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

照顧母親的兒子,沒有「難為情」的餘地

集中精神在「照顧本身」而非「照顧對象」

照顧母親的兒子,沒有「難為情」的餘地

思考如何照顧父母時,異性之間的身體照顧也是值得關注的問題之一。幫母親脫衣服、穿衣服、擦洗身體、協助上廁所或是更換尿布,以兒子來說,真的「做得到嗎」?

事實上,也曾有學者指出,有人主張「男性無法照顧」,是因為身體照顧對男性而言是個瓶頸,不只是男性幫女性做身體照顧時會感覺「不舒服」,被男性照顧的女性應該也同樣會感到「不舒服」。

受訪的兒子照顧者之中,談到「因為我是男人所以很難執行」的事務時,不少人都舉出「幫母親做身體照顧」這件事,尤其協助大小便更會讓他們感到困難。不過這些兒子照顧者雖然實際在照顧母親,但他們的母親大部分身體狀況都還沒有惡化,所以照顧資歷還算淺。

以目前的情況來說,他們還不覺得照顧母親時有什麼事情「很難」。準備好飯菜母親自己會吃,上廁所也是扶她到廁所就好,接著她會自己處理。他們表示到現在為止,幾乎沒有遇到「我是男人所以很難做到」的事情。

可是,未來隨著母親的症狀逐漸惡化、身體功能慢慢衰退,他們將不得不面對「侍候大小便」的日子。針對母親的身體照顧,他們吐露了對未來的不安,老實承認有一天或許會對這樣的照顧產生抗拒,同時對自己身為兒子產生負面觀感,覺得「如果自己是女兒就好了」。

另一方面,另一群兒子照顧者的「不安」則已經成為現實,也就是他們的母親已經需要身體照顧了,那麼他們又是怎麼看待這一切呢?

事實上,至少以這次的訪談來說,所有已經實地在幫母親做身體照顧的兒子照顧者之中,並沒有人提到對身體照顧這件事感到「不舒服」,這一點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不過,他們也確實談到了有關身體照顧的「技術性難度」。

舉例來說,在自家狹窄的浴室裡,很難幫無法自行站立的高齡母親洗身體。要支撐住母親的身體本來就很難了,何況全身淋濕又抹上肥皂,身體會變得更滑,也就更撐不住。

有一位高齡的兒子照顧者表示,他除了要一邊注意不讓「老人家虛弱無力的身體」倒下,還要一邊仔細清洗每個部位,以免殘留肥皂,整個過程神經緊繃,「在家幫她洗完澡後,我常常累到癱在椅子上」。

而經常要更換尿布也不是件輕鬆的事。有位兒子照顧者因為孩子小的時候有過換尿布的經驗,便以為這件事做起來應該很容易,殊不知實際幫母親換尿布之後,才驚覺「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

母親的身體跟嬰兒不一樣,又大又重,而且因為年紀大的關係,腿彎不太下去,如果姿勢不對就會很痛。這位兒子表示,雖然「已經很習慣」,但是這「依舊是很費力氣的工作」。

而且也不能因為換尿布太辛苦就不換。這位兒子提到,剛開始照顧母親時,尿布不像現在換得這麼頻繁,但或許是因為大小便沾身讓人不舒服吧,母親會把手伸進尿布裡面抓,然後又用那隻手摸臉。他說有一次到母親床邊看望她的情況,卻看見她臉上沾著大便,讓他大受打擊,從此以後,他一定會按時幫母親更換尿布。

