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

不需為別人的情緒負責,重新找回人際關係裡的主動權

設下情緒的界線,不再輕易被牽著鼻子走

不需為別人的情緒負責,重新找回人際關係裡的主動權

如果我們維護不了自己內在的安全領土,就無法確保心裡的安全基地不受任何戰火波及。

(首圖僅為情境配圖)

若希望自尊安穩,就要確保自己內在空間的完整性,不任由他人侵害及抨擊。

在這獨立的心理空間,你可以擁有自己的情緒狀態,可以允許自己擁有專屬自己的感受和想法,這些都不需要得到他人認同才能存在。

想維護好自己內在的空間,就需要建立完善的心理界線,這界線要有彈性但絕不鬆散,也不會受到外界的干擾混淆。情緒界線若是混淆不清、鬆散崩解,他人的情緒或言論都會輕易地侵入你的內在空間,佔據你的心理、影響你的生活。

這時,不僅他人能輕易讓你的情緒隨波起舞,也能輕易地操縱你的喜怒哀樂。

因外在聲浪而混亂的心

在生活中,我們的情緒、感受是很容易受人擺佈和操縱的。

例如,才剛上班,同事就悶不吭聲地走到你身邊,像是好心來給你通風報信似地對你說:「你知不知道昨天你下班後,老闆跟我說什麼?他擔心你做事太衝動,又不成熟,不知道你手上的案子到底能不能達成?」

接下來,你的情緒開始大受影響,除了吃驚、不解,還有莫名的委屈,覺得自己被人背後議論,遭人指指點點。你失去了原本的平靜,對自己身處在一個不真誠的環境裡充滿了憤怒。周圍這些人,竟然覺得你似乎做不到這件事,等著看你出錯、出洋相,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原本,在一天工作的開始,你心情頗佳,也準備好接受工作的挑戰,卻在他人的煽風點火,或看似打小報告的舉動中,讓自己的心像是被打破洞的船身,進了水而沉船,早就忘記自己原本要進行的目標及規劃好的航道。

你的心情,因著一個突如其來的干擾被打亂了,再也無法專心安定地工作,那份預計進行的計畫,對你而言更是滯礙難行。

這就是沒有好好守護自己的內在空間,任由自己的情緒被別人的舉動牽著走。

也許,別人是帶著聽八卦、看好戲的心態,想看看你會有什麼反應,結果你真的反應不小。

也許,別人就是無顧於你的感受,恣意地打擾你,侵犯你的界線,結果你真的護全不了自己的心,真的任其踐踏。

如果,你維護不了自己內在的安全領土,就無法確保自己心理的安全基地,不受任何戰火波及。

一個不斷處於戰火中的人,總是十萬火急地因應周遭發射過來的砲火,他又怎麼可能有力氣建造好自己的護城河,和發展城內的建設呢?他只能在砲火連連中,苟延殘喘地應付敵軍,用僅剩不多的戰力,勉強不要棄械投降。但你的自尊呢?在別人隨性干擾、任意評論的斷定中,早已受到嚴重破壞,讓你對自己的支持和信心,幾乎蕩然無存。

改變自己與外人互動的方式

想維持自己的自尊水平,就要充分地認知自己是獨立完整的個體的事實。這是每個人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隨意被剝奪及漠視的。

倘若,一個人的思想能輕易地就被駭入、洗腦,讓情緒被任意操縱及擺佈,那麼這個人勢必無法安心度日,時常會對於外界「不知又會傳來什麼訊息,又會發生什麼風波?」而提心吊膽。

若你有意好好維護自尊水平,請花些心思及關注,重新檢視自己的人際關係。

(圖/Pakutaso 20546

當你過往處於低自尊的自我狀態時,就很容易招來或投入那些會操控、支配你的關係,自身也容易受人際關係左右及侵害。如果你想要改變目前的自尊狀態,提升你的自尊水平,那麼就需要用心覺察、重新檢視過去那些讓你無緣無故就處於低落、沮喪及挫敗狀態的關係中,有什麼共通的問題?並且試著讓自己發展出新型態的關係,才能讓過往的互動模式不再重現。

