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

川普「異常」行為與認知症間的關係

【專家觀點】
川普「異常」行為與認知症間的關係

美國聯邦政府關門已超過一個月,創下史上最長紀錄,然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和在野的民主黨仍無法對預算達成共識。也因為川普「異常」的行為,再次引起各界對川普健康的關注,甚至還有人將提過的「總統身心健康7人專家小組」、「總統職能評估委員會」等建議再拿出來討論。美國總統是國家最高行政權力擁有者,總統智能的健康影響國家安危及決策的品質,並可從這議題學習如何早期發現從行為或認知功能「異常」上,是否就醫進行認知症的鑑別診斷。

美國是總統制國家,總統不僅是美國的國家元首,同時也是美國最高行政長官與三軍統帥,決策影響到民眾權益與國家安全。川普與民主黨所掌握的眾議員在美墨築牆意見不同,影響到美國聯邦政府停擺超過一個月,導致80萬名政府雇員拿不到薪水,不少人被迫去遊民收容所領食物,及無法支付房貸等,

墨西哥將支付邊境牆費用,是川普競選期間重點宣傳的政策方針。「墨西哥將一次性支付50到100億美元」的說法,如今還刊登在川普競選活動網站中。但川普如今辯稱,墨西哥將通過美加墨貿易協議間接為邊境牆買單。

或許文字運用惡毒了些,有媒體質疑,川普現在的腦神經狀態──到底正不正常?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統計,川普在2016年總統選戰期間至少說過212次邊境圍牆「要墨西哥買單」,但現在川普竟然可以厚著臉皮不認帳,堅稱自己沒說過,在最近的3週就在這一議題上已經說謊300次。。

不僅於此,華盛頓郵報根據對他上任以來的發言進行的統計,第1年平均每天說謊或說錯話5.9次,而第2年這一數值升至每天平均6.5次。兩年期間,川普說謊或說錯話共計8,158次。

因此,有人認為,川普除了說謊外,只有另一個可能性是:記憶功能缺損

英國金融時報最近刊登美國心理醫師Stephen Grosz的投書,針對川普上台以來不斷上演,且有變本加厲趨勢的公開撒謊行為,進行分析。Grosz醫生首先提出2018年耶誕節川普親赴伊拉克前線,對美軍將士勞軍時的公開談話做為案例來說明。

川普宣傳要給軍人加薪10%,但事實上,美國國防部的加薪幅度從來就只有2.6%,川普目前連聯邦政府80萬名的薪水都付不出,遑論為軍人加薪10%。這不只是說謊,且是誇大其詞。

除記憶、誇張等行為,還有媒體舉出川普不由自主的動作,醫界人士則推測有可能是中樞神經或末梢神經病變,及是否是腦退化性疾病的徵兆; 包括:2017年11月,川普在一場白宮記者會中,用「雙手」,一左一右,彷彿向人敬酒般「端」起水瓶,噘起雙唇,以口就瓶;幾天後在華府一個公開場合,川普又在致詞時拿起玻璃杯,同樣以怪異姿勢雙手端杯,以口就水,引發外界再度議論紛紛。

川普的語言功能也是各界所探討的議題,他在用字遣詞的能力明顯退化,也就是認知功能受損中,最常見的「語言障礙」。他越來越多使用「低階」字眼,常用的動詞只剩下「get」、「got」、「go」、「went」、「had」等空泛、意義模糊的單字。

除此之外,川普還有無禮的語言、粗暴的態度,表現在各種公開場合或是記者會上。有人計算,川普自2017年初上任以來,2年任期內已有65%高階官員離開,其中12位是內閣閣員,超越小布希、歐巴馬等前總統任內紀錄,其中不少官員是上任後才發現自己陷入險境,與一位反覆無常的總統共事。

美國總統川普至1月20日上任屆滿兩年,美國政治分析家指出,川普上任至今,是有史以來政局最混亂的2年。

2016年國際阿茲海默症協會在加拿大召開國際會議時,提出一個重要的議題:「輕度行為障礙」(MBI, Mild Behavioral Impairment)。這是繼「輕度認知障礙」(MCI,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早期發現阿茲海默症及認知症的一個新觀念,將原本專注在記憶功能是否缺失的觀點,配合美國精神醫學會2013年所出版的《DSM-5精神疾病診斷手冊》,從記憶功能缺失到行為面向,提出「34個問題的檢查清單」(MBI checklist , MBI-C)。希望這份清單能用來辨識較易罹患阿茲海默症的人。

在《別讓記憶說再見》一書中,介紹美國精神醫學會為避免一般人常誤以為認知症就是記憶力不好,甚至認為:認知症就是阿茲海默症,忽略到其他類型的認知症,也忽略除影響記憶功能,還會影響腦部其他功能,所以「主要神經認知障礙症」(major neurocognitive disorder)名稱,來涵蓋所有腦神經退化性疾病,期望在記憶以外的功能退化與變化上,能達到早期發現與預防認知症的目標。

在「輕度認知障礙」之外,建議應該增加對行為或性格改變的注意,國際阿茲海默症協會還提出哪些行為或性格改變可能是會發展成為阿茲海默症或認知症的症狀清單,可從這清單來檢視川普的行為。

這份提案具體建議,臨床上應該先進行「輕度行為障礙」診斷,再進行「輕度認知障礙」診斷。

這些清單是分成五大類:

一、冷漠/動力/動機(apathy/drive/motivation);

二、心情/情緒/焦慮(mood/affect/anxiety);

三、衝動控制/鼓譟/獎勵(impulse control/agitation/reward);

四、竊取佔為己有(social appropriateness);

五、思想/知覺(thoughts/perception)。

包括:對平日最喜歡的活動失去興趣?比平時容易焦慮、多侵略性、喜歡囤積東西、事事疑心、有人要害他或偷他物品、聽幻覺或視幻覺,突然經常在公共場合動怒爆粗話。

過去對上述這些症狀一向被視為心理或精神毛病,或者正常老化,但這些症狀其實可能是認知症的先期徵兆。「輕度行為障礙」是指:主管記憶以外任務的大腦區塊可能已開始退化,這些行為或個性上改變是至少要維持六個月,不屬短暫現象。

對於美國總統川普是否有心智障礙,雖可從這「34個問題的檢查清單」中去檢視,但仍需要由專科醫師進行鑑別診斷,只是美國提出川普行為「異常」的人士,是關心美國國家安全?還是政治鬥爭上所採取的手段?不是我們所關心的重點,我們關心的是:從此一案例中,來學習「行為的改變」與認知症的關係,與及早檢測的重要性。

•  參考資料:

1.  Tracking turnover i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2.  別讓記憶說再見:全方位認識失智症

(圖/Shutterstock Drop of Light

(本文作者為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長照、認知症政策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