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

你「厚操煩」嗎?用臺灣話更能了解廣泛性焦慮症

《失眠勿擾:用對方法,找對醫師,從此遠離安眠藥》
你「厚操煩」嗎?用臺灣話更能了解廣泛性焦慮症

這是我門診中造成失眠最常見的焦慮症,全名是「廣泛性焦慮症」,也就是臺灣人講的「厚操煩,容易緊張的體質」,和遺傳有很大的關係。相較於國語,臺灣話中有關焦慮的描述又多、又生動,請看以下我做的整理:

1.「鬢邊〈ㄒㄧˊㄚ ㄒㄧˊㄚ〉叫」。太陽穴兩側肌肉緊繃,像聽到脈搏的聲音,嚴重時會頭痛或耳鳴。

2.「頭昏昏」。容易覺得頭重腳輕,這跟睡眠品質差、容易疲倦有關。

3.「腦脹脹」。覺得腦壓高,好像腦子腫脹到壓迫至頭蓋骨。這應該是腦神經過度緊繃引起的特殊感覺。

4.「肩膀〈ㄍˊㄚ〉頭緊緊」。這是指頸椎兩側及肩胛骨上方肌肉的緊繃,嚴重時會造成頭部後下方的疼痛(頸部肌肉與頭骨交接處)。

5.「喉嚨卡卡」。感覺喉嚨緊緊的,好像有東西或痰卡著,嚴重時甚至會覺得喉嚨痛。

6.「胸口緊繃〈ㄗˊㄚ ㄗˊㄚ〉」。跟胸悶不同,這是指像有什麼東西綑綁住胸部,有吸不到氣的感覺。

7.「心臟砰砰〈ㄅˊㄥ ㄅˊㄥ〉叫」。就是心悸,感覺心臟跳得比較快或用力,平時應該感覺不到心臟在跳動。

8.「胃脹脹〈ㄉˊㄨ ㄉˊㄨ〉」。胃總是像有東西頂著,可以感受到胃的形狀與受到的壓力,食物都不容易消化。

9.「憨神憨神」。容易恍神,注意力無法集中,甚至會呆滯、腦子一片空白。

10.「沒頭神、沒記性」。覺得東西都記不住、容易忘東忘西,但跟失智症的記憶力差不同,跟擔心有關的事就記得鉅細靡遺。

11.「阿雜(ˊㄚ ㄗˊㄚ)、易生氣」。就是急性子跟煩躁易怒,總覺得情緒不對勁,心裡不清爽、不舒服。

12.「歹入眠、壞睡癖」。難以入睡、容易醒來、無法進入深眠,好像外面的聲音都聽得到。

12項你中了幾項呢?根據研究,罹患焦慮症的病患中,成年女性約占5%至6%,成年男性約占2%。但根據我的臨床經驗,再加上門診病人的回應,可能有10%的臺灣人罹患這個疾病。看看臺灣到處林立的養生推拿館,據說連山裡的原住民部落都有好幾間;而中醫診所、復健科裡總是有人排隊等著熱敷推拿。其實,大家幾乎都是因為肩頸緊繃,而這些多半都是廣泛性焦慮症造成的。

廣泛性焦慮症的問題是大腦中主管焦慮的中樞出了問題,無法維持「適度」的緊張,反而過度反應,結果導致整體腦細胞過於警覺、緊繃。就像之前提到的,當腦細胞緊繃無法放鬆,睡眠中樞的鎮靜波就無法讓人平靜入睡。即使勉強睡著,也難以進入熟睡期,自然就睡得淺、多夢且易中斷。

在治療廣泛性焦慮症上,應該要放鬆腦細胞,而不是用藥物敲暈。建議的治療方式有:

•  調整腦子的焦慮中樞。這需要抗憂鬱的藥物,包括血清素再回收抑制劑、血清素合併腎上腺素再回收抑制劑等。這些一開始只使用於憂鬱症治療,所以統稱抗憂鬱的藥物。後來發現焦慮中樞、恐慌中樞都必須靠它們才能重新調控,因此發現這是治療焦慮性疾患最有效的藥物。所以,請記得「吃抗憂鬱藥物不等於有憂鬱症喔!」

•  放鬆腦神經。想要好好入睡不一定要靠安眠藥,很多初次求診的病人往往只需抗憂鬱的藥物,再加上低劑量的抗焦慮藥物就能入睡。其作用就是讓焦慮中樞不再過度敏感,腦神經才能慢慢放鬆。只要工作或生活上沒特殊壓力,約三至六個月就可以減藥,甚至停藥。在療程中,精神科醫師的功力則是發揮在如何選擇最適合病人的藥物、調整到適當劑量,再慢慢讓腦神經恢復到適當的狀態。

•  認知行為治療。患者常常焦慮而不自覺、經常變成習慣性擔心,因此醫師需要與患者討論如何察覺自己對外在事物的反應與想法,並要能偵測到自己的焦慮與擔心。不知道為什麼,臺灣人對焦慮很無感,明明緊張到手發抖,問他會緊張嗎?卻常常得到「不會啊!」這樣答非所問的回答。然後旁邊的親友卻對我打暗號,猛點頭。察覺到緊張與擔心之後,要能自行分析這些擔心的合理性,不要窮緊張、老是碎碎唸。要學會放慢生活的步調、避免趕時間或慌亂,並學習接受無大礙的小差池。

王先生是40歲的主管,工作勤奮認真,個性容易擔心,各種跡象顯示符合廣泛性焦慮症。治療一年之後症狀都消失了,可是只要一減藥就又開始焦慮、睡不好。雖然他只有睡前吃一顆抗焦慮的藥,但是他想知道自己到底什麼時候才可以不吃藥。說真的,我怎樣都找不到足以解釋無法減藥的壓力源,也無法回答他的疑問。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他的皮夾子。賓果!找到壓力源了!

那是一個男生用的短皮夾,裡面放的東西簡直快把皮夾給撐爆了:一家四口的健保卡、一堆各家銀行的信用卡、各種會員卡。他太太是職業婦女,工作時間比他長,所以他要接送小孩、負責採購。正因為他個性容易擔心,所以要把所有的卡都帶在身上,免得要用時找不到,因此塞了二十幾張卡,外加身分證、駕照,讓皮夾就像餡料爆滿的刈包。

這時,與病患的討論變得輕鬆多了。「少帶幾張卡的代價是什麼?也不過差個幾十塊,真的差很多,可以下次再買啊!」「兩個小孩多久看一次病?一個月用不到一次嘛!」「為何連老婆的健保卡也要帶在身上?看病她要本人到,自己不能帶喔?」「不帶卡會損失什麼?」

每一張卡代表的是腦子要有一個相對應的連結保持警覺,還會造成不斷檢查、確認的行為。皮夾裡塞滿各種卡,等於腦子裡的連結如高速公路大塞車。過這樣的日子不緊張嗎?難怪他之前會失眠,無法停止服用讓腦子保持放鬆的藥物。

我邊拿出自己連健保卡、會員卡都沒有的皮夾,邊對病人說:「當你的皮夾能減到像我的一樣薄,應該就可以不用吃藥了!」我說對了!找到壓力源的他很久沒回門診了,這就是認知行為治療。

(原文刊載於黃偉俐《失眠勿擾:用對方法,找對醫師,從此遠離安眠藥》/如何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