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延緩退化從生活小細節做起

除藥物外,還有這 10 種方法能協助延緩失智症惡化

作者 / 閱讀,對身體好!  攝影 / 陳之俊、張智傑、賴永祥 發表日期 / 2019/2/12  瀏覽數 / loading

(跳舞也是能幫助長輩動腦的一種活動;圖片僅為情境配圖。)

不管是失智者本人或是家屬,最大的期待是「能延緩退化」,而延緩退化的策略與降低失智風險的策略是一致的。因此,失智者與家屬可一起多運動、多參與社區活動、多動腦(下棋、跳舞、逛博物館⋯⋯)、採地中海式飲食等。

一、適量的運動

運動對於延緩失智退化具有最強之實證。研究證實,運動對於65歲或以上的老年知能障礙或失智症患者,有改善體適能、認知功能以及行為問題的效果。每天多運動20分鐘,半年後有運動的組別比起沒有運動的組別,在阿茲海默認知功能檢查量表(ADAS-Cog)的得分低2分(分數越高越嚴重,滿分70分),很值得患者與家屬一起努力。

患者到後期會變得很被動,由於睡眠能力與維持清醒的能力都下降,整天下來睡睡醒醒,白天坐在椅子上就會打瞌睡,導致晚上更不容易睡得安穩,甚至起來遊走。適量的活動能消耗患者多餘的體力,有助患者夜晚的安眠。

建議家屬盡可能與失智者一起進行運動,例如每週至少三天,每天走路至少30分鐘,或每天安排30分鐘一起做體操等。

二、認知訓練

由專業人員設計的認知遊戲可幫助患者活化大腦,減緩功能退化。家人在日常生活中,多請教患者意見,引導患者剪報、抄書、下棋、列菜單等,皆可刺激患者多動腦。基本上只要是患者有興趣、有意願參與、不容易產生挫折的活動,都是好活動。

(長輩常下棋,能活化大腦;圖片僅為情境配圖。)

三、懷舊治療

多半是用團體活動的方式來進行,通常會利用一些舊時的物品或器具,引導患者發言,並藉此產生與他人的互動。在家中,則可以常與患者閒聊童年趣事,例如以往的生活經驗、以前讀書時學校的情形如何、過年過節時都做些什麼事等。家屬要製造機會讓他多說話,即使這些內容已聽過好幾十遍。

在進行懷舊活動時,患者不但得提取遠程的記憶,還須將它們組織整理,再用語言表達出來,是維持患者功能一個非常好的方法。

四、音樂律動

運用音樂來改善失智者情緒、語言表達及認知功能,是普遍被使用的非藥物療法,由最簡單的卡拉OK歡唱到由治療師帶音樂活動,都能對失智者有不等程度的幫助。近年更加入了舞蹈律動的元素,有些研究發現這種結合音樂與舞蹈(肢體活動)的方式,有加成甚至相乘的效果。

五、藝術創作

藝術創作是一直很受失智者及家屬歡迎的活動,活動過程中患者比較容易保持注意力,且因為可以看到成品,容易有成就感。透過藝術創作的過程,對失智者認知功能的運用及維持以及情緒的改善,都能有所助益。

六、現實導向

是為了幫助失智者對當下的人、時、地有較清楚的了解。

家屬可以常呼喚患者的名字,或將照護者的名字告訴他。對於比較不常見面、不是住在一起的家人或兒孫輩,建議每次見到長輩時都要稱呼他,並自我介紹,例如:「阿公,我是您的孫子OO啦。」此外還可讀報或說明電視新聞給失智者聽,讓他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事。但記得要將內容具體化、簡單化,用最白話的短句慢慢的敘述,需要時重複相同的語句也不用擔心。

