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壓

人生總有過不去的時候!難過時,別只低頭看想跳下去的位置

學會釋放自己壓抑的情緒
人生總有過不去的時候!難過時,別只低頭看想跳下去的位置

她是家人最愛的「神媽咪」,也是孩子眼中敬佩的「神老師」。沈雅琪,擔任國小教師20多年,陪伴遲緩發展小女兒一路學習成長,雖然過程中曾一度想放棄,但為了孩子,她還是挺起胸膛,堅持著,成為能夠被依靠的「母親」。

很久以前,我曾經有幾個知心好友,但是自從我家妹妹(女兒)入學後,傷心時,我不知道要找誰。

妹妹一年級那年的12月,我和妹妹閒聊間發現她被禁止上體育課3個月。強烈的憤怒、沒有及時發現的愧疚和長期的努力落空,完全擊潰我努力撐著的意志,讓我得了嚴重的憂鬱症,當時只要學生去上科任課,教室沒有人,我就會喘不過氣,有時嚎啕大哭,有時默默流淚。

終於等到召開教評會,教評會上我播放著妹妹上體操課、參加體操比賽的影片,要證明她活動自如,甚至有委員說:「這孩子在影片中的動作,說不定那老師都做不出來!」結果雖然通過懲處,卻還是有委員投了反對票。

這麼嚴重的疏失,竟然還有人投反對票!這件事讓我對已經待了17年的工作環境、這個我視為第二個家的地方失去信任。我沒辦法跟同事對話,不想聽到任何人的想法。最記得的是在期末考時,我到四樓監考,發下考卷後就在走廊踱步,來回走著,一邊流眼淚,一邊看著樓下,真的好想往下跳。但是,望著我家妹妹的教室,我心想:「妹妹如果看到我掉下去的樣子怎麼辦?」「沒有人載她回家,她怎麼回去?」「她今天晚上的功課沒有人幫忙,怎麼寫?」「哥哥們回家沒有晚餐可以吃哪!」還好打了下課鐘,我趕緊擦乾眼淚收考卷。

長達一整個月,我每天下班就去外木山,讓妹妹在後座睡覺,我吹著海風,看著浪花拍打石頭,看著潮起潮落,盡情的哭,聽著悲傷的音樂一直哭。

時間一到,我擦乾眼淚去接弟弟,然後回家煮飯。慢慢的,我發現自己聽的歌變得越來越輕快,有時看著海,眼淚不流了,是紅著眼眶、吸吸鼻子就好。

有一次看到妹妹用我的手機,一個注音、一個注音問我,然後發了訊息給阿嬤說:「我最喜歡阿嬤了!」還加了兩顆愛心。我突然好慶幸自己當時沒有跳下去,才能看到這個小孩慢慢用自己的方式努力著。我以為不認得字的她永遠沒辦法寫字,沒想到她學會在手機上選字了。

有人說我身邊還有工程師(編按:作者的丈夫)陪伴,但有時女人的淚水,男人永遠不會懂。如果連自己的枕邊人都無法懂,我又何必去奢求任何人懂?我的媽媽、姐妹和弟弟都很支持我,但是我不想讓他們擔心,所以當時也很少提到自己的狀況,只能用自己的方法慢慢修復。

難過的時候,不要只低頭看著想跳下去的位置。離開讓人傷透心、讓人連氣都喘不過來的地方,抬頭看看雲、看看樹、看看家裡可愛善良的孩子。可以到海邊吹吹風,找個能盡情哭一場的地方釋放自己的情緒。

❝如果當年跳下去,現在的美好,我們都看不見。當然有過不去的時候,但是總有方法活下來,有值得我們留下來的原因。❞

(本文作者為國小老師;原文刊載於神老師&神媽咪-沈雅琪《我不是挨打就會趴下的人》/遠流出版)

《不是挨打就會趴下的人:跌倒後拍拍灰塵、挺起背脊,往前走得更堅定 》圖/《不是挨打就會趴下的人:跌倒後拍拍灰塵、挺起背脊,往前走得更堅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