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

女人與其被「好媳婦」的稱呼綁架,不如好好經營自己的婚姻

得不到肯定的媳婦 vs. 討人喜歡的女婿

女人與其被「好媳婦」的稱呼綁架,不如好好經營自己的婚姻 圖/Shutterstock beeboys

不要讓別人用好媳婦的框架綁死自己,還傻傻以為問題真的出在自己。想要用在姻親面前努力表現來爭取伴侶的認同,即使暫時獲得了對方「做得還不錯」的肯定,自己內心也不會覺得踏實。

朋友跟我說,她曾經因為一件事情沒有扮演好傳話的角色,讓先生被家人批評「不是一個好女婿」,雖然不是當著夫妻倆的面說,但是輾轉聽到這樣的評論,做太太的還是有些傷心。

覺得自己的先生被誤會,也煩惱著自己家人對另一半的成見太深,沒想到先生卻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那又怎樣,他們不喜歡就不喜歡啊」,被認為是好女婿或壞女婿對他來說都一樣,在婚姻關係裡根本就不是重點。

和為了做好媳婦而不斷奮鬥的女人相比,男人眞的是瀟灑太多了,雖然大家都說結婚就是兩個家庭的結合,但是實際感覺到來自家族的壓力變成雙倍的,還是變成媳婦的女人。

有些女人天天為全家人煮飯洗衣,就算自己有工作,照顧公婆也不假他人,但無論做到多少,都被認為是「媳婦的本分」,而不能算是「特別好的媳婦」。

相對的,女婿只要出現在年節聚會,過年包個紅包,偶爾請客一頓就會被讚美是個好女婿了。

所以才有所謂的「小媳婦」一詞,指的就是在一段關係裡委曲求全、忍氣吞聲的人,我們對媳婦的刻板印象就是如此,所謂媳婦的美德,當然也就是忍讓了。

但是看著男人當女婿的樣子,也覺得隨著時代改變,女人沒有必要為了成為好媳婦,而一再的要求自己忍讓。而是該學習男人的輕鬆和坦然,就算別人用媳婦的濾鏡看待我們,也要吿訴自己,重要的是婚姻關係,而不是解決所有和姻親之間,可以概括稱為婆媳問題的衝突。

通常婚姻關係好,婆媳問題自然就淡化,不一定消失但至少是變得無足輕重,因為所謂的姻親關係,也只不過是因婚姻而擴大的人際關係而已。

只是人際關係中的一部分,只要夫妻有共識要維護自己的小家庭,就不會讓這種關係影響甚至危及婚姻。所以無論是媳婦討厭公婆或公婆討厭媳婦,其後果都只是反映婚姻關係的一面鏡子,可以看出夫妻兩人,對於自己家庭和原生家庭的優先順序有沒有共識而已。

丈夫和妳沒有共識,才是眞正的問題

許多人和夫家關係緊張,因為先生總是居中傳話,好聽的不好聽的全部如實轉述給太太知道,還有對於原生家庭的要求,明明是自己不想同意,卻推說「太太不想」,讓家人的矛頭全都指向另一半的結果。

像這樣把原生家庭的壓力轉嫁到太太身上,讓太太為了改善和姻親的關係焦頭爛額,自己則過得好像事不關己,就是因為在婚姻關係中,雙方沒有達成「要優先保護自己家」的共識,提到自己家時,先生心裡想的還是原生家庭,沒有做到經濟或精神上的眞正獨立。

這種精神上與父母的緊密相連,會危及婚姻,因為他沒有辦法判斷事情的輕重緩急,遇到壓力時沒有辦法以維護自己的小家庭為優先,而是還仰賴、指望著與原生家庭之間的關係能夠維持不變,不需要面對自己獨立所可能造成的衝突。

如果能知道最重要的是自己這個新成立的家庭,就不會一切以自己父母或手足甚至其他親戚為優先,當他們批評自己的太太,也就不會只想著要太太改善,爭取原生家庭的好評。

自己的另一半能否獲得原生家庭的認同,對於經濟和精神上獨立的成人來說,根本就不重要,大家能相處和諧、互動親密當然是好事,但是如果不能,結婚後就和父母變成了兩個家庭,兩個家庭之間,其實也可以維持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關係。父母無論是精神上感到寂寞,或生活上需要人照顧,首先指望的都是自己的親生子女而非女婿媳婦,常常是因為求之不得,又不想傷害親子之間的感情,才將矛頭向外,轉向表面上是家人,內在其實是永遠的外人的子女的伴侶。

所以當公婆或其他姻親和妳的關係緊張,與其想方設法的改善,努力當他們眼中的好媳婦、好大嫂,還不如好好經營自己的婚姻,和伴侶好好溝通取得共識,只要夫妻關係穩固,那些紛爭就會自然落幕了。

相反的,如果伴侶絲毫沒有要從原生家庭獨立的意思,做個再好的媳婦也毫無意義,世界上沒有任何人的人生志願就是要當個好媳婦,不過是為了維持婚姻的和諧,希望減輕另一半的心理壓力,而努力和姻親維持良好關係而已。

所以並不是媳婦的角色在影響婚姻,影響的方向其實是相反的。

要解決任何的問題,還是要回到婚姻裡去解決。不要讓別人用好媳婦的框架綁死自己,還傻傻的以為問題眞的出在自己。想要用在姻親面前努力表現來爭取伴侶的認同,即使暫時獲得了對方「做得還不錯」的肯定,自己內心也不會覺得踏實。

因為他本來應該和妳站在一起,那是你們結婚的初衷,現在卻加入了這個名為婆家的陪審團,對妳做媳婦的表現貼上「不合格」甚至是「有罪」的標籤。

那會讓妳感到孤立無援,傷害彼此的感情和互信,最終動搖婚姻的基礎。

(本文作者為政治大學社會學碩士。原文刊載於羽茜《媽媽的自由:給那些隱沒在女兒、妻子、媳婦、母親角色後的自己》/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