抗議都沒有,那麼只會把對方的胃口愈養愈大。得寸進尺,軟土深掘,終致有一天釀成罪惡。而如果一個人在家無法無天習慣了,出去外面,自然也會為所欲為,毫不愧疚。濫好人其實是養成壞人的幫凶。所以,如果對方太過分,就別忍了,應該想個辦法,讓他踢到鐵板才是。

既然如此,為何我們總是聽到勸人要隱忍?照樣,還是「人性」使然。欺負弱者、檢討弱者,比較簡單啊。為了別人去出頭,不只要花力氣,可能還跟著被打罵或是被針對,這是何苦來哉。叫別人忍忍,倒是能立刻耳根清靜。也就是說,說這些話的人,並不想解決問題,只想解決被問題困擾的人。既然是這樣,這類的話語就別聽了。

重新定義「好女人」

我誠懇的建議是別再委屈自己了,遇到事情,就好好地就事論事吧!不需要因為性別、身分……等因素,就退讓、隱忍,讓他人貶損自己的價值,否定自己生存的意義。或許有人認為我是女醫師,屬於人生勝利組,哪有資格如此呼籲。其實,我同時是兩個孩子的媽,婚齡二十年,唸到博士,做過主管,生活會輕鬆、簡單嗎?在我這樣看似凶悍、能幹的外表下,我也曾經著過傳統教誨的道,婚後秉持著莫名的自我期許,想當賢妻良母、好媳婦,最後弄到心力交瘁。

當時即使我想求援,但丈夫比我還忙,而長輩也都在外地,愛莫能助。兩個孩子還小,只會需索,無法體諒。在最糟糕的時候,站在通勤的月台邊等火車的我,常想著要跳軌,因為我已經被壓榨到無法有轉圜的心力了。很慶幸,最後我並沒有衝動行事,而是鬧了一場家庭革命,畢竟「命都可以不要了,我還怕什麼?」

 對於心理上已經死過一次的我,領悟到──別被自己困住了,尤其是別人加諸的觀念。當時我總是強撐著,把自己逼到極限,別人也總說熬過去就好了,哪知道,我差點熬不過去而直接掛點,同時也付出龐大的代價。至今,我還是創傷未癒,只要一出現與當年有點相似的狀況,就會讓我情緒瀕臨崩潰,開始高度戒備。所以,如果能一切從頭,我絕不再讓自己過勞。不要都想自己一肩扛起,寧可花錢找幫手,不然就別做了。如果是對方不肯妥協的事情,那麼就把事情放著,而不是對方執意怎麼做,我們就別無選擇,必須配合。或許,連婚姻都可以不要考慮。

自從我放棄成為傳統認可的好女人,我發現到愈不乖順聽話就愈舒爽,人生從黑白恢復為彩色,活著開始有了樂趣。不過,即使這樣,我似乎也沒造成別人的困擾,也就是說,我並沒有自以為的重要啊!而以前的那些堅持,大可稱為「自以為是」。這是多麼可笑卻又沉痛的領悟,我真的不希望有人如同我一樣,再多繞這麼一圈冤枉路。

然而,有不少的病患還是想扮演傳統的好女人。她們總是對別人好,總是犧牲、奉獻,不求回報。但是,她們其實還是私心期盼對方良心發現,除了讓自己博得美名外,也有美好的結局……只是,她們常常被我吐槽為「偽善的獨角戲」。因為,如果最後不如她們的預期,她們絕對會怨天尤人。而且,這其實有著很恐怖的後遺症──像我當年在長期的心力交瘁後,赫然發現自己的心竟然變硬了,我很難去悲憫他人的苦難。苦難讓人沒有餘裕優雅,這一句話,絕對不假。更甚者,還易心生惡毒,嫉妒別人的好運,挖苦或是語出嘲諷。人,還是要忠於自我,以免假裝好女人久了,內心變成了毒蘋果。

我的結論就是,別設下那麼多自我要求的條件了,能過好自己的生活就是「好女人」。請女性們放棄拯救他人的妄想,也放棄當悲劇英雄。通常要求女性那麼多的人,多半也只是出於自私而已。我們只要不拖累別人,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就很好了。很多女性對我說,但她們就是放不下親人,可是親人往往就是傷她們最重的那些人。我總是會提醒她們,親人只是有血緣,不代表投緣與否。如果與對方相處確實是折磨,那麼我們需要保持適當距離,拒絕對方金錢或情感的勒索。

感謝這近半百的人生崎嶇路,讓我能夠寫出這本書,更感謝願意拿起這本書的你,希望它能帶給你些許助益。傷痛的源起或許早已久遠而不可考,而當初決定的動機,也早已轉變,但痛苦是真實的。化解傷痛不是否認就好,或說「事情都過去了」,假裝不存在,而是要靜下心來,用智慧去分析、看透、超脫、療傷,靈魂才能再度完整。凡走過的路,有其學習的價值。流過的淚,會洗出深層的智慧。

(圖/Shutterstock Mama Belle and the kids

(本文作者為精神專科醫師。原文刊載於賴奕菁《好女人受的傷最重:精神科醫師教妳立下界線,智慧突圍》/寶瓶文化)

延伸閱讀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