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壓

遁入時空當旅人

【專家觀點】
遁入時空當旅人

圖說:研究室中的洪建德醫師

大家平時看到我的是新陳代謝科的醫師,每天沒入病人堆中,幾乎不能喘息,病人心焚如火,焦躁不安地望著叫號燈,常有人不耐還衝進來,孔急地講一些讓護士小姐為難到壓力的說詞。假如遇到電腦當機,整個場面頓時沸騰起來,曾經每天醫院需要安排5-6個志工,幫忙安撫病人候診情緒。

我在診間裡面可不輕鬆,拼全力衝刺,手腦口並用,大腦64核心全開,立體圖像,顏色分辨,連續圖像,透明度,色溫,顏色,一面講解病情,一面手輸資料,一面翻頁回答上上次的數據,一面看護理師的臉色,一面託志工帶病人到衛教室,一面回答藥局藥師的疑問。

病人知識對等的期待,是我的志業,詳實又精簡親民地講解病情,並要時親自衛教,更重要的是注意診間外病人候診的時間,因為病人不只來看病,他們心裡想的是趕快拿到藥,所以臨床品質對病人而言,是趕快拿到「名醫」的藥,而我則要保障我每一個病人的安全,與齊一的治療品質。

圖說:第一次參加德國糖尿病醫學會,1983年攝於海德堡會議中心。

我共享病人身體的味道,從口腔,鼻腔,鼻竇發出,從纍積的髮垢,頭皮屑,體嗅,狐臭,滲透出衣物,甚至老衰的長輩揮發自直腸腔、泌尿道留在內褲內的發酵味。

因為五感靈敏,所以研究美食的微弱差異,駕輕就熟,與享受廚師纖細的心思,讓廚師亢奮遇到知音,但是這種習慣養成的超能力,使得嗅覺與味覺細胞活絡起來,遇到味道就感覺出來,我變得像狗一樣敏銳。

圖說:夏威夷大學商學院2003年的暑假。

病人不只肉體有病痛,內心孤寂與扭曲,社會的壓迫,造成一個個比小說還要鮮明的個人心境,與有形與無形的病痛交叉,教育程度與文化背景更造成語言的不協調,需要個別量身訂製一套治療,雖然極多數人聽覺無障礙,但是沒有「聽到」別人的話,是國情,尤其醫師解釋病情的纖細與叮嚀。

我重複一次又一次,再一次,苦口婆心地棒喝內心逃避的懦弱,鼓勵人們奮戰病魔的勇氣,啟發他們自己照顧的能力,點燈本能的智慧,排除智障,指點思考罩門,刪除腦內垃圾郵件,灌頂正牌軟體,讓病人復活與病況再生。

當門診看完時,都覺得好像百歲老翁,心力交瘁地站不起來,不是因為誤餐而血糖過低,而是64核心耗電量過大,精氣神盡出,行動轉速過高,血壓上升又下降,心臟續航力不足。

但是身心未恢復前,又有門診了,所以一天比一天身心靈耗弱,醫師估做環境惡劣,沒有鼓勵,只有處罰,又有衛生主管機關的命令,被審查病例需要回覆,醫學新資訊需要閱讀,網路資訊,通訊,與新知識需要瀏覽,自覺有如關在圓籠的松鼠,手腳一直忙著前進,實際只在轉圓圈。

圖說:站在千年的古城門前令人發思古之幽情

我肉體需要呼吸新鮮空氣,靈魂需要吸收新能量,心靈需要療癒,於是我遁入時空隧道中,或寫書,或為文行作家,或照相攝影,或旅行美食,或瀏覽全球網路,或沒入衛星電視的高畫質影音中,或單純發呆而不自知,譫妄身處地球何時地?

師承莊周,我變身時空旅人,時而乘著飛翔的翅膀,鳥瞰義大利競技場,時而在雷曼湖飛耀水上,時而坐在鯤魚潛入深海,自由自在,漂流在沒有時間的洪流,倘佯前世今生的語言文化中,消失了時區,失去了地心引力,跨界的樂趣,令人療癒乾枯的心靈,64核心的大腦恢復了供電,置身於自己「坐忘」的桃花源中。

突然電話喚醒了我,剎那間,又回到今生今世的天母磺溪畔,土、木、紙、草構築的潺蟬軒。

(本文作者為書田診所新陳代謝科主治醫師)

加入健康遠見Line,對身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