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整頓妳的情緒房間》

善待自己,坦然面對適度的虛榮心

作者 / 閱讀,對身體好! 發表日期 / 2018/4/16  瀏覽數 / loading

在一天結束之際,當妳刷牙、洗臉,準備上床時,妳會檢討:我今天的表現如何?有沒有為健康加分?通常答案都不怎麼理想,一旦想到今天多吃了幾塊糕點,或是游泳少游了幾圈,就會害怕站在鏡子前或磅秤上。好吧,這是在說我。不過,我們雜誌經常針對女性做民調,也會用電郵、部落格和推特與她們互動,所以我知道有其他千百萬的女性也跟我一樣。

身體形象是一個複雜的情緒領域,它牽涉到浴室(磅秤所在的地方)、廚房(吃的食物關係到體重與健康)、臥室(妳覺得自己在臥室的吸引力,是自我性意識的一個要素)、起居室(妳的母親是否年老得很優雅?妳父親的健康如何影響到妳對醫生和健檢的態度?),以及客廳(妳會在這裡與其他女性比東比西,包括親密的手帕交,以及所有透過電影、電視、雜誌和廣告,進入妳生活的其他美女)。無論妳是否認為歌壇天后碧昂絲或巴西名模吉賽兒(Gisele)的身材完美無瑕,妳大概都不會長得跟她們太像,那麼我們就不免要問自己兩個重要的問題:我對「健康快樂」的標準是什麼?什麼身材和體重才適合我、對我而言算是「恰到好處」

我到《悅己》上班後發現,女人普遍對自己的身材感到不滿,經過調查,發現只有18%的女性覺得自己的體重「恰恰好」,相當於不到1/5;認為自己太瘦的占5%,其餘全都把自己歸入「太胖」一族。她們有的自稱「豐腴」(46%),有的自稱「超重」(22%),有的自稱「肥胖」(9%),總計有高達82%的女性對自己的身材不滿意。由此可見,女性在身體健康和思想健康兩方面都需要引導。

除了提供女性正確飲食、固定運動和增進身體健康的工具之外,我們也需要傳授她們新的思考方式,讓她們打從內心對外表更有自信。女人不必懲罰自己吃得太多,而是應該對身體抱持正面態度,並以正確的方法善待自己的身體。我們要傳達的觀念是:請愛護自己的身體、珍惜它,如此一來,它也會回過頭來愛妳,變成妳想要的樣貌(如果厭惡自己的身體,把它當敵人看待,那麼注定一輩子得面對精神焦慮、健康問題、及體重不必要的起起伏伏)。

大多數女性,特別是二、三十歲的年紀,尚未經歷過親友健康出狀況的經驗,很容易讓磅秤上的數字來左右自己一天心情的好壞。這種態度會跟隨她們來到各個房間,使她們太在乎體重,而忽略了一些更值得高興的事。這就好比不滿意自己體重的女子,見到人打招呼時,不是說「哈囉」,而是在心裡嘀咕:「我看起來胖不胖?」

這種態度一定得戒掉,也絕對戒得掉,而且一旦態度改變之後,身體也會變好,我自己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證。不要再死抱著那10、15或20磅的體重,為妳的精神和情緒硬碟騰出空間吧,在浴室裡,最應該好好思考的不是磅秤,甚至也並非鏡子,而是妳有多重視自己的健康。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takayuki

適度的虛榮心是健康的

在這裡,我也要為虛榮心,至少是適度的虛榮心,主持一下公道。注重自己的外表可以是激勵許多女性的正面力量,它督促我們不要讓自己鬆懈下來,而是盡可能把健康維持得愈久愈好,愛漂亮甚至可能救妳一命。唯一的條件是,它必須帶來正面的行為。

覺得自己太胖嗎?我會去跑步或取消夜裡的甜食宵夜;怕長出皺紋嗎?我會塗上厚厚的防曬乳液,再噴上人工古銅膚色液。我知道是虛榮心促使我願意去騎腳踏車,或是放棄在睡前吃冰淇淋,可是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虛榮心在醫學界被視為是染上可能是不治之症後,能夠復元的重要因素。直到我遇到一位非常特殊又勇敢的女子,她對抗並戰勝了癌症,以下是她的故事。

珍妮佛.琳恩(Jennifer Linn)在三十幾歲時被診斷出罹患罕見的肉瘤,這種癌症不易發現,更難治療。當她開完刀切除長在腹部的腫瘤,即將開始做化療時,醫生問她最需要什麼,她答道:「我需要運動。你可以讓我變禿頭,可是不能讓我又禿又胖,那樣我就不認得我自己了,我也會覺得自己真的病得很嚴重。所以,我非常需要在病房裡放一台固定式健身腳踏車。」後來在她病床旁果真擺了一部腳踏車,在復元期間,她開始騎腳踏車,即使每天只有幾分鐘也好,她甚至創立了名為「為生存而騎」(Cycle for Survival)的慈善組織,募款資助癌症療法的相關研究。

有一天,珍妮佛對主治醫師說出真心話:「你覺得我得了癌症還那麼虛榮,是不是很不好?」醫師對她說:「不會,虛榮心對健康有益。我擔心的反而是那些放棄自己外貌的病人,當他們不再在乎自己好不好看的時候,我就知道我該擔心了。」珍妮佛的故事讓我們看到,適度的虛榮心是保持健康和保護自我的一種方式,只要不沉迷就好。

