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

自我誇飾和包裝都是為了維護自尊!找對方向才能不再迷失

自我誇飾和包裝都是為了維護自尊!找對方向才能不再迷失 只有在值得信任的朋友面前,才會難得的展現自己真正的樣貌,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人們想要隱藏自身樣貌的原因是不安全感,因為展現真我時,難以預測對方會有何種反應,深怕會出現有關自己的負面評價,若造成蝴蝶效應,還要面對不知會不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不安,因為感受到危險,所以不願意展現真正的自我,寧願安全的保護自己。

裝乖給人看,只會累死自己 

只有在值得信任的朋友面前才會難得的展現自己真正的樣貌若有被誤會的經驗,往後就會認為他人都不喜歡自己而更加不安,時而期待對方能接受真正的自己,又不想讓對方失望;時而是為了迴避預期的風險,而讓我們假定「基本上他人對於真正的自己難以有好印象」。

因為不論何時,只要被拒絕、被毫無理由排斥,總是會給自己帶來極大傷痛,所以會將面對他人的自己細分為「公司的我」、「摯友面前的我」、「家人面前的我」等,但卻也經常出現不同自我的行為差異過大,讓人認為是另外一個人的情況。 

個性隨和、總是愛笑的佑美,跟所有人都相處融洽,人見人愛又親切的她,周遭人經常拜託她一些小事,當問及這樣會不會覺得厭煩時,她說「我有準備幾個面具,可以根據需求使用,所以不太會有壓力」。儘管是自我包裝,但佑美就如同京劇演員一樣幾乎不覺得有壓力。 

大腦處理從各種情況接收到的資訊的「工作場所」是短期記憶,也稱為「工作記憶」(working memory)工作記憶的容量有限制,不可能一次處理所有資訊,所以人們會採用自己熟練的技術「認知策略」,盡力縮減資訊處理的消耗容量,然而不可能同時採用數十個策略,因為在工作記憶這一系統做不到,所以不論一個人依據經驗形成的「後設認知」(metacognition)能力有多發達,只要處於不斷變更各種社會面具的狀態下,就很容易超過乘載容量而感到厭倦。 

因為與他人在一起這件事本身就令人疲憊,所以會覺得一個人最舒服,如此就可以脫下所有社會面具,不需要辛苦的注意別人情緒或是害怕被誤會。雖是「自發性孤獨」卻也會感到寂寞,即便如此又沒自信展現真正的自己,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維護自尊心的社會面具

自我誇飾或自我包裝都是為了守護自己的自尊自尊(self-esteem)是指對自己「尊嚴性」的自我內部意識,與自我價值感、自我尊重的概念相似,從「我的固有意識」這點看來,是個人心理健康重要的一環。所以當人們感到自尊受到威脅時,就會快速架起防禦姿態。

也就是預想他人會給予負面評價時,認為寶貴的自尊會受到威脅而十分緊張,這時每個人所採取的防禦姿態各不相同,有人會以攻擊姿態反應、有人會極力地對他人表現出好意,但目的卻是為避免出現負評嘴裡說著「好的好的」,事實上卻是以敷衍的方式表現出不開心的情緒,當然這種行為也是防禦姿態的一環,而這類事件也常見於我們周遭。 

「恐懼管理理論」(terror management theory)說明自尊心的目的是自我防禦從這一觀點看來,試著表現出好的一面很稀鬆平常,特別是面對「存在性焦慮」(existential anxiety)時會想要保護自己。

所謂存在性焦慮是身而為人都必然會經歷過的不可抗力的不安,因為存在的本身就會引起不安,與看著深海或黑暗宇宙時感覺到的恐懼一脈相通,光想像在無重力狀態漂浮的樣子就會覺得暈眩,人在面對人生無意義、死亡、人生有限時,就會感到無比沉重。 

所以我們會豎立起自尊這面盾牌去對抗存在性焦慮,從宇宙看來如同一顆塵埃的自己,在關係中只要能確認自己身為人的價值,就能短暫地消除不安,並為了感受有限的生命而努力,換句話說,努力想展示正向的一面也是為了生存。 

自尊在大部分的時間和情況下是一種穩定的人格特徵,稱為「特質(trait)自尊」,這不會因為年齡或是環境改變而改變;另一方面還有無時不刻都在變化的「狀態(state)自尊」,狀態自尊會依據生活的經驗而改變。

比方說自己對相親對象的初次印象不錯,但卻沒有被對方接受,這時狀態自尊就如同被劃過一道「刮痕」,讓情緒受到動搖,在感到有自信的同時湧現出丟臉與羞愧的情緒;還有在減肥成功時,狀態自尊會急速往上升,可以感受到逐漸升高的自我價值,然而幾個月後,若體重出現反復,狀態自尊就會快速下降。 

