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

研究:阿茲海默症及相關認知症確診,將影響長者社交活動與情緒

研究:阿茲海默症及相關認知症確診,將影響長者社交活動與情緒 研究:阿茲海默症及相關認知症確診,影響到長者社交活動與情緒。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akutaso

大家一定對於認知症在公衛上的這段句子很熟悉:「早期發覺、早期診斷、早期治療」,過去我曾指出,當社會支持網尚未建構,來支持認知症家庭時,早期診斷之後,他們得不到應有的協助,該怎麼辦?同時,尚未有可治癒認知症的藥物,目前的藥物僅是症狀治療,試問:「如何早期治療?早期治療什麼?」

所以,儘管人們認為阿茲海默症和其他類型認知症的早期診斷至關重要,但美國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的一項新研究發現,早期診斷可能會在無意中影響長者的社會關係和社交活動,負面後果可能包括自殺風險增加或要求醫生協助自殺。

確診者及其家屬需要相關支持與協助配套

醫療界的想法是:「早期發覺、早期診斷、早期治療」可以改善生活,延緩退化,此一命題是否是用每一位長者?還是醫療界一廂情願的想法,這一實證研究可供醫療界思考,若要規劃與執行「早期發覺、早期診斷、早期治療」政策,相關支持與協助的配套及基礎建設是否完備,對確診者及其家屬是否需要心理輔導與諮商。

過去曾與台灣南部一位積極參與地方及全國性醫師團體的基層診所醫師討論,我問:基層診所協助早期診斷出認知症患者,倘若社區支持網尚未建構,這些家庭該怎麼辦?他的回答令人搖頭嘆息,他表示,那是社工的事!美國這項研究結果不知是否能喚醒他:「醫學教育的學習是所為何?是否能落實『以人為本』?」

雖然認知症早期診斷有好處,但卻可能伴隨負面後果

這項研究發表在《認知症與老年認知障礙》(Dementia and Geriatric Cognitive Disorders)雜誌上,研究了最近被診斷為阿茲海默症和相關認知症患者對其在社交網路、社會參與和社會支持的影響。

羅格斯大學紐華克分校社會工作系的助理教授Takashi Amano 表示,阿茲海默症和不同類型的認知症是公共衛生的關注重點,對這些疾病患者、他們的家庭和社會都有重大影響。近年來,公衛專業人士希望更早診斷患者,因為這樣做有更好的長期照護規劃和更少的焦慮。雖然早期診斷有好處,但負面後果可能包括自殺風險增加或要求醫生協助自殺。

研究發現,一個人的社交網路和社會支援並不會隨著阿茲海默症和不同類型認知症的診斷而增加,這對資源較少的弱勢群體來說可能尤其成問題。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

研究發現:阿茲海默症及相關認知症確診,影響到長者社交活動與情緒

該研究發現,這種診斷影響長者減少了打電話、面對面交流以及參加體育和其他社交活動的時間。根據該研究,2020年,美國有600多萬人被診斷患有阿茲海默症和相關認知症。

研究人員使用了健康與退休研究(Health and Retirement Study)的資料,這是一項針對51歲及以上成年人及其配偶的全國性研究。研究人員在2012年、2014年和2016年對這些成年人進行了跟蹤調查。

2014年確診的患者與沒有確診的患者進行了比較。研究人員在他們確診兩年後測量了他們的社會關係,考察了社交和非正式的參與,如在電話中見面和交談,以及正式的參與,如志願服務、參加教育專案、體育比賽或與俱樂部或非宗教組織的社會活動。社交網路包括一個人擁有的親密關係的數量。社會支持被認為是積極的或消極的。

研究結果表明,被診斷為阿茲海默症和不同類型認知症可能會對社會關係產生意想不到的影響,包括減少正式和非正式的社會參與。

研究人員建議,從醫療人員和公共衛生決策者應意識到後果,確定減輕診斷帶來的負面影響的策略,並尋求在診斷後動員支援網路的方法。

參與這項研究計畫的羅格斯大學社會工作學院(Rutgers School of Social Work-New Brunswick)博士生Addam Reynolds表示,社會關係是生活品質的一個基本特徵,可以緩衝認知能力下降,基於這些疾病缺乏治療方法,必須關注人們在被診斷出阿茲海默症和相關認知症後,如何保持或改善他們的生活品質。

研究人員表示,促進非正式的社交活動(面對面和電話交流)可能尤為重要,因為這比正式的社交活動更容易獲得。

(本文作者為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長照、認知症政策研究者)

參考資料:

Diagnosis of Alzheimer’s and related dementias reduces social activity, study suggests
Date: November 9, 2021

只靠醫療 能阻擋失智症海嘯?
蘋果日報論壇版2017-12-07


加入健康遠見Line,對身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