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瓊瑤與平鑫濤家族衝突 不會是最後一件

【專家觀點】
瓊瑤與平鑫濤家族衝突 不會是最後一件

二個半月前,瓊瑤女士與平鑫濤子女間的爭議好不容易才落幕,又因瓊瑤女士將推出照護平鑫濤先生一書, 再次引發平家子女與她的衝突。在台灣快速走向高齡化社會時, 如何讓類似問題不再成為家庭衝突的來源,這事件帶來的啟示: 學習老化,其中成功老化是關鍵所在,學習事先規劃好, 同時認識醫療家族治療的功能。

平靜的家庭生活,往往會因為家庭一旦開始進入長期照護, 產生漣漪,甚至衝擊,這過程不再是單純的生活照護, 或是醫療面向,常常是糾纏著家庭內部許多恩怨, 甚至是財富的分配等,往往不是醫療、 社工等領域的知識可解開那複雜糾纏不清的線團, 一時間也不再是家人全然可理性思考與分析的課題,此刻, 醫療家族治療是協助家庭面對改變的重要途徑與專業。

今天瓊瑤女士與平家子女間的衝突,有著許多錯綜複雜的因素, 外人無法置喙,可確定的是: 平家與瓊瑤女士事件在台灣不是第一件,更不會是最後一件, 如何建立醫療家族治療在台灣的專業地位,培養更多這方面人才, 健保納入給付,協助家庭學習調整失衡關係, 才可能減少未來類似事件層出不窮。

家庭是我們出生後的第一個團體生活環境, 也是我們接觸最久的生活環境,同時我們價值觀和生活態度, 均在這裡最先形成,即使成長以後,家庭成員間的互動, 也影響我們最多,如果長照要在地化、社區化, 家庭勢必成為長照的重要支柱。

過去的研究也發覺,在治療患者時,若僅將治療著重在患者身上, 治療效果往往有限,若能將家人一起進行治療, 此時發現治療效果相當顯著也有成效。 許多接受家族治療的家庭成員表示, 家族治療中的互動經驗和他們以往的家庭經驗不同, 也更能解決他們之間的困難與問題。

家族治療是針對家庭功能與關係的失衡進行改善, 目的是維持家族結構或互動恢復或調整成為新的動態平衡, 以減少患者的問題行為或家庭因失衡所產生的衝突, 使家庭得以持續發揮功能。

進行家族治療,同時,也要瞭解老化是不可避免的事, 為何不讓因老化或退化所可能面臨的事,能夠先學習與準備,包括: 如果失能或是罹患癌症,生活是如何進行照護、治療及復健; 如果失智,在不同病程階段,又如何安排照護方式; 如果被確診罹患失智症,是否能先規劃好自己的財務;進入到末期, 是否接受插管、舒適餵食、安寧療護等; 自己人生的畢業典禮又是如何安排與進行。

人生四大重要事件中,「生」是我們無法自己決定,「老」、「病」 、「死」則是自己可以依據他人的經驗、自己的想法, 提前進行規劃,而不將這些事的決定權交由家人, 以避免衍生家人間的困擾與爭議,甚至是衝突, 有些家庭最後還得訴諸法律,由法院民事庭來解決, 法官對於家庭內所產生的爭議,往往是傾向和解。

政府在推動長照之際,也因重視因照護所衍生的家庭失衡, 推動認識老化、退化前應有的準備,將醫療家族治療納入健保給付, 才能使得長照事半功倍。

(作者為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台北市政府市政顧問;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蘋果日報》網路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