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

積極參與社會,老而有活力的瑞典阿嬤

《第二人生:迎接熟齡新社會運動》
積極參與社會,老而有活力的瑞典阿嬤 圖/Shutterstock Ollyy

前面介紹了瑞典整體的老人政策:從老人的健康促進(包括:促進老人社交社群的「老人住宅」,以及提供健康老人的「老人聚會中心」)、配合在地老化的居家照顧與居家服務、專為失智老人設計的「失智日間活動中心」,到全日照護人員的「特殊老人住宅」(即機構式的照顧),為的就是讓老人能夠在自己熟悉的自宅與社區享有健康的老年生活。這些政策,使得瑞典人民平均壽命長,而且臥病時間短。

2003年,我為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安排瑞典參訪行程時,認識了在斯德哥爾摩經營民宿的老太太葛麗泰(Greta)。她原是英國人,但因為出生時,瑞典籍的女星葛麗泰.嘉寶正紅,所以原籍英國的她,竟有著傳統的瑞典名字。葛麗泰因婚姻移民到瑞典,後來在瑞典郵局上班,工作到67歲退休後,身體仍很硬朗,就把房子的兩個房間出租做民宿。我在斯德哥爾摩學瑞典文的一個月裡,就住在葛麗泰家。

雖然先生早逝,但葛麗泰的兩個兒子都住在附近,孫子的小學就在旁邊,所以她即便獨居,卻不寂寞。二兒子離婚,但讓我嘖嘖稱奇的是,已經離婚的前媳婦,還常來找葛麗泰喝咖啡聊天;大兒子再婚,與前妻生的小孩已經成年了,不時也會路過來找阿嬤。葛麗泰和現在的大媳婦很有話聊,大媳婦在接送小孩時,也都會順道來打招呼。所以,當時住在阿嬤家,正在學習瑞典文的我,就這樣認識了她們一大家子。

練合唱、到處旅遊... 七十幾歲仍活力滿滿

住在葛麗泰家時,由於她的鋼琴放在我房間,當我出門上課時,葛麗泰會到我房間練琴;當我返家走過窗前,常會聽到她的歌聲。葛麗泰也參加教會的合唱團,不但唱歌,也擔任伴奏,一直到81歲視力漸差才退出。根據瑞典統計,瑞典人十分愛參加合唱團(除了教會合唱團,還有大學合唱團、無伴奏人聲合唱團等等),所以像葛麗泰這樣的老人不是特例。她們的合唱團還常舉辦旅遊,我和葛麗泰通信時,她總是告訴我,她又去了瑞典第一大島玩、又到了瑞典南部拜訪和她同名的另一位阿嬤……。

葛麗泰的家是個有花園的平房,蒔花弄草是她的另一個愛好。暑假時,院子裡總是掉了滿地的李子,我每天早上就去撿李子,帶去瑞典文班上分享給同學吃。葛麗泰的大兒子會來幫忙修剪李子樹,其他簡單的園藝則成為葛麗泰每日的運動。

後來我也介紹不少朋友到葛麗泰的民宿,她們住後的感想是:瑞典真是一個治安良好的社會!七十幾歲的老太太一個人經營民宿,夏日旅遊旺季時,兩間房的賓客來來去去。我的朋友們問我:這樣不會危險嗎?如果有房客攻擊葛麗泰,她根本無力還擊。不過,以我在瑞典居住五年的經驗,發現,真的如英國學者的跨國研究《The Spirit Level: Why Greater Equality Makes Societies Stronger》這本書所說,一個社會愈平等,諸如犯罪等負面事件會愈少,相對的,在小孩福祉、身心健康、社會信賴等正向項目也較佳。雖然社會中仍有犯罪情事發生,但頻率並不高。

另一個讓葛麗泰必須出租房間做為民宿的理由是,因為瑞典的所得稅交給地方政府,所以戶籍是由國稅局登記;再加上在瑞典國家政策中,住宅被視為是人民基本需求,不是炒作的商品,因此瑞典人名下通常只有一棟房子(頂多再加上夏日的鄉間小屋)。如果將整棟房子租給別人,要經由住宅管理委員會同意,而且要有正當理由(如出國工作或讀書)。但只租一、兩個房間出去,本人仍住在其中的話,則不在此限。

所以像葛麗泰這樣把一、兩個房間租出去的人很多,尤其是在大學城,大學生要排到只租不賣的學生住宅很不容易。我在哥特堡的青年旅館還看過有住在那裡大半年的哥特堡大學學生,在隆德也時常聽聞學生借住朋友家的儲藏室或陽台,甚至連隆德大學校長家的沙發都曾有學生借住過!因此,社會中有住宅的需求,就讓葛麗泰可以出租房間,除了賺點外快,也讓她的生活中有不同的人陪伴,不覺得寂寞。

積極參與社會的瑞典老人


我在瑞典時,親眼見識到使用助步器到超市購物的老人,而且是多到讓人見怪不怪。有一次,我要去自然公園玩時,還在公車上看到一位年約九十幾歲的老太太,走起路來已經不大穩,當她要下車時,坐在她旁邊的乘客扶著她下車,而帶著嬰兒車、坐在公車後門口的我,則幫她把放在嬰兒車旁的助步器拿下車。而這過程中,公車司機及全車乘客都十分有耐心等著。路比回台灣搭公車時都很緊張,跟我說:「在瑞典,司機都等我坐好才開車耶」。所以,健康的老人生活還需要有無障礙公共交通、人行道,以及尊重老人的心態相配合才行。

由於退休的瑞典老人多半身體健康,並積極參加各種社團活動,當我們參訪隆德市安排老人照護的行政單位時,她們也提到最近正在嘗試一個志工方案:讓健康老人到特殊老人住宅讀報、唸書給較不能自理生活的老人,讓老人仍覺得可以積極參與社會。

認識葛麗泰阿嬤至今已經十幾年了。2010年回台工作後,只要回瑞典時停留斯德哥爾摩,我一定會去造訪葛麗泰。2016年再訪,86歲的葛麗泰已經漸漸衰老──尤其前幾年跌了一跤後,有陣子膝蓋會痛,再加上視力漸差,必須挽著我的手走路;所幸開刀後,腳的毛病好了,還剩一眼的視力也在開刀後變好,讓她可以看得到樂譜,又開始在家裡練琴。

這幾年她已經不再經營民宿,一開始她都把我當老友,還邀請我住她家,後來變成她會做頓飯請我吃,現今則需要市政府的送餐服務,但仍住在自宅中。葛麗泰說,送餐的人週二及週四會一次送兩天餐,她其實可以自理,但純粹是為了讓媳婦安心,所以就讓居服員一週來送餐兩次,而打掃服務則是兩週一次。

這就是我夢想中的老人生活──在無污染的環境及注重健康促進的社會政策中健康生活,到老仍是積極的公民,參與各式活動;並且在完善社會福利服務的支持下,在熟悉的自宅老去。跟家人的關係不是個別家庭在承擔老人的照顧,而是可以親近但無負擔。除此之外,還能像葛麗泰一樣,參加自己喜歡的活動,結識世界各地的朋友,即便漸漸老化,也毋須擔心與恐懼。

(原文刊載於楊佳羚《第二人生:迎接熟齡新社會運動》一書/遠足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