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

你要的是安全,他要的是自由!長輩堅持騎車該怎麼辦?

讓長輩適度自由
你要的是安全,他要的是自由!長輩堅持騎車該怎麼辦?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

蘇伯年輕時就很喜歡騎車,尤其忙完一整天下來,騎車吹吹風,總是能讓他放鬆、快樂。退休後,時間變多了,蘇伯更是喜歡騎車到隔壁鄉鎮找以前工作時的老同事聊天。

三年前,一次不小心出了一場小車禍,家人擔心騎車會發生問題,便三番兩次提醒他不要再騎。老人家的個性哪有可能被家人幾句話就說服,還是偷偷騎車,家人見軟的他不聽,就來硬的:藏鑰匙、把車子賣掉。蘇伯見狀便開始賭氣,想要出去,又因為沒車走不遠,最後只好放棄,每天待在家中。

每天待在家裡的蘇伯改成與電視為伍,但電視看久了眼睛也會酸啊,所以演變成閉眼睛的時間反而比看電視的時間更長,兒女要父親不要睡覺,反而被蘇伯嗆說:「我只是在閉目養神。」

女兒回說:「都打呼了,還說是在閉目養神。」

蘇伯更火了:「你們不讓我騎車,還不讓我睡覺。」

為了有沒有睡覺這件事,蘇伯與家人之間經常出現口角,關係也愈來愈差了……

照顧者經常會期望家中長輩按照自己的意思做事情,但這種一廂情願「為了長輩好」的要求,往往不能得到長輩的配合,而長輩一旦不配合,就很容易被貼上「失智症導致性格改變」的標籤。實際上,個案不是在「亂」,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只不過不符合照顧者的期待罷了。

以上面蘇伯的例子來說,家人為的是「安全」,而長輩需要的卻是「自由」,兩邊的衝突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化解呢?其實答案並不是非黑即白,不是只能擇一,灰色地帶裡還有許多其他可能 ,例如可以在有人協助時,容許他外出,或是跟長輩討論好,在哪些條件之下一定會讓他出去。另外,陪他一起培養其他興趣,來彌補在家空下來的時間,也是不錯的辦法。

若真的失智了,更可能是這樣

失智症的混亂有幾種表現方式,輕、中度階段的失智症病患,比較可能出現「有合理意圖,卻用錯誤方式完成,或做出錯誤結果」的情形。譬如他想要去上廁所,卻往大門口走;拿著鞋子要穿,卻左右穿反;要洗手,卻直接在魚缸或馬桶裡洗(因為知道水可以洗手,卻無法判斷那不是恰當的用水)。

若是更嚴重的失智症患者,則本身可能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所以不太可能按照自己的企圖做有目的的行為。可能會坐著就直接大小便下去,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要去廁所,所以也不會站起來找廁所。外出迷路了,也不會問人,因為他並不知道自己找不到路,所以也不知道要問人。

嚴重的失智症患者,則本身可能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取自shutterstock圖/嚴重的失智症患者,則本身可能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取自shutterstock

適度讓長輩保有自由

很多長輩都這樣,愛做什麼就做什麼,這種個性實際上不容易被改變,相對來說,照顧者改變自己的心態,卻是比較容易的事情。如果長輩做的事情沒有太大的安全疑慮,我們其實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接納他們的行為選擇。

如果能夠找出他堅持做什麼(或不做什麼)的原因,或許有機會可以軟化他們堅持的態度。舉例來說,老人家堅持不想裝助聽器,原來是因為聽別人說戴起來都會唧唧叫,那麼我們該做的,就是去找一個不會唧唧叫的助聽器來給他使用(而不是覺得他不願意裝助聽器,就是在亂)。又或者,長輩堅持不使用助行器,我們要去理解背後的原因,是因為他覺得助行器長得很醜嗎?那是不是加上裝飾,弄得漂漂亮亮的,他就會想使用呢?

我們也可以回頭想想,我們在規定長輩行為時,出發點到底是為了自己好,還是為了長輩好呢?我們提出的那些要求,可能讓照顧變得比較容易,為我們自己減少許多麻煩,但卻會限縮了長輩的自由。這就像,某些照護機構因為人力問題,不得已要約束住民的手腳一樣。我相信每一家的照顧者都有自己的困難之處,不能期待每一個家庭都能夠讓長輩完全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過活,但做為照顧者的我們,是否能在限制長輩行為的時候,多想想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盡量選擇出最適合他們的方式。

照護者的心態,也可能是將太多責任攬在自己身上,認為「我是唯一的照顧者,讓家人變好是我的責任,如果變壞也會加重我的責任」,所以堅持長輩應該做某些事,但長輩卻很強勢不願配合,因此引爆許多衝突。其實,要求長輩配合本來就非常不容易,照護者應該自我調適,要從長輩的角度去思考,讓長輩覺得舒服、自在,這樣大家都會比較快樂。

(本文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原文刊載於黃耀庭《爸媽真的失智了嗎?:臨床心理師從上萬名個案身上看見的45個診間故事》/如果出版)

《爸媽真的失智了嗎?》圖/《爸媽真的失智了嗎?》

看更多《遠見》新聞
加入健康遠見Line,對身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