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老

老是嫌另一半嘮叨?研究:傾聽所愛的人,可保護雙方大腦健康

老是嫌另一半嘮叨?研究:傾聽所愛的人,可保護雙方大腦健康 老是嫌另一半嘮叨?研究:傾聽所愛的人,可保護雙方大腦健康。Pixels by RODNAE Productions

夫妻之間聽了幾10年的嘮叨,是否要戴上耳塞、耳機,躲開對方的嘮叨,紐約大學醫學院朗格醫學中心(NYU Grossman School of Medicine)的一項研究發現,成為一位好的傾聽者,對於防止腦部認知能力下降至關重要,無論對於大腦正常老化還是出現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等神經性退化的病理變化都是如此。

在認知症保護因子中,維持社交活動是一項重要因素,有醫師則提出婚姻也是保護因子之一,我則修正為:「可互動的伴侶,不分性別」,為何維持社交活動與可互動的伴侶是認知症保護因子,如果看了紐約大學醫學院這項研究結果就可清楚認識,無論是心理相互支持、關懷、溝通等都是促使腦部更活絡、維持心理健康,遠離認知症。

當你想傾訴時:只要有一個人可以聽你說話,就與更強的認知韌性有關

紐約大學醫學院這項研究於2021年8月16日發表在《美國醫學會雜誌·開放網路》(JAMA Network Open)上,研究人員觀察到,當你想傾訴時,只要有一個人在大部分時間或所有時間都可以聽你說話,就與更強的認知韌性(cognitive resilience)有關,認知韌性是衡量大腦功能是否比預期的身體老化程度更好的能力或者大腦中與疾病相關的變化,許多神經學家認為,這些變化可以通過參與精神刺激活動、體育活動和積極的社會互動來促進。

紐約大學醫學院的Lulu P.和David J. Levidow神經醫學助理教授(the Lulu P. and David J. Levidow Professor of Neurology),同時是這項研究的首席研究員喬爾・薩利納博士(Joel Salinas)表示,研究認為認知韌性可以緩衝大腦老化和疾病的影響,這項研究增加了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人們可以採取措施,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他們最關心的人,來增加他們減緩認知功能老化或防止阿茲海默症症狀發展的可能性。基於目前仍然沒有治癒阿茲海默症的方法,這一點變得更加重要。

當你想傾訴時:只要有一個人可以聽你說話,就與更強的認知韌性有關。Pixels by MART PRODUCTION圖/當你想傾訴時:只要有一個人可以聽你說話,就與更強的認知韌性有關。Pixels by MART PRODUCTION

據估計,美國約有620萬人罹患認知症,其中有500萬人患有阿茲海默症,這種漸進退化性疾病主要影響65歲以上的老年人,影響他們的記憶、語言、決策和獨立生活的能力。

也是紐約大學醫學院神經醫學系認知神經醫學中心的薩利納博士表示,雖然這種疾病通常影響老年人,但這項研究的結果表明,65歲以下的人將從評估他們的社會支持中受益。對於大腦容量的每一個單位的下降,4、50歲的聽眾少的人群的認知年齡比聽眾多的人群的認知年齡大四歲。 

成為一位好的傾聽者,有助於維持認知功能,減緩老化或是退化

無論是語言的表達,或是與他人對談互動,成為一位好的傾聽者,都需要專注於聽、訊息接收、訊息整理、思考、組合、決策、判斷、訊息輸出、言語表達等過程,這一連串的過程都會讓腦部的認知功能忙於運作,自然有助於維持認知功能,減緩老化或是退化,這也是「用進廢退」的基本原則。

薩利納博士指出,這四年非常寶貴,當年紀更大的時候,已經失去了很多時間來建立和維持大腦健康的習慣,常常會考慮如何保護大腦健康。 但是今天,人際間的疏離及長時間停留於網路的社交軟體中,可以問問自己是否真的有一個人能以關心的方式傾聽你,也可以問問你的親人。採取這個簡單的行動,就能啟動整個過程,最終讓你更有可能長期保持大腦健康,並獲得最佳生活品質。

薩利納博士還建議,家庭醫生考慮將這個問題添加到與患者面談的標準社會歷史部分中,詢問患者在需要交談時是否有可以信賴的人傾聽他們。薩利納博士表示,孤獨是憂鬱症的眾多症狀之一,對患者的健康還有其他影響。這類關於一個人的社會關係和孤獨感的問題,可以告訴你很多關於病人更廣泛的社會環境、他們未來的健康狀況,以及他們在診所之外的實際情況。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這項研究是透過弗雷明漢心臟研究(Framingham Heart Study,簡稱FHS)是美國持續時間最長、監測最嚴密的社區世代研究(Cohort Study)之一,共有2,171名參與者,平均年齡63歲。FHS參與者自我報告了支持性社會互動的可用性資訊,包括傾聽、良好建議、愛和感情、與親密的人充分接觸,以及情感支持。

研究參與者的認知韌性被測量為大腦總腦容量對整體認知的相對影響,使用核磁共振掃描(MRI)和神經心理學量表評估作為FHS的一部分。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檢查了個體形式的社會支援對腦容量和認知表現之間的關係的修正效應。 

相對於他們的總腦容量,擁有一種特定形式的社會支持的個體的認知功能更高。這種社會支援的關鍵形式是聽眾的可用性,它與更大的認知彈性高度相關。 

研究人員指出,對個體社會互動的進一步研究可能會提高對將心理社會因素與大腦健康聯繫起來的生物機制的理解。薩利納博士表示,雖然對傾聽者的可獲得性和大腦健康等心理社會因素之間的具體生物學途徑仍有很多不瞭解的地方,但這項研究提供了具體的生物學原因的線索,大家都應該尋找好的傾聽者,並自己成為更好的傾聽者。

除了薩利納博士之外,波士頓大學醫學院、哈佛醫學院、麻省總醫院McCance腦健康中心、澳洲莫納許大學(Monash University)Turner腦與心理健康研究所、哈佛陳曾熙TH Chan公共衛生學院的研究人員,波士頓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和德州大學聖安東尼奧健康科學中心的Glenn Biggs阿茲海默症和神經退行性疾病研究所也參與了這項研究。

(本文作者為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長照、認知症政策研究者)

參考資料:

Being a better listener for your loved ones might protect their brain health, study finds

https://edition.cnn.com/2021/08/16/health/good-listener-benefits-brain-health-wellness/index.html

加入健康遠見Line,對身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