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

別讓生活因情緒而卡住!ADHD患者常有這些情緒問題

出不去的情感洪流
別讓生活因情緒而卡住!ADHD患者常有這些情緒問題

注意力缺陷過動症(ADHD,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是一種在兒童期最常見的兒童精神醫學診斷,下面幾段將說明ADHD患者,有青少年和成年人,是如何在許多事情上被卡住的。

極端的反應

ADHD患者常會被情緒淹沒。例如:一個患者想要開車去參加他認為很重要的聚會,但因為父母親不同意而飆怒。許多青少年在這樣的情況下,可能會大聲的抱怨、爭吵、不開心、發誓,但還不至於丟東西、打父母或把牆壁槌個洞。一個沒ADHD的青少年,因為對父母的愛,以及知道在各方面還需要仰賴父母,可能會忍住當下的怒氣。

大部分青春期的孩子會意識到,太強的情緒表達可能會帶來處罰,典型的反應是他的工作記憶當下立即在腦袋中計算評估,可能的情緒表達和其他的期待,無論是在意識或非意識層面,這個過程會讓他採取一個較合理的觀點,從較廣的角度來看當下的情境,以節制憤怒的情緒,調整相應的行為。

但許多患者被當下的情緒淹沒之後,其他相關的事實都看不見了。例如,孩子害怕會讓父母失望,一直逃避告訴父母實情,她真的無法踏進教室去上那堂課,雖然她知道那是為了繼續就讀而非修不可的課。

忽略情緒訊息:工作記憶的重要性

另外一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到一個ADHD成年患者,早上明明該起床去工作,卻把響起的鬧鐘按掉。當時的情況可能是這樣,鬧鐘響的時候,她是被叫醒了,但因為想再多睡一下,就按下了貪睡按鈕(snooze button)。可能昨天晚上因為趕一個帶回家做的案子,也可能因為跟家人或朋友吵架,熬夜晚睡。無論是什麼原因,第二次按鬧鐘時,她把鬧鐘完全按掉(不是貪睡按鈕),翻了個身,在沒有鬧鐘打攪的情況下,深深地睡了一個好覺,完全忘了督導最近提醒她,如果繼續這樣常常遲到,可能會失去這份工作。當她被鬧鐘叫醒、關掉鬧鐘時,她的工作記憶中完全沒有督導警告她的這些事,她意識層面過去的經驗、擔心失去工作的害怕,在當時沒有強到讓她克服想要再多睡一下的想法。

工作記憶非常重要,不只幫助我們出門時要記得鎖門,還讓我們打電話時記得撥打的號碼。工作記憶是大腦的搜尋引擎,它依據情緒強度,提取需要的相關資訊,在日常生活大大小小的事情上,幫助我們處理衝突、決定先後順序和相應的情緒表達。當工作記憶充分時,它幫助我們決定要做什麼、什麼時候去做。然而,過動症的患者常沒有足夠的工作記憶給予該有的情緒比重,以做為生活當中各種決策的參考。

無論我們有沒有意識到,工作記憶和情緒能量幫助我們:

•  啟動和組織我們的工作

•  保持專注,並在需要時轉移注意力

•  調整警覺度,持續努力正在做的事

•  從上到下的引導、控制和調節情緒

•  編碼和提取學習過的資訊

•  監控和自我調節我們的行為

不足的工作記憶,扮演了關鍵性重要的角色,誤導了ADHD患者的許多情緒、思想和行為,或者過於專注在某種情緒上。

工作記憶長期的缺損是導致一個人被卡住的主要原因。不足的工作記憶,扮演著關鍵性重要的角色,誤導了ADHD患者的許多情緒、思想和行為,或者過於專注在某種情緒上,而忽略了和其他情緒相關的層面。

