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產值萎縮、人才斷層

台灣為何培育不出音樂人才?

作者 / 李雅筑  攝影 / 蘇義傑 發表日期 / 2015/6/30  瀏覽數 / loading

第26屆金曲獎典禮落幕,盛事畫下句點的同時,檢視台灣近年流行音樂產業,正面臨嚴峻挑戰。

台灣流行音樂市場曾在1980年代蓬勃發展,一直以來扮演著華語市場的重要角色。但典選音樂負責人王方谷表示,隨著數位浪潮、音樂取得方便等原因,流行音樂產值從2000年的160億大幅萎縮至目前十分之一不到,其中人才不足是最大困境。

在金曲國際音樂節的國際論壇上,包含美國伯克利音樂學院瓦倫西亞校區音樂科技創新院院長韋伯(Stephen Webber)、資深音樂創作人陳建寧、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李明璁和台北城市科技大學流行音樂學士學程系主任薛忠銘針對音樂人才斷層和培育提出看法。

身為藝人、製作人和創作人等多重角色,陳建寧分析,包含數位衝擊造成的分潤不均、國際音樂多樣化競爭、大陸的磁吸效應、A&R(artist and repertoire)弱化和缺乏流行音樂教育系統等,是現今台灣幕後人才斷層的主要因素。

他指出,音樂從業人員常常在分潤系統中是空缺的,他舉例,像是Apple Music先前曾提出三個月免費試用期方案,引起業界反彈,包含美國小天后Taylor Swift都為此抗議,蘋果最終才低頭。「應該重新建立起合理的分潤機制,讓音樂幕後人員能靠音樂生存!」

至於幕前歌手的斷層問題,他說,則有資本投入不足、欠缺新人培育方式、藝人努力不夠、大中華的市場競爭加大和台灣影視整合資源不足等原因。

「不是明星不夠好,而是我們投注在明星身上的資源太少了!」他語重心長地說,過往國際公司投注一張專輯的行銷費用上看一千萬元,現在只剩五百萬甚至更低。另外新人培訓也不夠,相較於韓國的練習生制度或美國伯克利音樂學院的完整教育,台灣若是以師徒制方法來培育歌手,根本速度太慢也毫無競爭力。

他也談到影視整合對音樂產業的重要性,目前中國正建立起完整的產業鏈制度,使得音樂、電影和電視節目的內容和資源能相互支持,發揮「一加一加一大於三」的效果,「只靠唱片公司的力量來拉抬音樂是根本不夠的!」

而要改變音樂產業的人才困境,得先從教育系統著手。為此台北城市科技大學成立流行音樂事業學士學位學程,與音樂業界合作,提供錄音師、音樂製作、樂團製作和企劃、宣傳等課程。薛忠銘說,台灣許多年輕人對音樂有熱情,但終使缺乏流行音樂培訓的專業課程,此計畫的產生可為音樂產業注入新活水。

韋伯也認同音樂教育的重要性,他談到,伯克利音樂學院1954年成立後已累計培養150萬名學生,台灣歌手王力宏和伍思凱等人都是校友,2002年開辦線上課程之後,更讓音樂教育傳遞到世界每個角落。

「科技發展下,已有許多工具能節省學習音樂的時間,也讓製作音樂有了全新面貌!」韋伯表示,對現在的18歲大一學生來說,他們已經不在乎過去是怎麼做音樂,而是未來要如何做音樂,科技帶動了音樂教育的發展與新可能。

不過台灣的音樂教育該有哪些願景和目標?對此李明璁提出標準化、差異化和創新化三個面向。

首先在標準化上,他認為,音樂的人才培育應達到世界性一致標準,當科技讓音樂無遠弗屆,消費者擁有多元選擇,國內音樂人面臨的是世界衝擊,如同五月天的演唱會追求高規格的視聽享受,能與其他國際樂團匹敵,音樂教育的目標應朝著世界的標準邁進。

有標準化還不夠,第二項是差異化。他說,在內容為王的時代,應思考如何創作具有獨特風格和內容的音樂。而最難的創新化,則是指做出前個世代無法做出的音樂。他談到,過往大家自認台灣是音樂後進國家,只要跟隨美日即可,「但數位化和全球化趨勢給了新機會!」他認為,當大家能在零時差下同步學習,台灣的創新條件和潛力,相信並不輸其他國家。

但教育並非音樂培力(music empowerment)的唯一方法,他強調,政府應盡力掃除年輕人玩音樂的門檻,例如英國將社區閒置空間打造成錄音室和練團室供年輕人使用,也以免稅、失業補助等政策鼓勵年輕人發片,都是可行做法。

李明璁以日本的Tower Records長年的廣告標語「No music, no life」作為結語。「標語若對調也成立,沒有生活就沒有音樂,所有的流行音樂來自對生活的憤怒、喜悅、哀傷和想像。」他認為,如果不懂得生活、不懂得思考,也無法做出好音樂,音樂的人才培育除了關注技術學習,也應對整體生活教育有更多反思。

延伸閱讀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