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專家觀點】

我是認知症潛在候選人

作者 / 伊佳奇  攝影 / 蘇義傑 發表日期 / 2018/12/19  瀏覽數 / loading

(圖片僅為情境配圖)

最近演講時,常問現場的聽眾一個問題:「你們認為我是否是認知(失智)症的潛在候選人?」當然,絕大部分聽眾都不這樣認為,但我的答案是:「我認為,我會是認知症潛在候選人」。

現場的聽眾都很驚訝,其實,如果他們真瞭解認知症潛伏期長達20-30年,每一個人腦部隨著年齡增長會老化,但是否會退化,很少人可以給肯定或否定的答案,因為變數非常多,也因在腦部,我們無法以肉眼來觀察出,唯有注意外在的精神行為的變化,或是經由醫學診斷工具,譬如影像醫學等,來瞭解或確認。

認知症的原因,除基因是目前所瞭解的因素,大多的原因仍不明,臨床研究指出,最大的危險因子是年齡,隨著年齡越大,罹患的機率也越高,若根據流行病學調查,90歲以上是每三位就有一位會是認知症患者,80歲以上則是每四至五位中有一位,我所寫的書「別讓記憶說再見」的導讀中,曾寫著:「我有準備!去面對可能罹患認知症後的我!」,換言之,我是認為自己,當然也包括其他人,隨著年齡增長,都可能是認知症的候選人。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新聞網(NBC News)去年底曾報導,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UCLA)研究人員預測,全美有近4,600萬人可能正處於阿茲海默症的早期階段,而有600萬人目前可能已患此病。美國總人口為3億2,700萬人,等於1/7的美國人可能阿茲海默症的候選人。

此外,在族裔方面,那一族裔與認知症間關係最密切?英國倫敦大學學院(UCL)與倫敦國王學院(KCL)於今年曾聯合發布研究指出,非裔族群罹患認知症(Dementia Disease)風險最高、白種人次之,亞洲人為最低,研究發布在《臨床流行病學期刊》(Clinical Epidemiology)。

(圖/Shutterstock SpeedKingz

事實上,過去,美國阿茲海默症協會每年3月所發佈的數據也同樣顯示,年長的非裔美國人罹患阿茲海默症相較於其他族裔美國人,大約是有兩倍多;拉美裔美國人罹患阿茲海默症的患者人數是白人的一倍半,他們並未提供亞裔美國人的數據。

根據《每日郵報》今年8月的報導,這兩所學校科學團隊進行一項為期8年的研究,共分析251萬1681位分佈在全球民眾的醫療數據,其中包含6.6萬名阿茲海默症患者,發現在認知症確診率方面,非裔女性比白人女性多出25%,男性則為28%,但亞洲女性比白人女性的患病率少了18%,男性則少12%。

過去相關的研究認為,種族之所以會反映對阿茲海默症的罹病率是在於基因,不同的種族在基因上是有些許的不同,而基因也影響阿茲海默症的發生率。如非裔和西班牙裔美國人的罹病率比白人高出二到四倍。此外,環境及文化因素也會有所影響,譬如同樣為日本人,住在日本的日本人的罹病率就只有住在夏威夷的日本人的罹病率的1/3。

值得重視的是,目前非洲國家罹患阿茲海默症的罹病人數相對於美國、中國、日本等國並未有明顯的突出,目前美國至少有570萬罹病人數,中國至少有1,200萬,日本有520萬,這三個地區就佔有世界罹病人數4,800萬的一半,非洲罹患阿茲海默症的罹病人數可能受到平均餘命影響,因這疾病最大的危險因子是年齡,如果平時餘命不高的地區,可能罹病人數會受到影響,目前對非裔族群的研究大多是居住在非洲以外的地區。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UCL)與倫敦國王學院(KCL)的研究團隊對於認知症與種族差異性進行探討,也指出教育程度、經濟能力、生活習慣和心理健康因素,甚至公共衛生條件與觀念,均為導致阿茲海默症的影響因子,這個結論應與種族基因和不同的社會環境所致,有證據表明非裔族群更有可能具有與阿茲海默症相關的「APOE」基因。

這項研究團隊的作者庫柏(Claudia Cooper)指出,非裔族群在中年時期較少去治療高血壓,非但增加他們罹患心血管疾病、中風的風險,也提高罹患認知症的風險,對於預防阿茲海默症而言,在英國或美國等地區,為不同種族找出量身訂製的方法是相當重要的,他們將繼續進行相關研究,探明不同種族群體之間認知症風險差異的因素。

上述研究中,值得重視的是種族雖與罹患認知症風險有著某種程度的關係,但年齡、生活習慣、生活環境、教育程度、三高等還有更密切的關係;因此,面對這些研究發現,唯有正確及多認識什麼是認知症,及學習如何降低與遠離罹患認知症的生活,才是適宜的態度,因為當腦部退化靜悄悄產生之後,我們無處可逃。

(本文作者為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長照、認知症政策研究者)​​

延伸閱讀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