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

就醫,也得做功課

【專家觀點】
就醫,也得做功課

(圖片僅為情境配圖)

看到聯合報報導〈連神經科醫師都誤診數年 她盼社會認識年輕型認知症〉,錯診、誤診等發生在認知症領域是全世界均有,最著名的是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的美國影星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被錯診為帕金森氏症(Parkinson disease),死後三個月的發現其實他罹患路易氏體認知症(Dementia with Lewy Body disease),醫學進步的美國都如此,遑論其他國家。

於去年3月4日,此一專欄中有篇拙作〈英國醫療誤診案例給我們的啟示〉,已曾就英國錯診的案例進行探討。英國醫師將一位患者錯診為額顳葉認知症(Frontotemporal lobe degeneration),並告訴她可能只剩5年生命,她將做為養老金的積蓄一萬英鎊(約新台幣416,800元)花光後,醫師通知她回診,告訴她罹患的僅是焦慮和憂鬱症。換言之,醫師並未能就她的記憶及情緒變化造成「假性失智」的症狀,與憂鬱症間進行嚴謹的鑑別診斷。

為著研習認知症照護,曾在醫學系旁聽神經醫學等相關課程,也在護理系旁聽認知症照護、老人照護等相關課程,甚至持續參加神經醫學會、認知症專科醫師專業訓練課程,才發現台灣的問題,當然不僅是發生在台灣,其他國家亦是類似,差別是在:文化不同會產生不同的結果或發展。

一個社會的文化與價值如果重視「人權」,會投射在社會成員的各種行為上。在認知症領域,重視人權社會的專業人員會跳脫醫學、護理上的思維,從疾病、症狀開始為基礎瞭解,進一步關心「人」,包括患者、家庭及照護者,如果還有保險及醫療給付制度的配合,醫療人員可以投注更多心力在患者身上。

如果一個社會欠缺「人權」價值的重視,再加上「健保總額支付制度」,這種環境只能期望有醫師「做功德」,願意自己多付出對患者與其家庭的關懷。

眾所周知,認知症是一種慢性病,目前尚未有藥物可以治癒,僅能發展出適宜的照護與生活方式,陪伴患者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許多國家面對這一疾病的挑戰,也是如何提升在適宜的照護與生活方式上的品質,朝向尊重、尊嚴、自主、自立等方向。

我曾在2017年5月3日的聯合報民意論壇,就當時社會探討瓊瑤對平鑫濤先生是否該插鼻胃管時,以〈重度失智插鼻胃管 「病人未改善」〉為題的拙作中,提醒:「不是每位醫師都受過認知症專科訓練,不是每位醫師都懂認知症照護或擁有認知症照護經驗。」

原因就在台灣或說華人對醫師有「尊敬」的文化,大多數的民眾觀念中認為「醫師」是解決或是說緩解「所有疾病」的專業人士,並不瞭解醫學上分科、次專科等所需的專業知識與技能不完全一樣,譬如羅賓威廉斯被錯診為帕金森氏症,過去參加專科醫師訓練課程中,這些次專科的醫師分別就症狀、病理、影像醫學等不同研究心得,將帕金森氏症、帕金森氏症合併認知症、路易氏體認知症等進行鑑別診斷上的探討,這是需要相當時間的研究與學習,無法再醫學院七年課程或是實習階段即可學會。

所以看到聯合報報導,〈連神經科醫師都誤診數年 她盼社會認識年輕型認知症〉,我不意外、也不驚訝,如果沒找對專科醫師,甚至次專科醫師,可能會將認知症歸屬於65歲以上的患者才會罹患的疾病,因臨床上,早發性認知症患者僅佔5%,少見,且容易錯診為憂鬱症等相關精神性疾病。

不是每位神經內科醫師、精神科醫師都接受過認知症專科醫師訓練及考試,他們的次專科訓練可能是神經內科、精神科中的其他領域,值得重視的是:是否能將如何找尋適當專科醫師的訊息、醫學專科與次專科等分類、重大疾病找尋第二或第三專業意見等成為生活知識,因為醫師錯診將嚴重影響患者權益及其家庭生活。

•  參考資料:

1.  英國醫療誤診案例給我們的啟示

2.  重度失智插鼻胃管 「病人未改善」

3.  連神經科醫師都誤診數年 她盼社會認識年輕型失智

(本文作者為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長照、認知症政策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