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老

《長情的告白》─我對居家照顧服務員的告白

【專家觀點】
《長情的告白》─我對居家照顧服務員的告白

(圖說:林佩樺服務個案周奶奶)

描述居家服務員的紀錄片《長情的告白》上映以來,收到不少朋友的迴響,許多朋友問我:為什麼想拍照服員的故事?我想是希望讓大家知道,在失智、失能的照顧團隊中,除了醫護外,還有一群基層的服務者,在光環照不到的角落,他們的專業及工作價值,值得被看見。

師範大學畢業的佩樺從事居家照顧服務員,儘管工作做得讓人豎起大拇指,問起媽媽對女兒做這份工作的看法,鏡頭前母親大滴眼淚落不停,心疼得直說「我不敢多問她做什麼…...」

母親不捨的淚水道盡了照服員不為人知的辛酸,不知情的人以為,照服員只是做打掃、清潔工作,如同幫傭、阿姨一般,稱不上專業,其實不然。照服員必須受過90小時以上的專業訓練,每年持續接受至少20小時以上的繼續教育課程,例如:與失智、失能者的互動技巧,如何讓被照顧者打開心防,保持良好互動;還有對失能者的身體照顧,怎麼餵食、怎麼協助失能者活動關節、拍背、如何移動老人家、怎麼抱起放下、如何施力不會讓被照顧者不舒服,也不會讓自己受傷等等,看似小細節、小動作,一點一滴卻都是訓練累積而成的專業。

(圖說:斗佈服務個案宋光明)

不論日頭炎炎或刮風下雨,居服員騎車穿梭在大街小巷,大家可能不知道,照服員最常見的職災就是車禍。無論在烏來部落、老社區的舊公寓、矮平房,等待他們的不僅是最弱勢的人,也多是行動不便、亟待照顧的人。

透過照服員,政府照顧低收入戶弱勢者的用心得以體現;深入家庭,他們用愛心、耐心、細心照顧失能者,更難能可貴地是發自內心開心地服務,陪著失智長輩上街買菜、協助臥床的失能者洗澡、聊天,如同單國璽主教所說:「犧牲享受、享受犧牲」,從被照顧者及家屬的回饋與感謝,我在照服員身上,看到用愛扶弱的情操是可以培養的。

(圖說:楊建紅服務范張奶奶)

這份工作沒有愛心做不了,沒有專業也做不好,可惜的是,依現行制度,擁有豐富照顧經驗、受過完整訓練的照服員並未享有更好的待遇。想辦法把老人留在家中、在地安養老化是政策目標,居家照顧服務需求越來越多,即透過專業訓練或證照制度,依照失能程度,讓居家服務分級,愈有經驗、受過更多訓練的居家照顧服務員能有更高的支付標準,提供誘因讓服務品質好的人不斷精進,照服員提升專業和照顧技能,相信更能把居家服務的價值彰顯出來。

(圖說:胡鳳嬌替高李阿桃剪髮

長情的告白是台灣7,675位默默在弱勢角落服務的照服員工作點滴的縮影。無論是捨教職轉而服務老人的大學畢業生、大陸配偶、原住民或中年轉業者…...,5個居家照顧服務員故事反映出弱勢失能者居家照顧時面臨的困境;鏡頭反映了台灣窮困、弱勢的角落,我擔心看了電影沒人敢來做居家照顧服務員,幸好多數觀眾給了正面的評價。

台灣進入高齡社會後,照顧人力成本極高,對家屬來說,也是無法迴避的重擔,家屬永遠是照顧團隊的一份子,而專業照服員可協助家屬處理老人照顧的問題,實現在地老化的目標,如果專業陪伴照顧能讓被照顧者得到必要的協助、讓家人安心,這份工作再辛苦都有意義,這也是我對這群服務夥伴的期許。 

《長情的告白》(What Makes Love Last),用溫暖的表現手法,呈現出居家照顧服務員對工作的用心及熱忱,該片於2015年6月12日上映,下半年預計至全國縣市進行巡迴放映,讓更多民眾有機會觀賞到本片,有興趣的合作單位可洽(02)2332-0992分機135。

(本文作者為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執行長)

加入健康遠見Line,對身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