還有進行現實導向時切記,重點不是他記得多少,若在現實導向後去「考」患者今天是幾月幾號或新聞的內容等,只會帶來挫折、讓患者拒絕參與活動。

七、照光治療

光線對人體具有相當大的作用,一來可以穩定情緒,減少憂鬱症的發生,二來可以幫忙大腦調整生理時鐘,使人體作息趨於規律。

在高緯度國家(例如北歐)因為冬天陽光不足,容易產生所謂的「季節性憂鬱症」,因而必須用燈箱來對憂鬱症患者做治療,但在台灣光線亮度是足夠的。失智症患者每天固定接受陽光的照射(至少30~60分鐘)有助於情緒穩定,減少日夜顛倒的現象,但請注意不要選在正午時曬太陽。

簡單來說,晨間(早上10點以前)的陽光會幫助患者夜間時比較早入睡(時相提前),黃昏的日照(下午4點以後)會延後入睡的時間(時相延遲)。不過這種時相的提前或延遲的效果,通常最多只有一個小時左右,且對於重度患者因其內在生物時鐘的神經系統都已經退化破壞得差不多了,因此效果就更有限了。

八、環境調整

環境中過於吵雜、複雜的刺激都有可能引發失智者的躁動行為,只要控制好環境,即可降低行為問題發生之頻率。

九、瑞智學堂等認知促進團體

家屬在家中帶失智者參與活動相對比較困難,但當失智者參加團體時,因為團體的鼓勵氛圍,導致失智者產生更好的活動參與度,進而維持更好的功能。

團體的社交互動,可協助患者與他人建立友誼,讓患者的人際需求被滿足。在他與別人講話的過程中,對方的傾聽會讓患者覺得被欣賞與肯定,覺得自己很有價值。

台灣失智症協會針對輕度失智患者給予每次10週的活動介入,包括懷舊團體、頭腦體操、藝術治療、音樂治療等課程。在經過20週的活動之後發現,參加的成員其阿茲海默認知功能檢查量表(ADAS-Cog),比他們剛開始參加時降低(進步)了2分。像這類具治療性的團體活動,已經在全國逐漸推廣。

2018年全台有至少70個單位與台灣失智症協會合作,提供瑞智學堂的服務。另外,衛福部補助全台350個以上的失智症社區服務據點,所有據點都要提供失智者認知促進活動。此外目前也已經有一些私人機構提供收費的認知促進的活動,家屬可以多多參考比較。

(瑞智互助家庭。)

總之對於輕度失智症患者,家屬不但要鼓勵,並且要協助他們安排各種運動、智能、社交等活動,讓患者可以提升生活品質,並減緩功能的退化。

十、其他非藥物療法

近年逐步有更多的非藥物療法運用於失智者之照護,如園藝治療、戲劇治療及知覺統合療法等,這是可喜可賀之事,期待未來逐步取得實證資料而能大量推廣。

芬蘭一個1200人參與,大規模的兩年期、多面向的「老年人預防認知障礙及失能的介入計畫(FINGER)」獲得成功之後,這種包括運動、飲食、認知社交刺激、積極控制血管/代謝危險因子來降低失智症高危險族群的認知功能退化機會,經實證有效。在此之後,一個更大規模的全球FINGERS研究計畫正在進行,其試圖整合不同專業網絡,藉由交換國際間同質化的資料與經驗,來預防認知障礙與失智症。

這個全球計畫試圖複製在芬蘭的成功經驗,進行多面向的介入,並且在包括美國、歐洲(芬蘭、瑞典、德、法、西)、新加坡、澳洲及中國等世界各地開展。全世界會這麼積極地投入非藥物的預防措施,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截至目前為止尚無有效的藥物或治療可以停止甚至逆轉失智症的病程。

除了近年來各國多面向的介入研究外,以往很著名的修女研究亦揭露了一項事實,即大腦中的阿茲海默症病理變化並不等同於失智症的嚴重程度;教育、複雜的工作以及持續活躍的心智活動與社會互動,才是讓失智症的臨床症狀延後出現的關鍵。

(本文作者邱銘章為台大醫院神經部主治醫師​、湯麗玉為台灣失智症協會秘書長。原文刊載於《失智症照護指南​》/原水出版)

延伸閱讀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