有一個幸福小工具提醒我要重視自己的幸福,即使在鏡中細看自己日漸寬廣的臀部時,也要抱持這種想法。那心得只有兩個字,就是「浪費」,譬如不要浪費自己的健康,或是為求速效而做出危及自己將來的自毀行為。我不吃營養品,連止痛藥也不吃(除非真的痛得受不了);我也不相信坊間的節食法或斷食法(我很少錯過任何一餐),除了正確飲食和運動以外的減重法,對我一律是拒絕往來戶。為了希望更漂亮而去做有害健康的舉動,現在對我而言,根本是瘋狂的行為。

但我並非向來都這麼明智,在我戒菸之前,一個當醫生的朋友對我說:「妳的身體非常健康,為什麼要抽菸呢?為什麼要白白浪費這大好的健康?」那時候我快30歲,不許自己吃東西、喝飲料(為了不讓體重增加),所以我就抽菸。當時年紀輕,又很笨,他的話有如當頭棒喝,「浪費」兩個字喚醒了我。我不會浪費牛奶、剩菜或金錢,那又為什麼要浪費像健康如此寶貴的東西呢?

後來我成功戒菸,「浪費」一詞也幫助我重塑了對身體、健康和所有上蒼賦予我一切恩賜的想法。如今,我在浴室裡的情緒比較少自我批評,更多的是關心,以及感謝自己有可資善待的身體。

幸福絆腳石:我連站上磅秤都不肯!

「有些女人會有為頭髮煩惱的日子,我則有為體重頭痛的日子。那指的是從一大早就很不順,因為一覺醒來只感到體重增加,不免為前一晚所吃的食物內疚不已。我甚至不肯上磅秤,因為我知道磅秤上的數字不會很好看。」—珍妮,44歲;緬因州波特蘭(Portland)

回到情緒的源頭

珍妮為體態的問題已經掙扎許多年了,儘管她向來保持得不錯,健康狀況也很好,體重從來沒有真正超重過,可是她三不五時總愛說:「我覺得有一點發福,尤其是中間這裡。」

珍妮認為吃是一種愛自己的方式,所以每次都吃得很盡興,也不覺得已經胖到必須節食的地步。她以為這種態度是對的,因為她喜歡運動。「每次跑完步之後,我就會認為自己有資格吃巧克力蛋糕當點心!」不過這些年來,她的體重在不知不覺中累積。「整天坐辦公桌,消耗的熱量不足以抵掉我吃進去的熱量,結果體重愈來愈重,也愈來愈不樂意見到日益變粗的腰圍。」

後來,她發生一次健康虛驚。42歲那年,某天,她覺得心口猛跳,胸部砰砰作響,以為是心臟病發作。醫生診斷她心跳急速與心臟病突發無關,不過卻反映出她承受了太大的壓力,而且膽固醇太高,除非改變飲食習慣,否則就得靠吃藥來控制。

「我放棄冰淇淋和起士,大量減少吃肉,改多吃魚,結果妳猜如何?我在大概六個星期減了10磅。現在我對食物的觀念完全改變,食物是為了維持健康。我的膽固醇也從275降到205,而且還在持續下降中。我現在知道,吃進肚子的食物真的很重要。」珍妮如今不是因為怕胖,而是為了正當理由、為了珍惜自己的身體而重視飲食。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TORWAISTUDIO

開啟幸福的鑰匙

珍妮的問題出在她很愛自己,愛到在跑完步以後會用巧克力蛋糕作為犒賞,卻因此危害到健康。此處的無意識過程是一種「抵消作用」—她做了一件好事(跑步),卻被另一件事(吃蛋糕)所抵消。這麼做不但使她所有的汗水歸零,更威脅到長期的健康。

大多數人並不知道,短短幾分鐘內吞下的熱量,可能超過在健身房做兩個小時運動所燃燒的熱量。就珍妮而言,令她不高興的固然是身材,她所重視的焦點也擺在那多出來的幾磅上面,不過問題的癥結可能在於她自暴自棄的行為模式。她努力節制、維持健康,卻因為某人或某事惹惱了她,便失去理智,做出凱撒琳所說的逃避之舉,放情大吃,藉著食物來安撫自己。

許多女人誤以為要節食就得對美食敬而遠之,兩者只能擇其一。其實妳可以同時兼顧,只要改變思考模式,相信健康食物也可以很美味,而「犒賞」自己的意思,是用正確的方式來進行。珍妮領悟到,在健身房做完運動,或是好不容易忙完白天吃重的工作之後,與其不自覺地吃巧克力,不如停下來想想看究竟是什麼事令她感到壓力那麼大,想清楚之後,便能以建設性的方式解決問題。最後,她不再靠吃來抒解壓力,而是決定把壓力擺一邊,連帶丟棄不健康的食物。

珍妮為了心臟健康而開始注重自己所吃的食物,後來,她決定要維持這個習慣,並選擇最健康的食物,很快的,她便對自己的外表及感覺所產生的變化十分滿意。這是又一個「接受現狀,不然就追求成長」的例子,意指妳可以得過且過,繼續以情緒化、不健康的角度去看待食物;或是追求成長,找出自己忍不住亂吃的原因,繼而養成健康的飲食習慣。

•  幸福小工具:善待自己要用對方式。

(首圖來源:Pexels Min An

(原文刊載於露西‧丹齊格Lucy Danziger、凱薩琳‧柏恩杜夫Catherine Birndorf《整頓妳的情緒房間》/時報出版)

延伸閱讀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