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

非法移工防疫破口

【專家觀點】
非法移工防疫破口 非當事人,僅為情境配圖。

新冠肺炎第32例印尼女看護確診後,使得台灣防疫焦點轉移到移工,尤其擔心非法移工是超級傳播者,將成為防疫破口。政府應從防疫提升到重視國際移工的人權保障,不應忽略目前71萬多位合法移工,以及至少5萬非法移工的權益,第32例確診案例正說明了新冠病毒無法辨識國籍或非法居留者。

勞動部至今年1月底的統計,台灣有45萬855位產業移工及26萬2877位社福移工,產業界中以越南人最多,近20萬,菲律賓居次有12萬6499位;社福行業中則以印尼最多,超過20萬。

衛福部與勞動部對移工的防疫,雖然製作多國語言的宣導,但長久以來忽略移工人權與文化差異,無法充分掌握移工溝通的管道與方式,而絕大部分的社福類移工所照護的對象是高齡者,高齡者與共病患者是新冠肺炎的高風險群,移工受到原有文化影響,公共衛生觀念與習慣和國人有明顯差異,更應強化溝通與教育。

過去長照1.0到2.0版,向來忽略對移工的權益或訓練,直到去年面對總統選舉,衛福部才倉促提出「長照2.0升級版」,其中包括「擴大外籍看護工家庭喘息服務」;擁有每年上百億就業安定費收入的勞動部雖提出對國際移工訓練、到宅一對一教學等計畫,但這些著眼點不是移工權益,而是長照家庭。

看護移工來自印尼最多,印尼至今沒有任何確診病例(編按:本月2日已出現2起病例),但有兩起病例是從印尼返回日本、新加坡被確診為新冠肺炎。另外,有1名新加坡籍男子在巴淡島醫院病逝;另一位印尼男子病逝於中爪哇三寶瓏市醫院的隔離病房,印尼官方指出2人的病毒檢體為陰性,否認死因是新冠肺炎。除美國質疑印尼的檢測能力,也可看出印尼政府對公共衛生的態度與檢疫能力,遑論印尼移工了。

勞動部應配合行政院將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升一級開設,調整「聘用非法外勞者,最高罰鍰75萬元」的消極態度,積極研究國際移工的各國文化、宗教與生活習慣,規畫適合各個國家移工的防疫素材,找出他們平日使用的溝通平台、互助網絡,有效將防疫訊息傳遞給他們,並利用此刻快速檢討非法移工政策,是否在以防疫為重的情況下提供非法移工大赦。

移工來台無論合法或成為非法工作,主要目的是為賺錢,一旦生病,除影響工作,也會背負債務。非法移工若現身接受治療,勢必付出極大的代價,政府如果不考慮他們的處境,提出大赦,超過5萬的非法移工將成為疫情破口。

最後,醫院在成本管控下,外包業務常成為被感染控制忽略的一環。衛福部明定醫院探病限2人、陪病限1人等限制外,也應針對外包業務的清潔及看護等,無論是本國籍、移工或是陸配等,要求各自醫院提出管理方式,從實名登記到感控訓練,以降低感控風險。

(本文作者為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長照、認知症政策研究者;原文刊載於2020.02.28《中時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