若是認為形象管理很重要的人,就會利用社會面具,展現八面玲瓏的魅力,維持高度的狀態自尊,享受到所有人的認同且不製造衝突,同時領略到「人際關係卓越的自我」外表看來沒有缺點的美麗自我、高年薪的自我、孝心值得嘉許的自我…等,這些高度狀態自尊的確會為不同人帶來不同的自我感受。 

找對方向,戴上面具也不迷失 

然而在這個擁有許多社會面具,造成認知混亂的情況下,阻止我們前進的試煉是什麼呢?這必須從自尊的「內容」與「構造」中找尋,自尊的內容必須由對人們很重要東西來填滿,其構造越明確,自尊就越高。 

能夠認清自己的價值在哪裡,才能擁有自尊,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shutterstock圖/能夠認清自己的價值在哪裡,才能擁有自尊,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首先,我們來探討一下自尊的內容。即使是在現代這種自我意識來臨的時代,每個人都開始重視個人主義,卻依然不可能完全脫離「我們」這一個集體主義的概念。

反觀生物學也是如此,大腦負責處理資訊的基本單位是神經細胞,負責刺激傳導神經細胞之間的絕緣體是「神經膠質細胞」(glial cell),因為有神經膠質細胞,人們可以做出判斷與決定,若神經細胞與神經膠質細胞沒有「連結」的話,神經細胞就無法正常活動,失去連結的神經細胞,就會因無法交換刺激而造成大腦功能停止。 

就像上述的神經細胞一樣,自己因為與他人有所連結,而不斷的相互影響,建構「自我」的特性,就是根據「我們」(weness)之中的角色與功能規範,不可能離群索居。 

他人的認同在自尊建立的過程中,是一個重要的關鍵角色,因為想要走向正向就需要有根據,自尊雖然是個人固有意識,但卻是在社會脈絡中形成,沒有他人的回饋,就難以評價現在的自己夠不夠好。 

當展現出某一種樣貌時,只要他人表現出讚賞或是認同,就能產生「我真的很棒」的想法,那麼究竟是在哪一方面認為自己很棒時,就會提升自尊呢?在許許多多社會面具之中,該注重哪一點才能夠更幸福呢? 

錢、外貌、物質雖然某一程度會影響幸福,不過通常認為當這些外在條件超過一定程度後,就不具決定性的影響。有錢很好,但卻不是幸福的必要件;而金錢匱乏會對生計造成影響,難以幸福;外貌好雖然會獲得讚嘆,但外貌佳的人也不是個個都很幸福。 

正確答案其實很陳腔濫調,但卻容易被忽略,那就是家人與家庭,大致上是父母在「父母職責」上認為自己做得好時,自尊就會隨之提高。

根據某心理學研究結果指出,當父親被認同為一家之長時,以及當母親認為自己做到身為媽媽的角色時,自尊就會提高;當青少年感覺到自己身為「小大人」獲得尊重時,其自尊就會提高。

換句話說,在一個每個人都各司其職、共享自由意志的家庭裡,擁有情緒交流共鳴時,就能對自尊形成帶來正向影響,進而越來越幸福。這裡所指的「家人」並非只有血緣之間,而是如同家人般親近、可信賴的關係中也有助於自尊的正向成長。 

再者,僅次於自尊「內容」的就是自尊的「構造」,擁有明確安穩自尊構造的人,其「自我概念清晰度」(self-concept clarity)就高,當自我概念明確具一貫性又安穩時,就較少受到與自己有關的負面資訊的影響,以及較少因他人評價而感受到威脅。 

就算擁有數個社會面具,其中存有的那個真我鮮明可辨識的話,就不會造成認同上的混亂。若擁有不被淹沒的核心自我,僅在需要的時才戴上社會面具,當時間一過就能再次回到真我的狀態。 

所以我們必須學會下決斷。自己的價值在哪裡、成長正向自尊的重要人生方向是什麼,即使戴上面具要意識到好的方向在哪裡,必須選擇與集中在好的方向,才能讓自尊的構造越來越清晰明確。 

他人的存在相當奧妙,可能會給自己帶來傷害、也可能可以幫助療癒自我內心創傷,就算疲倦於戴面具示人因而宣示要一個人生活,但若能跟一位真正可以放鬆自我的人在一起,也能恢復幸福的能量,因為在這個關係中,自己的色彩會更為鮮明。 

(本文作者為李東龜、李誠職、安夏陽:原文刊載於《在意別人而受傷,怎麼找回快樂:用心理學療癒內心傷痕,不再為人際焦慮,真正做自己》/方言文化出版)

《在意別人而受傷,怎麼找回快樂:用心理學療癒內心傷痕,不再為人際焦慮,真正做自己》方言文化提供圖/《在意別人而受傷,怎麼找回快樂:用心理學療癒內心傷痕,不再為人際焦慮,真正做自己》方言文化提供

加入健康遠見Line,對身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