你可以選擇疏遠或離開那些總是看低你、毫不留情就貶抑你的人,你實在不需要讓人牽著鼻子走,讓自己一直以為必須追逐某某人的認同及肯定,自己才算得上有能力、夠資格。這種任人對待自己的方式,就像你接受了「吆喝別人一起來圍攻、霸凌自己」的事實,這會導致你不停地漠視及傷害自己,讓情緒始終受人操弄,對自己的觀感一蹶不振。

若無法離開或是疏遠這段關係,那麼就讓自己嘗試改變互動的方式。

如果,你以前總像應聲蟲似地順應附和,現在就改為保持沉默或少言。如果你以前急著對人討饒或討好,現在就開始學著,先讓自己冷靜下來,多些觀察後,再想想如何以不傷人傷己的方式給出回應。

在與人溝通前,盡量先確認自己的想法和情感狀態,並且想好如何表達。當一個人越不理解自己,對自己的所思所想越沒有原則和定見,也不知道如何表達時,往往最容易被操控及被支配。因為人們會以為他沒想法、沒立場,因此拚命地將自己的觀點和感受塞給他,要他毫不猶豫地吞下。

對自己的原則及價值觀立場越清楚、越堅定的人,才能即時地和人交流、對話,再透過表達和回應,與對方進行溝通、詢問及協調。這樣的人,即使在彼此沒有共識、無法完全交流的情況下,也不致受人任意擺佈及操縱。

這世界存在著善良,也存在邪惡

那些總是一廂情願地抱持天真及單純信念,要自己相信天下盡是好人,而忽略真實世界同樣存在著殘酷和詭詐的人,就很容易接收別人的表面訊息。並且,會以這些收到的訊息去表現、反應,而未察覺他人行為背後的動機,因此容易受到他人言行的設計。

如果,你一直無條件信任別人,以天真浪漫的眼光看待世界,事實上卻不斷地經歷被外界操控下的欺騙和背叛,怎麼可能維護好自尊呢?你必然會因為欺騙和操弄的發生,在震驚之餘,對自己面對外界的待人處事能力存疑,越來越不信任別人,也越來越否定自己,並且始終不明白自己為什麼總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你自認是什麼樣的人」和「你實際是什麼樣的人」,兩者之間存在的懸殊越大,越不一致,你的自尊水平下降的速度就會越劇烈。只有在我們希望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和真實呈現出的自己比較一致、靠近時,我們對自己的信任和接受度,才能維持平穩。當你越能清楚地認知自己,對自己的認識越持平、完整、不偏頗,才能在眾聲喧譁的言論中,以及他人和你之間的各種應對中,仍保有自我的清醒及安在。不論別人是高捧你,還是貶抑你,認為你善良還是邪惡,你都能回歸對自己的認識,不會迷失在別人的評價中,認不清自己。

你要試著了解,不論別人如何評價你,甚至擺出一副比你還了解你自己的姿態時,你都要回到相信自己是誰的立場上。別人的觀點和評價,是他從那個位置投射出的看法,並不代表就是真理。他有權利表達,但你也有不接受或不回應的權利。

不是人家怎麼說你,評價你的為人,你就真的是那個樣子。最怕的,是你不認識自己,對自己陌生和疏離,總在別人的觀感中找自己,想藉此瞧瞧自己究竟是什麼模樣。這就會讓你不斷受到他人言語的干擾和侵犯,影響內在的情緒而難以平靜。

你不需為別人的情緒負責

若是你的情緒及思想的界線因外界的聲浪而模糊了,任由彼此相互干擾及侵入,那麼許多時候你所做的反應、選擇及決定,就不是來自你的自主,而是源於他人及外界的干擾及影響。即使你不那麼心甘情願,你也會糊裡糊塗地做了、答應了、給出去了,而留給自己萬分懊悔、忿忿不平和怨懟的情緒。

如果你長期處於混亂及糾結的情緒下,又怎麼可能維護好自己的完整獨立呢?

