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

小心憂鬱症!診斷草率,如何治療?千萬別淪為疾病大雜燴

小心憂鬱症!診斷草率,如何治療?千萬別淪為疾病大雜燴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事實上,目前醫學界經常草率地判定患者為憂鬱症。做為常見的精神官能症之一的憂鬱症(低落性情感疾患),必須滿足以下的標準:一整天感到憂鬱的情形持續兩年以上,且符合以下六點中的兩點以上,即為憂鬱症。

1. 失眠或嗜睡

2. 食欲不振或食欲異常增加

3. 缺乏體力或疲倦

4. 缺乏自信

5. 注意力不集中或容易猶豫

6. 感到絕望

這是《美國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ifth edition, DSM-5)的標準。幾乎全球的精神科醫師及研究人員,都將這套診斷標準奉為聖經,韓國醫師也都根據此標準診斷及開出診斷證明書。

然而即使是同樣被診斷為憂鬱症的人,許多時候他們除了外顯症狀外,並沒有其他特別的交集。這是當然的。診斷標準本身是基於外顯症狀的相似性所制定,與可能造成疾病的心理因素或性格特徵、恐懼等並無關聯。可惜的是,目前並沒有能再次確認憂鬱症的腦生理學、生物學、影像診斷學等檢查方法。

以胃癌為例,必須透過組織檢查檢驗出癌細胞後,才能做出最後的診斷。單憑消化不良、體重減輕等表面的症狀,無法診斷患者罹患胃癌,並給予抗癌藥物。因為類似的症狀可能出現在罹患胃癌的人身上,也可能出現在其他胃腸疾病上,甚至心理疾病也可能造成類似症狀。單憑症狀便判定為胃癌,有可能造成胃潰瘍患者被迫服用胃癌抗癌藥物的情況。若是如此,患者肯定會很驚慌吧?

如果是這種診斷過程呢?

發現肝出現腫瘤後,醫師會先檢查腫瘤的性質。如果是癌症, 那是惡性腫瘤,還是良性腫瘤?如果不是癌症,那是血管瘤,還是肝吸蟲等寄生蟲造成的腫瘤?腫瘤必須確實做好檢驗,因為腫瘤類型的不同,治療方式也不同,日後的照護方式也千差萬別。

但是,現代精神醫學卻只根據外顯症狀做出診斷,並且建立了一套診斷系統,使得任何其他因素都無法影響診斷結果。只要外顯症狀相同,就看作是相同的疾病。失業者的憂鬱是憂鬱症;失戀者或失去子女的父母,他們的憂鬱也是憂鬱症;殺害150人的人,只要滿足以上診斷項目,也同樣是憂鬱症。在判斷是否為憂鬱症時,醫師既不詢問起因,也不追究原因,只以外顯症狀為主要依據;而在確診後,又忽然宣稱憂鬱症是因為生物學上的異常導致,將整套治療完全交由藥物治療。當然也有人在藥物的幫助下,感覺症狀明顯改善,但是藥物沒道理負責憂鬱症治療的整個過程。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現代精神醫學幾乎淪為健康檢查表式的醫學,不僅充滿矛盾,也是一場悲劇。過去曾有一段時間,人們將憂鬱症稱為「心靈的感冒」,任何人只要接受簡單的治療就行,近來則將憂鬱症稱為「心靈的癌症」。感冒和癌症怎麼能看作是相同的疾病?若是如此,憂鬱症的治療應該遵循感冒的治療方式,還是癌症的治療方式?

最能極大化自我存在感的方法

調查德國之翼墜機事故原因的相關專家們,在盧比茨的憂鬱症治療病例公開後,紛紛鬆了一口氣,似乎終於找到盧比茨殘忍行為的背後原因。而整個社會也一窩蜂討論機師的錄用問題,例如哪些精神疾病和治療經歷可以被接受,彷彿這是防止事件再次發生的關鍵。當我讀完德國與美國心理學界與該事件相關的論文,以及德國當地對於該事件的深入報導, 心裡開始出現了稍微不同的想法。

在我看來,盧比茨面對電力只剩3%的自我,開始對自我的消滅感到恐懼,卻又幻想出一個不真實的、已經充電到150%的自我,準備大顯身手一番。在事件發生不過幾週前,盧比茨買了兩輛新車給自己和女友。這應該也是以僅剩3%的電力,挑戰需要更多電力的行為。

在旁人的記憶中,盧比茨是一個好人。同事說他不是會輕易說出「我想死」的人;從小看著他長大的鄰居,也異口同聲稱讚他是人見人愛的孩子。儘管如此,在事故發生前不久,盧比茨曾告訴女友:

❝我總有一天要改變所有的體制,而且全世界都會因此知道我的名字。❞

無論真正的動機是什麼,這次事故也許是逐漸喘不過氣的盧比茨,試圖向全世界證明自我存在的最後一次反擊。從結果來看,他確實將自己的名字永遠留在世界上了―如汙水般的臭名。

根據事故發生後揭露的消息,當時盧比茨視力正逐漸惡化,已經達到幾乎完全喪失視力的程度,他每天生活在可能要放棄機師工作的恐懼中,並深受折磨。當然,盧比茨所經歷的自我消滅的威脅,也許並不僅止於這些。只是盧比茨已經不在人世,他私生活中最隱密的內在樣貌也已無從得知。儘管如此,對於這個慘烈且難以接受的事故,醫學界只是單純地歸因於憂鬱症,這點我個人感到非常懷疑。

當自我存在即將消滅之際,可以最快速證明自我存在的方法,便是暴力。暴力是最能極大化自我存在的方法。一旦成為所有人眼中的暴力份子,這些人將能在他人極大的恐懼中, 看見自己正急速膨脹的存在感。

那麼,面對「自我消滅」頻繁發生的現代社會,我們又該如何是好?

(本文作者為精神科醫師;原文刊載於鄭惠信《好好回話,開啟好關係:用三句話暖進人心,做個支撐他人的成熟大人》/采實文化出版)《好好回話,開啟好關係:用三句話暖進人心,做個支撐他人的成熟大人》圖/《好好回話,開啟好關係:用三句話暖進人心,做個支撐他人的成熟大人》

加入健康遠見Line,對身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