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

別以為老朋友一直都在!拿起電話,現在就把他找回來

對於在乎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
別以為老朋友一直都在!拿起電話,現在就把他找回來 圖/Shutterstock Tyler Olson

這是一個打開記憶的年紀,有些朋友一直沒忘,始終在心底,都是值得珍惜的人。不要再以為朋友永遠會在那裡等著,直到有天你有空了再去找他。現在就拿起電話撥給對方,你會發現,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在等你這通電話。

當你愛一個人,那人不一定常伴你左右。但當你擁有一個常伴左右的人,就一定要好好去愛。

每天晚上,我都和先生散步一小時,微微出汗,也讓一天的快步調逐漸緩和下來。這個年紀,越來越不好入眠,下班回到家都七、八點了,不能吃太多,也不能動太勤,散步是最溫和的運動,適合我這種不愛運動的人。一旦碰到雨天,不免就有些苦惱,有一種「啊,怎麼一天就這麼過了」的微微悵然,好像這一天就停留在一個逗點上,畫不上一個句點,內心有些許不甘。

珍惜相處的美好時光

所以,我一直很在意晚上的天氣。直到有一天,不知怎的突然開竅,不對啊,可遇不可求的哪裡是天氣,是先生陪我散步吧!他每天傍晚外出打拳,運動量早就足夠,可是兩個小時之後,還要再出門陪我散步,根本是多此一舉。有次他打趣說自己是在捨命陪君子,我當然聽得懂他的弦外之音,卻還是故意曲解的回說:

「收到,說我是君子,謝謝!」

「什麼『君子』?這句話的重點是『捨命』!」

家人,是我們身邊最親密的人,也是最熟悉的人,卻常常對他們最無感,他們為我們做這做那,都會認為理所當然,不往心裡去,就算偶爾飄過一絲溫暖的甜蜜,也會想:「喔,家人不就應該這樣嗎?」不特別說聲謝謝,沒讓他們知道自己收到那份貼心與善意,也沒讓他們知道自己是在意與感動的,反倒是自我安慰,告訴自己:「沒關係,家人嘛,他一定懂得我內心的感謝。」

可是,愛不就是要說出來嗎?這一天,我不就良心發現了,想要表達謝意,卻礙於不習慣,表現得有些笨拙,竟然說成:

「真好,每天能跟你散步,真是享受!」

「不是『享受』而已,是要『珍惜』。」

朋友,就是要經常見面 

是的,對於在乎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而珍惜他們的方式,無非是花時間,陪在身邊走一段,安安靜靜的,聽到彼此的呼吸聲,實實在在地感受到這個人一直都在,放心的一步一步走下去,能一起走多久就走多久。多年之後,我們不會記得當時聊的內容,卻會在心底響起那一上一下相應合的腳步聲,懷念相伴走過的美好時光。

❝人生就像一列火車,停靠的每一站都有故事。而故事的發生,不是跟那些擦肩而過的成千上百路人,而是某些特別的人。奇妙的是,這些人和我們在一起時,每一個瞬間,都可以是一輩子,擦出的火花,全都在我們的世界裡化成滿天星星,永恆而美麗。❞

我不是社交型,卻幸運的交了一些對我付出極多的朋友。但不可避免的,有些朋友提早走了,每位都帶給我極大的失落與難過,也捨不得把他們的電話移除,到現在手機仍不時跳出這些不在人間的朋友名字。所以,若是朋友來找,能撥出空我就絕對不會缺席,內心總是憂慮著,下次不知道何時會再見面。

梅子是我20年前的好友,一見如故,很談得來,她是俠女性格,在我年輕時幫了不少忙,後來由於換工作斷了音訊,心裡一直掛記著,上網卻搜尋不到她。直到最近她看到我的文章,主動來敲我的FB,兩人在一陣尖叫之後,趕緊敲時間碰面。後來,因為當天臨時有其他事,想改約隔天,問梅子行不行,竟然看到梅子回覆:

「隔天我要住院。」

「妳怎麼了?」

「我固定週二住院,週三化療。」

他,一直在等你的這通電話 

腦子一轟,才想起來,她年輕時就罹癌,我以為早就治癒,恢復健康,沒想到仍在定期治療中。當然,無論如何都要排開其他事情見面,錯過的這20多年有太多頁是空白,翻著讓人心焦,能補一點白就補一點,就是不要有那麼多空白。

50歲以後,記性不佳,大部分的人與事都忘了,還能留在心裡的,就是在意的。不在意的人,才會沒有時間;在意的人,怕的是沒有時間。不要再以為朋友仍是10年前或20年前那個健健康康、活力十足的年輕人;也不要再以為朋友永遠會等在那裡,直到有天你有空了去找他;更不要以為多年以後見面時,朋友依然未變,仍是你記憶中的那個人⋯⋯別再有那麼多「以為」了。拿起電話撥給對方,就會發現,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在等這通電話。

年輕時,家庭與工作兩頭燒,忙到疏於連絡,難得跟朋友見面。都要到50歲以後,孩子離了手,工作稍微輕鬆,才有時間想起好久不見的朋友,一個一個撿回來,放到日常生活裡,像年輕時那樣來往熱絡,有談不完的話。而家人也一樣,唯有在這個年紀,才能有輕鬆的心情,提升相處的品質,將彼此失去的感覺拉回原位,回到當年相遇心動的那一刻。

這是一個打開記憶的年紀,有些人一直沒忘,始終在心底,他們都是值得珍惜的人。不論是家人或朋友,珍惜的方式只有一個,花時間與他們相伴,留下最多的美好記憶。我們不是害怕失去,因為最後終究都要失去;而是不要在想念時,找不到回憶,僅僅剩下空白。

(本文作者為作家、斜槓教練、職涯諮詢顧問;原文刊載於洪雪珍《要獨立老,不要孤獨老》/有方文化)