你必然時常背負不是自己該負責的問題,也必然遭遇那些理不清楚、說不明白的情緒波及。

你可以試著練習,辨識出你的感受,與別人的感受的分別。

每個人都有表達情緒的權利,你不需要為別人的情緒負責,別人也不需要為你的情緒負責。別人都有感受和抒發情緒的權利,就如你也有感受和抒發情緒的權利,但他不需要你來認同,你也不需要他的認同。

所以,別因為別人的委屈或哀怨,就覺得自己應該為對方出頭或主持公道;也別因為別人的憤怒和不平,就覺得自己應該去順應或滿足對方的期待;當然,更不必因別人的惺惺作態,你就必須配合順應。

當你處於失去冷靜的情況下,而別人又試圖以情感操縱你時,你就很容易疏忽許多客觀層面的線索,造成自己無法釐清、無法正確決策。

當你覺察到別人正試圖用情感操控你的所思所想、影響你的感受時,這時除了挺住自己的立場、守護好情緒界線之外,關於對方情緒上的反應你也需要進一步思量,例如:「為什麼對方只是展現情緒感受,卻不實際行動,或面對處理問題?」「對方透過宣洩情緒,是希望我做些什麼?還是希望我如何反應?」

「因為對方的情緒,對我造成哪些影響?我又因此產生了哪些看法?為什麼我會受到這些影響?」

「我的回應是我真心想做的嗎?還是在為他人的情緒負責,想要讓他人情緒平復,想要得到他人的滿意和重視呢?」

好好地辨識及反思自己的心理狀態及情感反應,才不會在一連串混沌不清的情緒壓力中,迷失了自己,做出令自己懊悔的衝動反應。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維護好自己內在空間的完整(自我的領土),為自我建立清楚的原則和立場,才能在他人企圖以手段或言論操縱你的情緒時,清楚地辨認出自己的位置、底線,和自己的可為及不可為。

當你越能保有完整自我,越能為自我負責,他人的所作所為,能干擾及煽動你的層面,就會越來越少。當我們有能力守護好自尊的狀態和內在的領土,才能真實地感受到內心的寧靜與安穩。

給自己力量:信任別人,但也要設防

人際關係對於自我而言,是一種很複雜的動力。雖然我們都希望關係能為彼此帶來幸福、珍惜、愛護及相互支持,但絕對不是所有我們遇見的關係,都是如此。

畢竟人和人之間,都存在著不少差異性和獨特性。

過於天真,失去現實感的自我中心者,很容易存有一種想法:「我相信我怎麼對待別人,別人就會怎麼對待我。我若對別人好,別人一定也會對我好!」

這種一廂情願的想法,常導致自己沒有真實地認識別人,也從來沒有真正把別人的想法當一回事,好好地去觀察及了解。以致,許多時候,關係裡的欺騙和操控就已悄悄上演,最後徒留驚慌失措的自己,和感到莫名其妙、難以言清的遭遇。

當我們想維護好自尊時,必然是對人有所戒備,卻不因為存有這份戒備,而完全推翻了原有的信任感。

在戒備和信任之間,我們要隨著事實的接觸和了解,拿捏自己的信任度和開放度。對人既不過於開放,也不過度封閉,雖謹慎卻不失對人的友善和尊重,這才能為自己在人際關係中,建立起不被輕易摧毀、踐踏的自尊。

•  ​Shift Thinking:當你越能清楚地認知自己,才能在眾聲喧譁中,保有自我的清醒及安在。

(本文作者為璞成心理學堂總監​;原文刊載於蘇絢慧《找回愛與尊重的自尊課》/三采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