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政府各部會「關心」與「做」長照

【專家觀點】
政府各部會「關心」與「做」長照

交通部長拋出中華郵政將研擬參與長照,中華郵政代理董事長王國材強調社會責任的重要;內政部長也表示,一般替代役已朝向長照社會役方向規劃,以滿足長照人力不足的需求;退輔會所屬榮家也開始提供床位給民間。似乎各部會都動員起來「關心」長照議題,也反映長照問題所帶給社會的壓力,必須合力面對,但僅有「關心」,如未研究長照真正的需求,及有效動員各部會進行可行性分析,可能會讓民眾更失望。

日本高齡化是世界第一,去年9月老年人口已超過27.3%,人數達3,461萬,照護議題已經成為全日本所關注的問題,因影響數千萬個家庭,造成有1,400萬的介護離職,這人數是每年以10萬以上人數持續增加,首相安倍於前年在安倍經濟學中提出新「三支箭」口號,第三支箭即是在本世紀20年代中期將看護離職率控制為零等具體目標。

日本不僅是政府,全民都參與與高齡化有關的活動,便利商店提供長者訂餐、清潔、修繕、藥品、緊急救援等服務,郵政提出「保障高齡者生活」的業務,老人可付費成為會員購買郵局所提供的電話問安、生活必需品購買、健康等服務,科技業研發照護機器人等老人福祉科技。

對岸的中國,2016年底的數據顯示,65歲及以上人口雖僅佔總人口的10.8%,但人數高達1.5億。推估到2020年,老化程度將達17.8%,2021年至2035年將是中國老年人口第二次增長的高峰期。

中國老年人在醫療及照護上需求愈來愈高。數據顯示,患有慢性病的老人接近1.4億人,失能、部分失能老人近4000萬名。這意味著,醫療、照護、復健服務的需求在迅速增加,形成養老、醫療體系帶來了巨大挑戰。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曾強調,要著力發展養老服務業和老齡產業。推進養老服務業制度、標準、設施、人才隊伍建設,構建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託、機構為補充、醫養相結合的養老服務體系,更好滿足老年人養老服務需求。

換言之,許多國家都已將高齡化議題視為國家重要政策,並非單一部會業務,是以國家整體力量、跨部會進行合作,來發展健康促進、長期照護、醫療服務等,並由中央帶動地方、政府引導民間,讓長照形成全民所關心與投入的議題。

反觀台灣,行政院應積極推動各部會來關心長照,譬如:經濟部與科技部在照護人力不足情況下,照護機器人、老人福祉科技等如何協助,以降低對人力的需求;健康促進產業發展可讓高齡者維持身心健康,減少醫療與照護需求;無論遠距醫療或是穿戴裝置,也是維持健康重要的發展領域。

面對不同族群的需求,負責原住民的原民會與負責客家的客委會等,應就族群在文化、語言等特性上,主動規劃適合各別族群在健康促進、長照、醫療等方面的需求與服務內容,以使民眾能得到個別化服務的滿足,不受到文化、語言等的隔閡。

擁有全國最大長照機構的退輔會,去年,我曾以「讓榮家成為台灣長照的航空母艦」一文建議政府,發展長照服務時,能善用現有的榮家的機構資源、榮總的醫療資源,包括:全省16家榮家、3家教學醫院及7家分院的榮總,是發展長照的一大助力。

此外,原本的國營事業均已民營化,擁有土地與房舍資產最多的也是中華郵政、中華電信、台糖、台電、台鹽等,如何將資產活化是各事業體近年來的業務目標,主管部會應鼓勵所屬已民營化的國營事業,檢視現有資產,與社區結合,轉變成為長照服務據點,包括:日照中心、社區關懷據點等,進而運用現有服務,融入長照與健康促進領域。

並鼓勵將或已退休同仁參加照顧服務員訓練,成為長照生力軍,讓健康的老人學習活躍老化,來服務有長照需求的老人或家人,落實日本長照在社區發展的四助理念,經由老年人的「自助、互助、助人、他助」等四助,建立長照社區照護支持網的主力。

蔡英文總統曾提出要為台灣建立「優質、平價、普及的長照體系」,將責任全都落在衛福部身上,已使衛福部焦頭爛額,一如熱鍋上螞蟻,亂了陣腳,折損一位部長。此刻,行政院長照小組是應盤點各部會資源,整合其力量投入長照行列,一方面可落實蔡總統的政見,另一方面,可協助台灣長照體系早日建立,紓解因高齡化所帶來對家庭、社會、經濟的壓力與影響。

(本文作者為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失智症整合照護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