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

停止在關係中自責,當個「蹺班的爸爸、不及格的媽媽」

請允許自己不夠完美
停止在關係中自責,當個「蹺班的爸爸、不及格的媽媽」 圖/Shutterstock Odua Images

罪惡感造成的真正災難,就是奪走你的「愛」。罪惡感讓你不相信自己的愛,甚至讓你認定你的愛是會傷人的劇毒和利刃,讓你無法去愛任何人。因此,被罪惡感綁住,你就無法愛人,也無法接受別人的愛。話雖如此,你心中的愛還在,只是被罪惡感遮蔽而看不見罷了。

因此,我跟這種人晤談時,會幫助他找尋心中的「愛」。只要採取「那裡應該有愛」的觀點,就能輕鬆確認愛的存在了。不過,這件事很難由被罪惡感綁住的自己來做。

這裡介紹兩個罪惡感的案例,請你以「我也有這樣的愛嗎?」的眼光看下去。

找回真正重視的價值,不再自責

有位先生工作非常忙碌,除了每天加班,連假日也多半泡在公司裡。這就是所謂的掉進繁重工作的牢籠裡。太太變成得獨自大小事全包的「偽單親媽媽」,每天忙得要死,便責怪起以工作為由而放著家裡不管的他。因此,他對太太懷有「讓老婆這麼辛苦,真是對不起」的罪惡感。原本之所以投入繁重的工作中,就是因為罪惡感意識太強,這下,更是被這種罪惡感耍得團團轉。

可是,為什麼他要這麼賣力工作呢?一定是為了某人才去上班,才工作到精疲力竭的,不是嗎?

他就是為了心愛的家人才這麼努力的。在這個什麼都漲、只有薪水不漲的時代,他想藉符合公司的期待來讓家人過好日子。因此,他對家人確實有著濃濃的愛。

於是,我故意刁難地問他:「公司和家人,哪個重要?」

他立刻回答:「那當然是家人。」但接著說:「可是,為了家人,我要是不這麼拚命工作......」我建議他:「要不要乾脆蹺一天班,讓老婆輕鬆一下?才一天,應該不會影響太大吧!」

於是,他很快在我們晤談後的隔天,向公司請了一天特休假,然後對老婆說:「妳辛苦了,今天就由我來照顧孩子,妳好好上街去買衣服吧。」起初,他不知道怎麼帶小孩而手忙腳亂,但後來被孩子的可愛給迷住,深深感受到與孩子在一起的幸福快樂。當然,太太也因為好久沒上街血拚而超級開心,對他充滿感謝。當晚,他確信家人的重要性無可取代,於是決定換工作了。

允許自己當個「不及格的媽媽」

有位太太因為老是罵女兒而懷有強烈的罪惡感。她責怪自己是不及格的母親、是冷血動物,最後,連看到女兒都會自責,在女兒面前根本笑不出來。

我詢問她的成長過程,才知道她不太有被父母疼愛的記憶。因為父母都在上班的關係,她從小多半一人獨自在家。因此,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有這種孤零零的感覺,於是生下女兒後,便開始當全職家庭主婦。可是,帶小孩的過程不如預期,她備感壓力,有時忍不住便對女兒發火,累積下來的罪惡感超乎想像。

不過,她就是基於「不願讓孩子感到孤單」的初衷,才選擇現在的生活方式吧?

會對女兒發脾氣,也是因為太想當個好母親吧?換句話說,這些以愛為出發點的行為沒拿捏好,讓她產生了罪惡感。

我告訴這位媽媽,她依然對女兒懷有濃濃的愛,是因為過度求好心切才會導致今天的局面,並且建議她可以放輕鬆一點:「何不試著允許自己當個『不及格媽媽』?」

原來,她每天親自煮三餐,連老公的份都不假他人之手,而且為了孩子的健康,每天都用水擦拭地板,小孩的衣服也全部手洗。

在我的建議下,她決定找一天嘗試休工,只做最低限度的家事就好。起初,她會有「只做這些可以嗎?」的不安,但做家事的時間減少後,陪女兒的時間便增加,於是重新恢復了笑容。

後來,她對我說:「當初,我為了不讓女兒像我一樣孤單,毅然決然當全職家庭主婦,但後來,心思全放在家事上,才發現女兒一人獨處的時間很多。我跟女兒在一起的時候,很快樂、很幸福,最棒的是,她常常露出開心的笑容。從前,她明明年紀還小,卻得看我臉色,這也讓我有了罪惡感。現在,終於能跟她一起開心地笑了!」

心理師想對你說不要再說「不可以這樣那樣」、「是某某人的錯」,而是用「那裡應該有愛」的觀點去看,就會發現乍見是負面的言行裡,其實存在著愛。

(本文作者為日本心理諮詢師;原文刊載於根本裕幸《擺脫「習慣性自責」的47個練習》/采實文化)

《擺脫「習慣性自責」的47個練習:對情緒勒索免疫,高敏感但不受傷,戒掉沒必要的罪惡感》圖/《擺脫「習慣性自責」的47個練習:對情緒勒索免疫,高敏感但不受傷,戒掉沒必要的罪惡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