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

長照畫餅充饑 悲歌不斷

【專家觀點】
長照畫餅充饑 悲歌不斷

蔡英文政府長照2.0試辦計畫,於本月開始在九個縣市展開,但近日長照悲劇卻接二連三出現,不禁要問:是否可加速提供長照服務,讓有長照需求的民眾,先得到實質協助,以減少悲劇的持續出現。

三周前,在公視「有話好說」節目中,曾與衛福部政務次長呂寶靜討論長照,我急切地表示,政府應儘速編列足額預算去執行長照政策。她竟然回答我,「伊老師,我們才上任五個月,你要給我們時間啊!」

我心想,這些日夜在照護苦海中煎熬的家庭可以等嗎?政府決策者要有同理心,去體會照護者的無助與無奈,瀕臨崩潰邊線的心境。

23日,新北市泰山區,65歲喪偶婦人照護因車禍變成植物人的兒子,兒子雖有重度身障手冊,依長照1.0應有每月90小時居家服務,但政府人力不足,僅允許60小時,每天一至二小時,一周五天的居家服務,實際不到40小時。

婦人近期因癌症化療痛苦不堪,還要照顧孫子。她無法解決照護壓力下,先持刀猛刺兒子,再自殺。

22日,台北市一位55歲兒子苦於失智又需長期洗腎的母親,即將出院,但無機構願意照護,最後以跳樓方式逃避面對的困境。不知蔡總統、衛福部官員看到這些新聞,是否能體會有多少長照家庭每天面對的無止境壓力。

長照體系建立,關鍵在穩定財源及充足照護人力,兩者缺一不可。事實告訴我們,長照財源從總統選舉時300到400億;當選後下修基金到207億,增加菸捐掖注長照基金;又規畫明年公務預算,剩下178億,顯見政府的長照預算,已是捉襟見肘,為何不放棄意識形態,選擇長照保險以穩定財源。

長照人力更是一大問題,勞動部放棄學歷要求,有90小時訓練即可;教育部每年培育近5000名長照人才,以四年教育去面對90小時訓練,及欠佳的工作條件,難怪就業率不足三成;衛福部則要規畫長照替代役,各部會各唱各的調,相互掣肘,行政院長照跨部會小組有發揮功能嗎?

財源及人力不足,卻提出疊床架屋的長照ABC三級想法,不如先充實照服人力,以學區為單位,統合所有社區長照資源,先有效滿足民眾應有的長照需求,穩定現狀後,進而中長程規畫,否則長照體系尚未完成,見到的卻是不斷出現的悲劇,長照勢必崩盤。

(圖片來源:Pixabay Donations_are_appreciated

(作者為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失智症整合照護專家;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2016年11月25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