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日照可像拉麵店開連鎖嗎?

【專家觀點】
日照可像拉麵店開連鎖嗎?

八月初以股市新聞為主的媒體紛紛報導,上市公司錸德宣布,與日本夢之湖結盟,引進「減法照護」日照系統,預計未來3年,在海內外擴增15至20個據點。讓我不禁想到最近日本一蘭拉麵進軍台北,所引起排隊的人潮,是否可將日照當做拉麵店一樣以連鎖方式來經營,並走到海外? 

日照是日間照顧中心的簡稱,服務對象是以失智症長者為主,是在社區當中設立,服務社區內罹患失智症的長者,讓家人得以喘息或正常作息,長者下午返回自己家,服務時間是以平日的白天為主,剛開始引進台灣時,有人誤以為日照是「曬太陽」的地方。

既然是服務失智症長者,日照的成員自然必須認識失智症,具有失智症照護技能,瞭解如何為長者量身裁製個人化的非藥物療法活動,目的是希望能幫助長者降低精神行政症狀(BPSD)出現,減緩退化,穩定情緒,活出尊嚴與自我價值。

2014年,當時的行政院長江宜樺宣布「臺灣368照顧服務計畫」,預計三年投入100億元推動一鄉鎮一日照,使得台灣地區日照數量迅速成長,長照2.0推動後,規劃未來要有469A-829B-2,529C的建置數量,B級據點都需具備日間照顧的功能,全台需要建立829個日照。

問題出現:照服人力從那裡來?

台灣至今,尚未有計畫長期培育失智症照護人才。公辦民營的日照極為缺人,民間企業亦是如此,對於失智症知識、照護技能、個人化活動設計等均非短期內可以速成,目前照服員只要去上90小時課程,都可拿到結訓證書,立即就業,因為市場太缺照服員,但日照的照服員是否可只上90小時課程,就可進場服務?尤其課程規劃欠缺失智症內容。

欠缺專業知識會狀況百出,現在就已發生失智症長者自行離開,日照中心渾然不知,直到警察將長者送回家,家人納悶,為何送去日照後,長者竟然可自行上街,陷入危險的車陣中?還有日照的照服員不懂精神行為症狀,會與長者爭執是誰拿走長者的錢包?有的更是放任長者睡覺,只要不出亂子就好。

錸德宣稱,2-3年設立15-20間日照,如果平均每家日照需要6位照服員,至少需要100位照服員,長照2.0需要建立829個日照中心,至少也需要近5000位照服員,現在連居家服務都不足,尚缺近2萬人,更遑論專業知識與技能要求更高的失智症照服員,就連衛福部允諾,去年底要提供的失智症安全看視,至今還是跳票。

再者,錸德所引進日本夢之湖的減法照護的理念,需要更多「專業」的照服人力去面對不同長者的需求,能因瞭解長者現存能力及需要強化能力後,逐步引導長者融入環境,參與活動,進而讓長者重拾生活自理的能力,並找回活著的動力,減輕家屬後續照護上的負擔。

此外,佔地200坪以上錸德的旗艦店,利用園區錸德公司的工廠,耗資兩千萬,請日本夢之湖日照人員前來打造,第一位服務的長者即是錸德集團的創辦人葉進泰,是否可複製?日本夢之湖日照成立於2011年,6年來也不過成立了12家連鎖日照中心,錸德在去年初才成立,卻能後來居上,是為了股價?還是已經儲備好專業人才?已充分瞭解失智症照護?甚至能將日本減法照護融入到我們文化中?也懂得轉化到對岸文化中?

衛福部複製日本小規模多機能日照,已帶台灣多家日照業者去日本研修,至今尚未能掌握核心價值,遑論轉化文化間差異,再加上我們的一例一休,已出現水土不服。雖然失智症病理是一致的,但類型繁多,又因長者的生命史、生理、心理、現存能力、興趣、家庭照護能力與條件等產生個別性的差異。

一蘭拉麵是可將美味的湯頭、豚肉配方制式化,服務建立標準作業流程,室內設計及價格因地制宜,因應當地消費者偏好以調整口味,不需要因消費者個別化差異去提供服務,即使如此,該店1960年創立至今也不過50多家分店,錸工廠日照若在兩年內,擴展出15-20家,希望真能維持日本夢之湖日照的品質,更希望不會因人力素質,出現失智症照護上的狀況。

(本文作者為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失智症整合照護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