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長照人才培育,民間自求多福

【專家觀點】
長照人才培育,民間自求多福

衛福部明知長照2.0兩大問題:錢與人,先以修法及配合公務預算,暫時解決錢的問題,就忙著到處掛牌,忽視人才的培育,民間已自行成立長照人才培育中心,推動長照所需人才培育計畫,值得各地方政府思考,若再等待中央,沒有人才,長照仍是無法推動,民眾還是看的到、用不到長照服務。

六月,台中市政府宣佈,今年將成立照顧學校,日前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在民間企業支持下,成立「弘道長照人才培育中心」,具體落實長照人才培育的推動計畫,面對台灣高齡人口快速成長,長照照護人力嚴重不足,具體跨出自己的腳步,值得各縣市政府學習。

至今年六月,台灣老年人口已達3,184,199人,佔總人口的13.52%,預估明年將達14%,進入高齡社會。2025年將達20%,則是超高齡社會,將是世界老化速度最快的國家。今年三月,台灣已有1,171,626位領有身心障礙手冊,預估至少有近80萬失能者、26萬失智者。

面對這長照被照顧人口的成長,台灣照護人力缺口高達四萬人,衛福部卻忙於為服務據點掛牌,不先著手培育人才、未具體提出長照人才培育計畫,空有服務據點,是無法提供滿足民眾需求的服務。目前重度居家服務時數,政府雖可提供90小時,但因人力不足,實際核定服務時數,往往不到一半,有的甚至僅1/3,民眾苦不堪言。

衛福部去年宣稱,去年底要提供輕度失智症患者,每月15小時的安全看視服務,過了八個月仍是空頭支票。上周忙為失智症共同照護中心全省掛牌,宣稱為失智症患者可提供照護計畫,但安全看視人力都欠缺, 如何提供具體服務,關鍵都是:忽視人才培育。

截至今年六月底,台灣已引進243,804位社福類國際移工,台灣有1/4長照家庭依賴著國際移工,無論對岸是否以高薪來搶國際移工,或是國際移工輸出國政策改變,都將影響台灣長照,唯有儘速培育長照服務人力,納入家庭照護者為長照人力,才是建立台灣長照體系的關鍵所在。

照護人才培育內容也應與時俱進、發展文化特色,目前勞動部對照服員90小時教育訓練課程多年未變,早已僵化,偏重家務、身體照護,欠缺以人為本、避免職業傷害內容。應對老人心理需求、復健運動、失智照護、老人福祉科技運用等列入課程規劃,一方面,培育照服員因熟悉長者後,能發展出適合個別化的照護計畫及活動器具與內容,以教導家庭; 另一方面,教導如何能運用輔具及老人福祉科技達到節省人力,及安全移位避免照護傷害。

照服員訓練一直缺少實境操作,也無進階課程及證照的規劃,老人照護已是走入跨領域知識與技能,人才培育得教材應主動規劃出跨領域整合知識與技能,符合本地高齡者需求的教材,不再是一昧抄襲他國教材,是發展照服人才培育中心應重視的方向。

人才培育需要計畫,更需要時間來長期培訓,沒有照護人力,就不可能有照護服務,沒有完整的課程規劃與培訓計畫,也不可能培育出有品質的照護人才,這是台灣長照發展的真正關鍵所在。衛福部不做,各地方政府、民間組織別再等待,學習弘道基金會,自己動手做,否則政府長照預算花了,台灣長照仍是一場空。

(作者為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台北市政府市政顧問;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蘋果日報》網路論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