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專家觀點】

端正認知、消除歧視,許愛滋感染者一個未來

作者 / 柯俊銘 發表日期 / 2018/12/1  瀏覽數 / loading

「心理師,有位同學確定感染愛滋病毒,可否請您找他談一下?」跟醫檢師確認編號與姓名後,我掛上電話,並備妥衛教資料,立即前去舍房給予關懷。通常,我也會隨身帶一小包衛生紙,因為突然接到「中獎」通知,鮮少有人不落淚。

在監所從事輔導工作已十餘年,碰上這樣的個案可說是我的日常。過去有段時間,只要被心理師約談,收容人就會繪聲繪影,認為受訪者應是感染愛滋病毒,且事後不約而同地遠離對方,任憑人家如何解釋也沒用,儼然就是一種關係霸凌。

也因為如此,大家一看到我到工場找人談話就開始忐忑不安,很怕自己被叫到,甚至私下拜託別來找麻煩。雖然多次公開澄清誤會,告訴大家別想太多,純粹是噓寒問暖,但「死神」的綽號還是不脛而走,由此可見眾人有多害怕愛滋病。

過去海洛因流行時,許多吸毒者常以走水路的方式攝取,也就是直接注射至靜脈,藉以尋求快感。由於總是共用針頭或稀釋液,所以往往是一人感染愛滋病毒,身邊的毒友們也難以倖免,好像是拉起線頭,下面就跟著一大捆粽子般。

往後政府大力推行「藥癮愛滋減害計畫」,於特定地點裝置提供針頭及清潔服務,該類型的帶原者才逐漸減少。而現今遇到的個案,普遍都是從事不安全性行為所致,比方說多重性伴侶、與性生活史不明的對象性交、性交未全程戴套等。

但不管是如何被感染,當事人得知確診後常有錯綜複雜的感受,他們起初會覺得震驚,否認聽到的訊息,接著變得怨天尤人,責怪周遭的一切,隨著能夠接受事實,焦慮、憂鬱、憤怒、悲傷等情緒接踵而來,對於未來抱持消極的態度。

一般而言,帶原者除對「病」本身感到恐懼外,也擔心消息傳開,自己將被親友、社會所遺棄,往後的經濟、住屋、就業與人際關係等也會出現問題。大概心中有所顧忌,故後續幾乎都會選擇隱匿帶原實情,甚至逃避定期追蹤治療。

目前感染愛滋病毒雖無法治癒,但如同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只要願意耐心服藥,其實能有效控制病情,患者仍可維持正常生活,平均壽命也沒比較短,與常人無異。反而不規則服藥易導致愛滋病毒產生抗藥性,導致日後治療的困難。

而傳染途徑只侷限在性行為、血液與母子垂直等傳染,和帶原者一起用餐、共用馬桶、彼此有肢體接觸(如擁抱、握手與親吻)、吃他們煮的飯菜、帶原者在身旁打噴嚏或咳嗽、一起泡溫泉或游泳、被叮過愛滋病患的蚊子叮到並無感染愛滋病毒之虞。可惜許多人仍存有偏見,視帶原者如毒蛇、猛獸般,避之唯恐不及。

大家的老朋友孫越叔叔生前曾感嘆以異樣眼光質疑愛滋帶原者所造成的傷害,有時遠比病毒本身還可怕,希望每個人都能以正確的態度對待他們。對於這個號稱二十世紀黑死病的愛滋病,我們除了要懂得如何避免感染外,也要端正認知,消除歧視,讓疑似被感染者願意去醫院接受篩檢,確診的病友們能放心接受治療,並順利回歸社區,安居樂業,相信做好三級預防的功夫,終結愛滋的那一天必將到來。

(本圖文作者為法務部矯正署高雄戒治所臨床心理師)

延伸閱讀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