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

想建立良好互動關係?先試著不要以「心中理想的樣貌」看待父母!

面對現實中需要照護的父母
想建立良好互動關係?先試著不要以「心中理想的樣貌」看待父母! 想建立良好互動關係?先試著不要以「心中理想的樣貌」看待父母!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孩子出生的時候,由於父母與孩子是此生初次見面,而孩子理所當然沒有力量完成任何事,他的一舉一動都能令人感到 開心。接著父母會以心中理想的子女形象,看待現實中的子女;理想與現實中的子女之間並無任何關聯,不過是父母所希望的理想樣貌,但是父母要將理想化為現實並不是那麼困難。 

然而換成是父母的話,他們在需要照顧之前有一段悠長的人生歷史。接受照護之前曾經是無所不能的父母,那樣的形象就此成為子女心目中理想的父母樣貌。 

作家北杜夫以下面這段話,描述身為歌人的父親斎藤茂吉。 

「小時候讓我感到害怕、侷促不安的父親,冷不防變成另一個令人尊敬的歌人。我一反過往開始敬重父親,高中時代甚至吟唱著幼稚拙劣的仿作詩歌。」

〔北杜夫《青年茂吉的〈赤光〉〈璞玉〉時代》(青年茂吉「赤光」「あらたま」時代,暫譯)〕茂吉逐漸老去的身影,北杜夫也沒有錯過。每次茂吉去散步都隨身攜帶記事本,信手寫下創作的短歌。北杜夫會偷看記事本,知道父親還有著旺盛的創作欲便感到安心;反之,見到拙劣的詩作就為父親的衰退而失望。我想,比起讓他感到安心的次數,想必是令他失望的次數愈來愈多了吧。 

由於我並沒有像北杜夫看待茂吉那樣,對自己的父親抱持著敬重的想法,難免因此對北杜夫的那番話感到詫異。 

作家沢木耕太郎的父親是俳句詩人,沢木將父親吟詠的俳句整理成冊。沢木在他的記憶中,他不曾對父親有過激烈的言語衝撞,應該連一次也沒有反抗過〔沢木耕太郎《無名》(無名,暫譯)〕。這一點雖然與我近似,但沢木提到「從小就覺得必須保護父親才行」的說法,卻使我感到驚訝。因為我對父親從來沒有過那樣的想法。 

不過,我身邊有很多人是一直都敬重父母,對他們抱持好感。對這些人來說,如果父母出現了衰退現象,尤其是因為失智而忘記過去的事,或使得性格有了轉變,應該會讓他們覺得「眼前現實中的父母,與自己過去理想中的父母,實在落差太大」吧。 

然而,要是不能抹去對父母的理想化看法,不能接受現實中的父母,就無法與他們建立良好關係。父母已經遺失了過去,失落的往昔不盡然都是美好的回憶;子女經歷過的痛苦、討厭的記憶,父母卻早已忘記,再怎麼難以割捨,現實中僅存的,就只是已經遺忘過去的父母。 

照顧父母的時候可以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不要以心中理想的樣貌去看待父母。只要是以理想的樣貌去看待,眼裡就只會見到滿是缺點的父母。父母年輕時如果很「優秀」,會讓人很難接受這種理想與現實悖離的狀況,不過還是要面對現實中的父母,與無可替代的他們建立關係。 

不只是父母,如果有人把你說得很好,好到與現實中的你脫了節,他將自己心中有關於你的理想樣貌,與現實中的你混淆在一起,應該會讓你覺得很難與他相處吧?如果在他面前,你可以不必刻意表現得特別優異,只要當一個普通的自己就好,想必會輕鬆得多。 

 (本文作者為哲學家;原文刊載於岸見一郎《 照護年邁父母的勇氣:阿德勒心理學x肯定自己x修復親子關係,照護者的心靈自癒指南》/大好書屋出版)

《 照護年邁父母的勇氣:阿德勒心理學x肯定自己x修復親子關係,照護者的心靈自癒指南》。大好書屋提供圖/《 照護年邁父母的勇氣:阿德勒心理學x肯定自己x修復親子關係,照護者的心靈自癒指南》。大好書屋提供

加入健康遠見Line,對身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