心理師評量工作記憶的方式是讓受試者聽一串數字,然後倒著唸回來。許多ADHD的患者,只要數字串超過三或四個,就無法倒唸。然而,這數字廣度(digit span)的測驗還無法說明,我在這邊中所談到的工作記憶、當下和較遠期情緒的相關重要性,為了因應每天生活中的工作、事情、風險或機會,心中清楚知道那些都需要我們不同比重的關注。

家庭的壓力

注意力缺陷過動症不只給患者帶來各方面的壓力,也造成患者身邊家人的壓力。有時,壓力來自於與家人之間的衝突,如過動兒的手足,因為長期與過動兒及其帶來的麻煩一起生活,這些手足常生活在挫折、罪惡、擔心和生氣之中。有的時候,手足們會因過動兒得到父母較多的關注,或者享有一些特權,而心生不平和抱怨。

通常,過動兒的父母承受很大的壓力,夫妻兩人會意見不合,不斷地為孩子的教養爭執。當過動兒表現不如預期時,父母當中常會有一人扮演「黑臉」角色,不斷地提醒和要求;而另一人則扮演「棉花糖」,不是繼續鼓勵孩子,就是進一步為孩子的不當行為找藉口,還要旁人改變期待和標準,以因應過動兒的需要。

為了充分了解ADHD患者,我們也需要了解他生活的環境和家庭,家庭的動力和長期累積的壓力,以及家人對此症及孩子的因應和調適情形。本書中幾乎所有患者都給家庭帶來壓力,也呈現出複雜的人與人之間的動力和情緒互動。

長期的壓力和「意志力假設說」的負擔

有一個原因,長期且不斷地造成很優秀的ADHD患者情緒方面的困擾,那就是來自於父母、祖父母或甚至於患者對自己的期望與落差,也就是常沒有表現出應有的好。這些患者從兒童期就被視為聰明又有天分,連他們自己也這麼認為;但實際上卻經常失敗,這種表現不出來、自我影像的衝突一直揮之不去。有些小時了了,小學成績還相當不錯,但隨著年紀漸長,中學、高中的課業和學校要求增加,他們漸漸應付不來,情況一路下滑,自尊心也漸漸失落。

典型的情況是,患者的父母、老師或了解他們有很強的潛力的人,想要幫助他,敦促、哄騙、又施壓地要他們拿出像做他有興趣事情的「意志力」和努力,如此一來,他的人生一定可以成功和改觀;然後,連患者自己也會加入這樣的陣營,開始批判自己為何不就去做就對了,為何總是失敗。無論這些批判是帶著善意,還是充滿了自責及罪惡感,其背後都有一樣的假設,那就是只要有足夠的決心和堅強的「意志力」,注意力缺陷過動症的症狀是可以克服的。

除了基因的原因之外,ADHD不是家裡養育發展出來的。然而,如果家人不認識此障礙真正的本質,錯誤地認為此症是可以用意志力克服的,甚至不斷地嚴厲批判患者,會加重患者的問題。這樣的批判會內化在患者內心深處,繼而帶來羞愧、挫折、自厭……一直不斷地在患者的心裡迴轉。而且,就算可以理解ADHD是怎麼回事,但要跟患者相處是一件不容易的事,ADHD患者不事先規劃、總是遲到、忘東忘西、還會說謊、說到做不到……讓人不批評也難。

一般人很難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在做一些事時很專心,可以在壓力之下最後一分鐘交卷,但卻無法運用同樣的能力,去準時完成明明很重要的事。大部分的人不了解當患者面對其有興趣的事情時,無論是因為喜歡和享受,還是因為極度害怕會有可怕的後果,其腦內的化學作用馬上改變,變為機警和啟動模式。而腦內的這種化學變化不是自願、自己可以決定的。顯而易見地,ADHD之所以讓意志力失敗,是因為它是腦內情緒交互作用、工作記憶和化學作用所造成的。

(首圖/Pexels Dương Nhân

(本文作者為臨床心理學家;原文刊載於湯馬士·布朗Thomas E. Brown《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遠流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