這件「體力活」最後變成每天必須重複好幾次的例行公事。這位兒子表示,他申請了居家照顧服務,所以值班的照服員會幫忙更換母親的尿布,問題是只有這樣還不夠。

我曾經問過他心裡會不會抗拒幫母親換尿布,他則是一笑置之說道:「要是有抗拒的餘地就好囉!」

可以緩解「難為情」的漸進性過程

實際訪談幾位已經在幫母親做身體照顧的兒子照顧者,他們都沒有提到「不舒服」的感覺,這個結果讓我很意外。

當然,這次受訪的人數有限,所以這個結果不能算是兒子照顧者對於異性間身體照顧的「典型」想法。應該還有很多兒子照顧者即使照顧資歷很長,至今仍不習慣幫母親做身體照顧。

但是,隨著兒子照顧的研究增加,也可以看到一些報告指出,兒子對於母親的身體照顧,沒有一般想像的那麼膽怯。

(圖/Shutterstock Halfpoint

由於日本幾乎沒有關於兒子照顧的研究,所以我只能仰仗國外的文獻,比方說之前介紹過的加拿大社會學家羅莉.坎貝爾,她曾指出並非所有兒子都對母親的身體照顧感到不舒服。

坎貝爾認為其中的一個原因在於,身體達到必須照顧的狀態前,其實有著一段漸進的過程。

雖說是兒子照顧母親,但並非一下子就從身體照顧開始,而是隨著母親的身體功能下降,漸漸地增加需要接觸到身體的照顧。舉例來說,要經過接觸程度逐一增加的階段後,兒子的照顧才會進入協助母親脫掉全身衣物、幫忙沖洗母親身體的階段。

一談到「由兒子幫母親做身體照顧」,許多人腦海裡就會浮現兒子從一開始就要幫母親洗澡的畫面,而忽略了在這之前的一整段漸進性過程;在實際達到身體照顧這個階段前,會有一段慢慢增加接觸的適應期。

坎貝爾推測,這些兒子之所以對於母親的身體照顧沒有抗拒感,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事實上在這次訪談中,對於母親的身體照顧強烈表達「不舒服」的,多半是只照顧過父親的兒子,或是母親還不需要身體照顧的兒子)。

集中精神在「照顧本身」而非「照顧對象」

幫母親做身體照顧的兒子照顧者沒有抱怨「不舒服」的原因還有一個──可能是他們有自己的照顧風格。

「解決難題型」的照顧方式,經常被認為是男性照顧者特有的風格。換句話說,他們在照顧時傾向不過度感情用事,嚴肅看待被賦予的課題,冷靜地完成一件又一件照顧工作。

這樣的表現未必是冷淡或不體貼。我的重點是,實際照顧時,他們是集中精神在「照顧」這件事上,盡全力扎實地完成,就像是完成職場上的工作那般全心全意地投入。

然而這種切割情感、把照顧當成「被交付的工作」般處理的行事風格,可能無法緩解幫母親做身體照顧時產生的「不舒服」。

家人照顧家人的難處之一,在於照顧對象是自己的家人,因此各式各樣的情緒都可能會在照顧時爆發出來。比方有人會覺得,對方是撫養自己長大的親人,所以更加擔心他的狀況,有時候甚至會努力過頭,超過自己可以負荷的程度;又或是正好相反,對方是和自己處不來的親人,因為過去有感情上的芥蒂,所以沒辦法好好地照顧他。因此,很多人可能都有過「如果換成陌生人,做起來也許會更輕鬆」的想法。

兒子幫母親做身體照顧感覺「不舒服」的原因,不只在於照顧對象是異性,也因為她是自己的近親。母親是自己最親的人,碰觸母親的身體,會讓人聯想到被視為禁忌的近親間的性關係,因此讓兒子照顧者產生抗拒感。

而秉持「解決難題型」照顧風格的人,不管「對象」是誰,都能暫時性地切割情感,集中精神在如何扎實地完成手上的照顧「工作」。但這樣的照顧態度,說起來,不太可能緩解幫母親做身體照顧而產生的「不舒服」。

由此可以理解,實地幫母親做身體照顧的兒子在談到身體照顧時,為什麼會把焦點放在技術上的困難。

由於兒子照顧者不可能接受特別的專業訓練,因此在幫助高齡母親洗澡等,技術方面確實是困難重重。不過,聚焦在這些技術上的問題,也成為他們的心理建設手段,讓自己不去在意照顧的是「什麼人」,而是集中精神在「怎麼」照顧這件事上。

(首圖/Shutterstock Halfpoint

(本文作者為東京都健康長壽醫療中心研究所‧福利與生活照顧研究團隊研究員​;原文刊載於平山亮《我是兒子,我來照顧》/台灣商務印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