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7旬醫生林英龍守護大埔,24小時待命「即刻救援」

雜誌原標為〈林英龍守護大埔 7旬醫生每天「即刻救援」〉
7旬醫生林英龍守護大埔,24小時待命「即刻救援」 2016年開始在大埔鄉服務的林英龍,必須擔起全鄉4000人的健康安危,這股壓力對一個年過70的老醫師有多大,可想而知。

五年前,林英龍接下大埔醫療站醫師一職,擔起全鄉4000人的健康安危,每天24小時待命,要在死神手上搶回人命。常年與家人分隔兩地,他如何堅定行醫決心?

今年72歲的林英龍,是嘉義縣大埔鄉僅有的長駐醫師兼急診室最高負責人。

2016年開始在大埔鄉服務的他,不僅讓鄉民感念在心,連大埔鄉鄉長都尊稱他活菩薩。在林英龍心中,大埔鄉是片應許之地,讓他能貫徹自己的人生哲學。

頭髮略為花白,身穿合身白袍,臉上永遠帶著微笑,是林英龍給人的第一印象。雖已年過古稀,但氣色仍然紅潤,走起路來,更顯輕快。

五年前,林英龍接下大埔醫療站醫師一職,半是緣分、半是人情。

大埔鄉是台灣少數衛生所沒有官派醫師,也沒有任何私人診所的鄉鎮,長年以來都是由大林慈濟醫院以IDS計畫(全民健康保險山地離島地區醫療給付效益提升計畫)的模式,派駐醫師到大埔看診。恰巧,林英龍受派支援過數年當地衛生所的健康檢查,因此結下緣分。

人情方面,是前任派駐醫師林繁幸,本就與林英龍私交甚篤。也因此,當林繁幸說起自己要退休,希望林英龍接下執業重擔時,林英龍沒有猶豫太久,就答應接下這個重責大任。

只不過,過去都在大醫院裡擔任家醫科醫師,突然改派駐到地方衛生所,林英龍仍有些不適應,他也坦言:「剛去的前兩年壓力很大,居民所有疑難雜症,我都要能處理。」

一人撐一鄉,從小傷到重症都要精準判讀

從一間醫院的一顆小螺絲釘,到突然必須擔起全鄉4000人的健康安危,這股突然轉變所帶來的壓力,對一個年過70的老醫師有多大,可想而知。

每一天,林英龍都必須化身成千手觀音。輕至皮肉外傷、重至心肌梗塞,他都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最精準的判讀。

林英龍回憶,2020年10月,一名罹患急性膽囊炎的葉先生前來就診時,外顯徵狀只有腹痛、發燒,沒經驗的醫師,很容易誤診為腸胃炎。

當天為求保險,林英龍決定替葉先生加做超音波檢查,這才發現,膽囊已被結石嚴重堵塞,隨時可能因敗血症而致死。好在,後來緊急後送大林慈院、取出結石,才將葉先生從鬼門關救回。

還有一回,一名罹患罕見心臟疾病的王先生突然發病,緊急從家裡開車30分鐘來到衛生所。抵達時,王先生心跳速度高到一分鐘200下,且呼吸困難,四肢無力。所幸林英龍立刻給藥、打點滴,安定病情,否則王先生恐撐不到救護車將他後送到山下醫院。

由於全鄉只有一位醫師,除了白天看診,林英龍到了夜間,還需持續充當急診醫師。不論多晚,林英龍總是將手機開機,放置床邊,電話一來,他便會立刻跳上摩托車,趕往衛生所治療。

談起過去在醫院值班,與在衛生所行醫的差別,林英龍幽默回應:「以前是一天上班16個小時,現在是一天要上班24小時。」

醉心大埔風光,想工作到最後一刻

來到大埔鄉之後,生活與工作融為一體,難道不會感覺心力交瘁?

出乎意料的是,林英龍覺得,擁有著阿里山山景、曾文水庫風光的大埔鄉,正是讓他醉心的桃花源。

每天早上6點,太陽初升,涼風輕拂的早晨,林英龍會起身前往曾文水庫湖畔快走,維持體魄。偶爾途經湖邊釣客,還會湊上前去,與釣客請教釣魚技巧。

親自走過大埔鄉地景的四季變化,也讓林英龍成了當地的地貌專家。強颱來襲時,水位會淹到哪一棵樹;若逢枯水期,湖畔會露出幾階階梯,他全部如數家珍,宛如一名土生土長的大埔囡仔。

只是,這些生活中小確幸,難道足以撫慰與家人分隔兩地的孤單?林英龍倒坦然,他說,他很珍惜每月一次回家與妻子相聚的時光,但並不怕寂寞:「人生到最後都是一個人,要能跟孤獨共處。如果害怕孤獨,那每一次回家,都會捨不得離開。」這些年來,他甚至已習慣在大埔宿舍獨自度過大年夜,年夜飯不求豐盛,一碗蔬菜雞蛋麵,就能自足。

在大埔,常能聽見民眾對林英龍發出由衷的感激,感謝他的無私,讓大埔人不會求醫無門。但對此,林英龍害臊回應:「到了這把年紀,還有工作做,反而是種幸福;當一個人,不能再工作時,跟人生走到盡頭無異。」對他來說,每天能在大埔行醫,就是人間幸福。

加入健康遠見Line,對身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