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

護理之家大火,制度殺人?

【專家觀點】
護理之家大火,制度殺人?

部立台北醫院附設護理之家8月大火釀14死,新北地檢署將5名證人轉為被告,引發護理工會等團體抗議,憂慮將引發離職潮,有醫師認為此案將造成台灣長照工作的崩盤,甚至有人認為,此案與普悠瑪號出軌一般,是制度殺人。

此刻正是重新檢討與定位長照機構在台灣長照體系中的角色,可藉由此案例來檢視長照機構應有的功能,才能輔助長照體系的完備。

面對高齡化急遽發展,台灣卻尚無完善的長照體系足以因應,從社區到機構問題叢生,衛福部長照2.0政策中一直遺忘長照機構住民的權益,僅著墨長照機構的法制化與管理,但對長照機構角色與功能卻是模糊不清。

長照2.0希望發展以在地化、社區化為主的照護體系,自然是以家庭與社區為其核心,但現行長照服務能量無法滿足所有家庭的需求,使得有家庭自聘外籍看護,有的則送長照機構,這些家庭過去都無法享有長照2.0服務,今年滾動式的長照2.0終於提供自聘外籍看護家庭的部分服務,但使用長照機構的住民仍被排除在外,淪為次等公民。

關係到長照機構照護品質提升的長照服務法第35條,猶如孫悟空的頭箍,限制長照機構的發展;長照機構大火,除建築設備、防火演練等因素,都歸咎照護人力不足,尤其大火都發生在人力最欠缺的夜間,照服法第35條正是人力不足關鍵。

此條文規範長照機構收費要經地方主管機構核定,條文並未明定收費標準,是授權地方主管機關,實務上,地方主管機關對收費上限有一定默契,如果長照機構以聘本地服務員及專業人力等成本計算出費用,雖然主管機關不會駁回,但也不會核定。

長照機構如不靠民間捐款,都需要計算成本有合理的利潤,即使是宗教團體,內規都還要求一定比率利潤回饋,如果無法依據合理成本計算收費,又要有利潤產生,唯有控制或降低成本,才會出現以外籍看護取代本國籍,將行政或司機、廚師等算入照護人力,甚至減少夜間照護人力。

部立台北醫院附設護理之家案,檢察官的偵辦,除代表國家追訴犯罪外,更為在大火中罹難的長者找出真相。真相除了火場鑑定報告中直指病患自帶的「超長波床墊」電線短路起火延燒導致外,還包括:護理人員與照服員等是否盡到職責,防範住民或家屬私自使用電器、部立醫院是否有明文規範做如此要求、繁重的工作量是否影響到護理及照護人員執行正常工作、醫院是否提供法制教育、衛福部與醫管會是否盡到監督與輔導之責等。

若無法從制度面給予長照機構合理的角色與功能定位,促使長照體系完善運作,非但長照機構照護品質難以提升,可預見因人力質與量的不足所導致的問題,勢必持續出現,影響台灣長照健全發展。

(本文作者為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長照、認知症政策研究者;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2018年11月6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