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中華郵政做長照,交通部長是項莊舞劍

【專家觀點】
中華郵政做長照,交通部長是項莊舞劍

交通部長賀陳旦宣佈,中華郵政除了調整郵資,還可盡到更多社會責任,要參與長照服務,誇口中華郵政能完成「長照的最後一哩路」。此話一出,立即引來媒體關注在中華郵政從事長照業務服務,忽視將調高郵資的措施。部長畫長照大餅時,更不知應善用中華郵政現有通路及物流能力,因應高齡化趨勢,以宅配方式提供長者持續獨立健康生活的所需,交通部長要調高郵資,不需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為何媒體會關心長照議題?正是因為台灣社會高齡化急速發展,所帶給家庭及社會的影響越來越大,媒體社會版面報導因長照所引發的家庭悲劇越來越多,政治新聞版面報導衛福部在長照政策的規劃上,遭到立法委員等各方責難時有所聞,今年二月,換了衛福部長,長照政策規劃與執行不力更是原因之一,長照已成為重要公共議題。

中華郵政早在10年前,開始推動郵務士關懷獨居老人活動,於投遞途中順道探視轄內獨居長者、代辦郵件收寄事務或代購生活必需品、輔具及年節慰問等,大多是屬於偏鄉的支局及個別郵務士,所進行的社區服務,並非遍全台支局。

民國102年底,中華郵政董事長翁文祺率團前往日本參訪日本川崎東郵局, 瞭解處理郵件現代措施與設備,學習資產活化,「順道」瞭解日本郵局面對高齡化所提供的服務,結果發現:日本郵政是在偏遠地區開辦老人生活保障服務,是屬於收費服務,服務人員是幹部,並非為郵務士,視為郵務工作內容之一,未給予另外津貼,因日本實施成效不彰,中華郵政遲遲未推動。

日本企業在高齡化浪潮中,早已積極提供高齡者及吻合文化與社區需求的服務, 日本超商正是典型的代表。

根據日本經產省的一項調查發現,全日本有600萬60歲以上的老人,在購買日常必需品,例如新鮮食物、藥品、衛生用品等,面臨困難。2015年的數據顯示,日本已有5萬3792家超商,老人想要買齊一日三餐,還是要到距離住處至少500米遠的地方。日本老人獨居及晚年單身的比例很高,自己需出門購買。

因此,日本超商為高齡者提供新鮮食材、煮好飯菜、藥品、生活用品、清潔、修繕、健康諮詢、DVD、甚至老人喜歡的卡拉OK等,換言之,針對高齡者生活所需,提供完整的服務,不僅是長照,是使其能獨立自主生活,不依賴他人,尤其不需政府的服務。

因此,中華郵政應朝向如何善用其物流、郵購、宅配等能力及深入社區的支局,學習日本超商經營模式,提供滿足高齡者生活所需的服務,使老人能持續獨立生活,遠離長照 ,不僅是「全台走透透」的關懷偏鄉的獨居老人,由送餐、主動探視等片段式的服務,應是成為活躍老化、健康老化服務提供者,減少長照需求。

(作者為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失智症整合照護專家;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蘋果日報》論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