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

長照帶來「成人紙尿布炸彈」!看日本及荷蘭如何因應

【專家觀點】
長照帶來「成人紙尿布炸彈」!看日本及荷蘭如何因應

高齡化急遽發展,除帶來長照壓力與問題,因高齡者所使用的紙尿布,加上原本的嬰兒紙尿布,台灣所累積的量預估每年高達近千萬片,早已形成環保的問題,目前荷蘭、日本政府與民間企業已著手研究不同方式來解決,值得台灣重視與未雨綢繆。

2012年在日本的高齡化是一個重要分水嶺的時間點,這一年日本所使用的成人紙尿布正式超過嬰兒紙尿布的量,市場經濟規模達到1500億日元,當時日本老年人口早已超過20%,目前有3400萬以上老人,台灣則提前在去(2018)年,使用的成人紙尿布正式超過嬰兒紙尿布的量,台灣老年人口僅為14.6%,約340萬老人,也代表台灣少子化的壓力。

為何台灣成人紙尿布使用量會如此龐大?從一事實可看出原因,一家擁有二十多張執照自稱六星級的安養護機構,曾公開自豪表示,他們所使用的紙尿布疊起來是比101大樓還高。換言之,他們照護策略是為每位住民都穿上紙尿布,將紙尿布對長者皮膚是否有影響擱置一旁,考慮的是降低照護人力及清潔人力,將紙尿布成本轉嫁給家屬。

在台灣,不少長照機構有如此思維,醫療機構更是如此,台灣成人紙尿布使用量怎麼不會快速成長。

過去曾有統計台灣一年嬰兒紙尿布使用量約達400萬片,如果這一數據是正確的,台灣去年成人紙尿布使用量正式衝破400萬片,兩者相加後,數量相當可觀,嬰兒紙尿布使用量有可能因持續少子化而減少,成人紙尿布卻因高齡者人口數量不斷增加,將會急速增加。

有高齡化國家計算平均一位高齡者一天所使用的紙尿布為五片,一年是1,825片,衛福部曾預估台灣有76萬失能者,假設其中50萬失能者需要使用紙尿布,一年需要及產生的紙尿布是9億1千2百50萬片,要如何處理使用過的紙尿布,可怕吧!

日本國土交通省正在全力檢討,如何處理大量的廢棄紙尿布,是否能沖到下水道處理。首先,日本會使用藥物把尿液從尿布分離出來,而將來的目標,則是讓機械分解紙尿布,將尿布沖到下水道這個方案得以實現。處理紙尿布所必要的設備,是交由民間企業開發,國土交通省則會提供資金支援,最快今年就能得以實行。

與紙尿布生產相關的業界團體「日本衛生材料工業聯合會」指出,成人紙尿布去年的總生產量為78億片,相較7年前增加了1.4倍,在高齡化社會中,可預期生產量將會不斷增加。

荷蘭政府近年極積落實循環經濟,為了解決每年高達15萬噸的廢棄紙尿布,決定在位於荷蘭東部奈美根(Nijmegen)建造首座回收紙尿布的工廠,把尿布內的塑膠材料及其他元素,轉變成具有經濟效益的商品,如花盆、花園的置物櫃等,他們預計每年可回收處理1.5萬噸的尿布。

•  參考資料:Novel diaper flushing system for the elderly in the works

(圖/Shutterstock Toa55

(本文作者為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長照、認知症政策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